Quantcast

江泽民上台后最大软肋和心结 一句话 准确表达(图)

2016-07-29 05:59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2016/07/28/20160728134219971.jpg
江泽民不惜用最残酷的暴力,满足他豁口大开的贪欲。(网络图片)

江泽民2002年3月对《​华盛顿邮报》记者这样宣称:“我年轻的时候曾相信共产主义会很快来临,但我现在不这样认为了。”

在他之后,中共进入了无理念、无底线时代,大大小小以权谋私的官员们迅速集结在他祭起的自私贪婪的恶魔旗下。——题记

世界共产主义运动造成的非正常死亡人数是两次世界大战的总和。共产党统治的国家,多与贫困、集权、迫害联系在一起。这样的国家,像中国、朝鲜、越南、古巴,屈指可数,末日可期。

这一切,似乎一千年前北宋邵雍在梅花诗中早有预言:“豹死犹留皮一袭,最佳秋色在长安”。今天的共产党,犹如“豹死犹留皮一袭”的“皮囊”,被中共继承下来,维持着共产党的统治。世界最后一个共产大国的魁首江泽民,2002年3月对《华盛顿邮报》记者这样宣称:“我年轻的时候曾相信共产主义会很快来临,但我现在不这样认为了。”现在仍然真正信仰共产主义者在中国已经寥寥无几。

尽管共产主义作为一种意识形态已风雨飘摇,被世人唾弃,以其为权力依托,刚刚过上独裁瘾的江泽民怎肯让独裁者之梦轻易的得而复失?

按照马克斯•韦伯(MaxWeber)的分析,统治的类型有三种:传统型权威(traditionalauthority),法理型权威(rational-legalauthority),魅力型权威(Charismaticauthority),但江泽民是一个例外。他既不来自皇权天命,又不得自民主选票,更不是出于个人的能力。加上“六四”事件后中共面临的内外交困,江对权力的不安全感可想而知,既惧怕在中共内部被人取而代之,又害怕中共一朝瓦解失去权力。

不过,黑箱操作的中共政治却恰好给了深谙溜须拍马、见风使舵的江泽民一展身手的机会。他挑拨军头杨尚昆和邓小平的关系,1992年把掌握军权的“杨家将”拉下马,在军中安插他的亲信,从而控制军队。1995年利用反腐败作为工具,把政治对手北京市委书记陈希同送进了监狱,铲除了不买江泽民帐的“北京帮”。1997年,邓小平去世,江泽民终于媳妇熬出了头。1998年,江泽民再一次与中共元老薄一波做交易,以年龄为借口逼原中共第三号人物、享有广泛威望的乔石退休。同时,通过放手腐败把各级官员捆绑江泽民的利益战车上。于是,江泽民的权力得到不断巩固,最终掌握了实权。一个原本被外界认为没有权力基础的过渡人物,江泽民在台上一蹲就是15年。

第一节 江泽民和中共的心结═执政合法性

“六四”事件向全世界昭示了中共极端自私性与无道德底线的特征。作为一个分明知道自己对人民犯了罪的政党,为了维护专制权力中共可以不断地冲破起码的道德底线,永远把中共自身的利益凌驾在人民和国家利益之上,一次次对人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

中共在意识形态上彻底地破产,自改革开放以来积累的政治信用丧失殆尽,中共陷于极其严重的信任危机。在江泽民的统治下,直到现在为止,中共不但没有从这个信任危机中解脱出来,反而越陷越深。中共各级干部对中央的方针路线一点都不相信,上边骗下边,下边骗上边,中央骗全党,全党骗中央,人民不再相信共产党已经是普遍的事实。

新华社下属的《国际先驱导报》在《请让我来相信你》的报导中对这一事实作了非常形象的描述:

“这是一个神奇的国度。我们曾经对一切都充满信任,对领袖、对革命、对资本主义的必将灭亡和共产主义的光明未来……但我们现在却似乎什么都不信——不相信地方政府的表态,不相信媒体的报导,不相信身边人——尤其,‘政府说什么都加以怀疑,这已经成为多数人的习惯’”。

