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伯桥】终结暴政 还政于民

--为“六四”二七周年而作

2016-6-4 21:56 作者:唐伯桥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看中国2016年06月04日讯】今天是“六四”二十七周年忌日。也是我流亡生涯的第二十五个年头。一个人的一生能有几个二十五年?二十五年不能回家的那种肝肠寸断的感觉,也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有切身体会。可以说,我这一生已经跟“六四”画上了等号。我被称为“六四”学生领袖也已经有二十七个年头。对于这一称号,我已经厌倦。我不想做永远长不大的学生领袖。然而,“六四”问题不解决,我的“六四”情结就永远无法放下,我的人生就无法往前迈进。其实不仅是我,就连我们这个民族,我们这个国家,以至于全球华人都无法绕开这个问题。只要“六四”冤魂一天不得到昭雪,中国社会就一天无法回复正义。中国就无法实现民主,成为国际文明社会的一员。因此,解决“六四”问题,已经成为百病丛生的中国社会的当务之急。

我几乎每年都会写一篇纪念“六四”的文章,以寄托对“六四”英烈的哀思。今年我想借此机会谈谈我的三点感想:

一,乞求残暴无度的中共主动平反“六四”,无异于缘木求鱼。过去二十七年的历史事实已经充分证明了这一点。天安门母亲丁子霖们每年给中共人大常委会写信,要求平反“六四”;香港支联会每年举办数万人的大型纪念集会,要求平反“六四”;世界各国政府包括台湾领导人和西藏精神领袖尊者达赖喇嘛等每年都发表纪念“六四”的声明,要求平反“六四”。但是,如今中共当局不仅丝毫也没有悔意,寻求解决问题的方法,反而变本加厉地残害人民。从镇压法轮功和地下教会,到镇压西藏、维吾尔等地区的民族反抗运动,再到镇压弱势群体以及为弱势群体发声的维权律师,中共二十七年来人权状况每况愈下,一代不如一代。因此,继续向腐败没落的中共政权请愿,要求平反“六四”,到最终只会自取其辱。

二,终结暴政是解决“六四”问题的唯一之道。“六四”镇压二十七年后的今天,全民已形共识:中共朽木不可雕,暴政不除,国无宁日。这是国人在经历无数次历难和遭受无数次镇压后,得出的结论。当然,中国民主人士和其它反迫害群体在推动全民形成这一共识的过程中,也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卓越贡献。如今,终结暴政已成为全体国民的共同心愿。

三,迎接第二次“六四”民主革命的到来。第一次“六四”运动我们以失败告终,因为我们低估了中共的邪恶和残暴;第二次“六四”民主革命我们一定会取得成功。因为这一次我们已经做好一切准备。现在唯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通过网络广泛宣传,动员全体国民积极参与到这场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反抗中共暴政的行列中来。未来国人与中共的这一场对决,将会是一场网络战争,一场没有硝烟胜负已决的战争。因为我们这一边有十几亿已经觉醒的民众,而中共因过去几十年来作恶多端,已变成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现在不仅国内,就连国际社会也已经对中共的胡作非为忍无可忍。俗话说,十年磨一剑。而我们用了二十七年的时间来准备。我曾在五年以前的一次演讲中预言,中共会受尽羞辱而亡。如今全民都在以各种可行的方式羞辱中共。只要我们打开网络,满屏都是批评和谴责中共的声浪。尽管中共开动国家机器,全力封杀不同的声音,但已无济于事。而中共的五毛大军,早已溃不成军。中共现在面对日益高涨的反抗声浪,已经无计可施。因此,第二次“六四”民主革命的一切条件均已具备,只等某个突发事件的发生,可谓万事具备,只欠东风。

总之,我们不能再等待了。等待是另一种形式的死亡。二十七年已经太久,我们必须行动起来,埋葬人类最后一个残暴政权,迎接人类新纪元的来临!

唐柏桥

2016年6月4日

https://m.secretchina.com/news/gb/2016/06/04/609579.html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