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胡耀邦最鄙夷的是“那个人”(图)

2016-05-17 06:39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2016/05/08/20160508123224977.jpg
胡耀邦对于康生这个人非常厌恶。(网络图片)

胡耀邦秘书陈维仁提到康生时说:康生是中共文化大革命时期“四人帮”的教父,“文革”的罪魁,中共党内最大的“棍子”。据陈维仁回忆,每当提起康生,胡耀邦从来不说其名字,而是用食指在鼻子下边一划说:“那个人”(康生的上唇一直留着胡子)。原文摘自《胡耀邦在敏感时刻揭批康生始末》。

据胡耀邦秘书陈维仁回忆,对于康生这个人,胡耀邦非常厌恶。在中国人民遭受中共“文化大革命”时期,中共中央党校也成了重灾区,康生曾把持中共党校长达20多年之久。

1958年,康生的第2任妻子曹轶欧,在康生的庇护和关照下,在党校做了“卧底”。曹为康生以党校为阵地打杀和攻击过刘少奇、邓小平等人注下了“祸水”。

1956年,中共八大召开后,康生当选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文教小组副组长、理论小组副组长。

1957年,康生开始分管中共党校。在文革时期,康生在中共党校先后诬陷原党校校长杨献珍;迫害刘少奇秘书林枫等人,其并制造了大批冤案。

在康生把持党校期间,大家称其为“康老”,曹轶欧则被尊称为“曹大姐”。文章提到,康生有时到党校视察,随时看到一个人,突然冒出一句:“我看你这个人不像个好人”。很快这个人就被打成了反革命。

1975年12月16日,康生病逝后,被中共当局封为“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和“光荣的反修战士”。

康生受到了中共当局的历史审判

1977年3月,胡耀邦任中共党校副校长。1977年9月3日,在中共党校的“整风会议”上,会议代表王富长在发言中首次揭发了康生和曹轶欧的“十个问题”。会后,王富长等人还整理了一份书面材料,把其中10条精简为9条,最后按照胡耀邦的要求上报了中共中央。

王富长的揭发,成为了中共当局引燃康生问题的“第一把火”。之后,中共党校开始公开揭批康生问题的小字报,掀起了当时中共党校对康生的揭批运动,并迅速扩及全国。

1978年11月,胡耀邦根据中共中央党校提供的揭发材料,和造反派头头的笔记及中共组织部、联络部等提供的材料,把康生点名污陷、迫害的人,按姓名、职务、点名的时间和场合,以及所加的罪名,整理出一份名单,铅印成册。

胡耀邦提供的这份材料揭露了在“文革”时期,有603人被康生曾点名污陷,这其中包括中共党中央副主席、政治局委员、候补委员,国务院总理、副总理,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副委员长,国家主席、副主席等33人。

1978年11月10日,陈云在中共中央工作会议上,提到了康生问题。陈云在发言中表示:康生的错误是很严重的,中共中央应该在适当的会议上对康生的错误给以应有的批评。胡耀邦会议上则表示,康生在“文革”中做了大量坏事,民愤极大。

1980年9月26日,中共中央发表了《关于审判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的通知》。同年9月29日,中共成立了最高人民检察院特别检察厅,对林彪、江青、康生进行了检察起诉。

1980年10月,中共当局根据确凿证据,查明了康生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所犯下的严重罪行。

中共当局决定:向全党公布康生的罪行,撤销原悼词,开除其党籍。与此同时,康生被列为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16名主犯之一。康生的骨灰也从中共八宝山公墓迁出。

文章称,最后,康生这个阴谋家,接受了历史的审判,终于被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