“当怀疑成为中国人的生活方式。如今,怀疑和警惕已经成为中国人的生活方式,因为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不断发生。住,我们有楼倒倒楼脆脆楼歪歪楼薄薄;吃,我们得小心假烟、假酒、假鸡蛋、假牛奶、地沟油、人造脂肪、美容而成的大米、药水泡大的豆芽、避孕药喂肥的王八、洗衣粉炸出的油条;出门,我们要提防推销的碰瓷的钓鱼(执法)的;上医院,我们担心假药、无照行医、被过度治疗(香港《太阳报》近日称,中国人去年一年输液104亿瓶,相当于人均8瓶)。此外,我们还要面对假票、假证、假中奖、银行诈骗、假老虎、假新闻等等。面对如此世态炎凉只能茫然自问:我们究竟该相信谁?”

“往往越是被官方或专家澄清的,反而越遭遇网民的质疑。”【1】

1991年8月苏共垮台和随之而来的东欧剧变,给中共带来极大的恐惧和压力。当时除了苏联解体外,柏林墙倒塌、波兰团结工会获胜、捷克斯洛伐克发生天鹅绒革命、匈牙利完成了民主转型、罗马尼亚独裁者齐奥塞斯库被推翻和处决、保加利亚完成了第一次全国大选……共产世界土崩瓦解。有个形象的说法,推倒共产党执政的政权,在波兰用了10年,匈牙利10个月,民主德国10周,捷克10天,在罗马尼亚只用了10个小时。共产政权的连锁崩溃,令江泽民和中共如坐针毡,极度不安。

与此同时,世界上许多国家尤其是中国周边的一些国家和地区都在迅速改变。貌似强大的苏联在几天之内的垮台,耗费巨大的冷战正式结束,使得整个世界格局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世界经济发展水平呈现出加速增长的趋势。

内外交困的形势使中共统治合法性和生存受到了空前的挑战,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破产已使中共无法再用马、列、毛的原教旨主义整合其党徒和欺骗民众。八十八岁的邓小平在他著名的1992年初南巡中喊出了“发展是硬道理”的口号,再次推动经济改革,想通过经济发展的方式重新赢得民众的政治信任,继续党的权力。从此,经济发展成了中共执政合法性的唯一筹码。

抱着共产主义的僵尸不放

然而,在意识形态破产后,没有真正的悔过自新,也没有道德和理想上的重新起步和新的追求,造孽太深的中共因害怕人民秋后算账,是不可能有道义上的勇气来抛弃共产主义的,而只能坚持政治高压以维持其专制权力,死抱着共产主义的僵尸不放。

马克思主义是中共的旗子。这是因为中共自称“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共产主义不是中华传统文化,而是泊来糟品。但是中共党人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暴力”旗帜下,用武装抢夺方式公然的篡取政权,得到不少好处,所以中共一向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作为自己执政合法性的依据。“以革命的名义”,中共持续暴力统治中国人民,一党专制。“以革命的名义”,中国共产党人还时不时的窥视着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领导权的位置。

马克思主义毕竟还在《共产党宣言》中给人民画了一个遥远的大饼,“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中共当时给中国人民开过无数空头支票,例如“耕者有其田”,“工人阶级当家作主”,“物质极大丰富”,“按劳分配”过渡到“按需分配”,“人人平等”,“人间天堂”。现在的中国人民连这个大饼的影儿也没摸著,且不说工人阶级当不了家也做不了主,普通人能和官员、高干子弟平等吗?总不能把社会完全颠倒成了“耕者夺其田”,“按捞分配”和“按权分配”,没有天堂也就算了,总不能让全中国人民都生活在“人间地狱”中吧。中国人从来讲个“名正言顺”,中共执政的合法性当然遭到有史以来空前严重的质疑。

倒旗还是不倒?真的倒桩了,还不得不说中共有种,搞暴政不用说是提倡民主,至少里子面子是一致的。不,中共那就不是中共了。中共的特点和多年执政经验中最宝贵的一条就是,无所不用其极,无所不用其骗。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大旗还得扛着。连人都懒得骗了,中共也该垮台了。那要骗人就骗到底,就连自己也一块儿给骗了得了。

有了这杆旗,中共才能绘声绘色地继续宣称自己的合法性。

江泽民比谁都需要马克思主义的招牌

江泽民不是毛泽东,邓小平式的共产党“伟人”,从战争年代的枪林弹雨中为共产党建政“出生入死”,赢得党内的声望和支持以及服从。身世不明的江泽民在民愤极大的镇压中莫名其妙的“鼠窜”上台是他最大的软肋,党内和民间都大不以为然。尽管他到处表演“扬州戏子”的吹,拉,弹,唱,仍然得到的是中国人的公开奚落和嘲笑。

能发展点马克思列宁主义历来被中国共产党人视作自己的殊荣,这样的殊荣往往是特殊授予党魁的,用于表彰并命名他的时代。有了这个规矩,江泽民以他仅有的“科长”级别的能力,“创造”出了点什么没有?

