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三毛去世前看见了甚么?(图)

2016-07-15 13:05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三毛因对母亲说,医院里有很多小孩在她床边跳来跳去,有的已长出翅膀来。(网络图片)

三毛因子宫内膜肥厚入院治疗,一月二日她对母亲说,医院里有很多小孩在她床边跳来跳去,有的已长出翅膀来。母亲认为三毛又在说胡话,就半开玩笑地说:“妳不要理他们就是了。”据缪进兰描述,这次是一个简单的手术,二日晚上进行十分钟就完成了,三毛身体没有大的毛病,不过还是用了全身的麻醉,醒来以后,三毛说有一位心理医师与她有约,因为她觉得很烦躁,想与这位医师谈一谈,不过她在刚开过刀后,样子十分狼狈,如何能见来人,就要母亲替她梳洗。
  
这位心理医师未依约前来,三毛吃过母亲带来的食物,用餐过后,详和地告诉父母亲,她已经好了,请他们回家。接近十一点,三毛打了通电话给母亲,说的是有关治疗的事,缪进兰安慰、开导三毛,三毛起初与母亲对话还算平和“只是,忽然间她那头就咕噜咕噜说了些话,比较大声又急,我也听不清。”
  
三毛睡了以后,陈妈妈还是不放心,凌晨一点钟打电话给一位在荣总的好友,托他去看看三毛,这位朋友还安慰她,晚上稍早煎了牛排,做了卤蛋送去给三毛,三毛看来谈笑风生,还好好的。
  
陈妈妈在三毛过世后,想起最后的电话里,三毛对母亲说,“医院里床边的那些小孩又来了! ”母亲只好哄她说:“也许小天使来守护你了。”
  
三毛当时笑了一声。那一声,做母亲的,事后想起来,“好凄凉!”
  
三毛往生后的第二天,台北气温降得很多,天气奇冷,缪进兰穿了一件三毛从大陆为她带回来的红毛衣,捧着三毛一月一日提早送她的生日礼物,一尊玉雕,一张卡片,流泪接受亲友的慰问,据她说,三毛很少送母亲生日礼物,嫌俗气,去荣总开刀前一天,忽然送母亲生日礼和卡片,母亲的反应是,咦,不是下个月才生日吗?三毛说:“怕晚了来不及。”
 
三毛在卡片上写着:“亲爱的姆妈,千言万语,说不出对你永生永世的感谢。你的儿女是十二万分尊敬、爱妳的。”署名是“次女 妹妹”日期只写“公元91年”,所有的“爱”字画了心型,童稚而温馨。
  
关于葬礼,三毛生前曾对母亲说,她觉得火葬比较干净,她最喜欢黄玫瑰,她不喜欢铺张,谬进兰选她平日在家最喜欢的衣服缀上黄玫瑰,将她远送到另一个远方的国度。
  
远方能有多远?建筑设计师登琨艳在三毛走后,恍然大悟般地说,三毛曾要他设计葬礼,想来早有此一心意?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