江泽民在扫除权利高层障碍连胜数算后,仍然感觉到党心和民心的背离,这对他的巨大权利欲望是个不可忍受的蔑视。在打响他的个人战争,以镇压法轮功凝聚党内集权时,他知道必须尽快的在党内确立自己的合法性。因为如果不把自己紧紧绑牢在中共的利益支柱上,他可能被当时仍然希望通过改革维持执政合法性的其他党人抛弃出中共历史的轨道。

中共是以党的利益,党的原则高于一切的。党内历次斗争,谁不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旗帜挂在门脸上,谁注定会被同志们淘汰出局,这是共产党的党性运行原则。江泽民的贪婪使他不仅把自己的合法性和党拴在一起,还必须让中共党把他的浅薄记入党的纲领,作为他对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贡献,写入中共党的党章,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江泽民说:“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这一点,要坚定不移,不能含糊。”【2】“要使党和国家的事业不停顿,首先理论上不能停顿。否认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性,丢掉老祖宗,是错误的、有害的。”【3】在中共建党80年时,江泽民自己出来把他什么也不是的“三个代表”定位为“我们党的立党之本、执政之基、力量之源”,“与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是一致的”【4】江泽民连个合格的共产党人都算不上,却巧妙的厕身于共产主义伟人的行列,借着马克思列宁主义在中共国的残余因素,确立自己在中共党内至高的地位。

经不起放弃共产主义的任何风浪

就像中共已经再也经不起哪怕是一点点真相的披露,由此可能造成整个中共体制的全线坍塌一样,中共经不起任何放弃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风险,因为人民会质问,放弃意味着否定,那么此前所有的历史错误由谁负责?都是谁的手上沾满数千万中国人民鲜血?党对历史的错误无法交代,紧紧抓住马克思主义的稻草,是中共没有纠错机制,也没有真正的纠错动机,因而一错再错,为了掩盖过去错误而继续现在和今后的错误,并把错误包装打扮的比胜利还要伟大光荣正确,错得永远光冕堂皇,永远有理的一种反映。

1991年苏共垮台造成了江泽民和中共心惊肉跳的无数日日夜夜,可是他们总结经验和教训,得出的结论是什么?

“1991年8月24日,苏共中央委员会总书记戈尔巴乔夫宣布了两项震惊世界的消息:一是‘苏共中央不得不采取自行解散这个艰难但又是唯一合理的决定’;二是‘我不认为我本人今后还能够完成苏共中央总书记的职责,我将辞去自己的所有职权’。12月25日,克里姆林宫总统府圆屋顶上苏联国旗悄然落下,苏联自此成为‘过去式’”。

“戈尔巴乔夫时期,苏共领导集团打着改革的招牌,本质上改旗易帜,全面背叛马克思主义,实质上走上了资本主义的不归路,最终葬送了社会主义。”“苏共最终垮台的根本原因,在于苏共自赫鲁晓夫领导集团始逐渐脱离、背离,特别是戈尔巴乔夫等人最终背叛马克思主义。”“必须坚持把最高领导权始终掌握在忠诚于马克思主义、无产阶级政党、国家和民族的人手里。”【5】

为了避免血债被清算,被送上断头台。江泽民想到这些时是发抖的。所以江泽民和中共煞有介事的继续高扛马克思主义的大旗。

历史给过中共机会

历史并不是没有闪烁过一线的阳光,照亮中共这个阴暗的幽灵。

《星岛环球网》报导,台湾淡江大学战略研究所教授魏萼回忆,主导这波历史改革潮的“总设计师”邓小平曾在1988年9月向他坦白,“中共的‘四个坚持’应适时从《宪法》中撤走,保留在党章;邓小平当时已决定将马克斯、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的画像从天安门广场撤走。当年中央军委主席、中央顾问委员会主任邓小平与中国国家主席杨尚昆在会晤他时,魏萼抛出‘四个坚持’(即坚持马列社会主义、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坚持毛泽东思想、坚持共产党领导)是不是要考虑放弃的问题。邓小平闻言,严肃地说‘我们不放弃四个坚持,’;‘四个坚持可以适时的从宪法中撤走,仅保留在党章里头。我也决定先将马、恩、列、斯等四个画像从天安门广场撤走,只悬挂孙中山和毛泽东的画像。’事隔整整二十年,‘四个坚持’并没有如邓小平所愿地从《宪法》中撤走,但马、恩、列、斯的画像,确是从1989年4月26日即被撤离广场。”【6】

为什么“四个坚持”并没有如邓小平所愿,如全中国人民所愿,从《宪法》中撤走?是因为党的权力移交到江泽民手中。江泽民为什么要祭起共产主义?世界上有那么多的模式和主义,任选一种不比共产主义更能让世界人民,包括中国人民接受吗?江泽民为什么要为中国定下社会主义,既共产主义初级阶段,逐步过渡到共产主义的国家路线?为什么不愿放下这个背在中国人民身上无比沉重的历史和现实包袱?

这是江泽民的个人特点和中共的政党特点决定的。因为只有这样的主义才能让他尽情的用国家资源弄权,极尽国家甚至世界欲望之肆掠。这也就是中共强调的,在其经济足够强大时,将用以重新划分世界意识形态的中共核心价值体系。中共把自己作为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的继承者,捍卫者,发展者,甚至领导者,尽管世界抛弃了共产主义,江泽民和中共还是要玩弄共产主义的。

在中国共产党的眼中,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旗帜绝对不能倒,这关系执政党的生死存亡,关系中共权力的最高拥有和其合法性。江泽民当然不会冒党之天下大不韪易帜改辙,他正志得意满的乘坐在中共桅杆之巅,后来的事实证明,当上天再次给予中国机会,再次给予中共机会,法轮大法在中国洪传,江泽民不惜用最残酷的暴力,满足他豁口大开的贪欲,显示他的统治者地位,即使是面临行将自毁中共的万丈深渊,他的个人品质不会让他悬崖勒马,他死守住这条逆历史的荒唐主线丝毫不松手。

就这样,在这个素以谎言治国而著称的专制国度里,产生了一个众所周知的谎言:

“中国所要解决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国际上“反对帝国主义、霸权主义、殖民主义、种族主义。”“党的最高理想和最终目标是实现共产主义。中国共产党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作为自己的行动指南。”【7】

“马克思主义的最终目的是要解放无产阶级和全人类,实现共产主义。”“在当前社会主义在国际范围遭受严重挫折,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处于低潮,对共产主义的信念和理想普遍遭到怀疑的情况下,强调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或科学共产主义的性质有其特殊的重要性。”“马克思主义是我们立党立国的根本指导思想。”【8】

参考文献:

【1】“请让我来相信你”,《新华网》刊载《国际先驱导报》,2011年1月17日

http://news.xinhuanet.com/herald/2011-01/17/c_13694007.htm)

【2】江泽民,《十六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下),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8年,第595页

【3】江泽民,《十六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上),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5年,第376页

【4】江泽民,“在祝中国共产党成立八十周年大会上的讲话”,《江泽民文选》第三卷,2001年7月1日

http://www.qstheory.cn/zl/gcyl/201105/t20110525_82506.htm)

【5】李慎明,《居安思危——苏联解体、苏共垮台20年的思考》,2011年5月9日,http://www.bjqx.org.cn/qxweb/n27311c375.aspx)

【6】“台湾教授20年前密会邓小平辩论四个坚持”,《星岛环球网》,2008年9月17日

http://www.stnn.cc/reveal/200809/t20080917_865009.html

【7】《中国共产党章程。总纲》

http://news.xinhuanet.com/ziliao/2002-03/04/content_2558860.htm

【8】《十七大以来重要文献选遍》,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9年,第796页

責任编辑: 节选自《真实的江泽民》第二章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