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SARS祸首张德江─广东隐瞒疫情打压媒体真相

2003-05-15 08:22 作者:作者:夏文思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去年十二月广州医学院医生钟南山院士发现萨斯疫症传染性极为严重后紧急上报广东卫生厅,但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拖到春节后才上报中央,并封锁疫情,打压媒体,错失控制疫情的良机,酿成全球大祸。

四月二十日卫生部长张文康,北京市市长孟学农因隐瞒非典型肺炎疫情而被罢官,消息传来,大陆网上一片呼声,要求惩办造成疫情在全国和世界扩散的祸首、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因为萨斯病(大陆简称非典)去年十一月首次在广东出现,以张德江为首的广东省委对疫情不但上瞒下骗,而且还打压传媒迫害记者,甚至在中央领导人已指示不得隐瞒疫情后,竟然封杀新华社相中央电视台有关疫情的报导,遂使疫情扩大到不可收拾之地步。

广东敷衍中央,萧扬密报非典

广东疫情爆发于去年十一月,此疫传染性之严重当局当时已完全清楚。据广东非典救护专家指导小组组长、工程院士钟南山医生透露,去年十二月他所在的广州医学院接受了从河源转来的一位奇怪肺炎病人,使用任何抗生素都毫不起作用,而两天后河源传来消息,当地医院医治过该病人的八名医务人员全部感染上相同奇怪肺炎钟医生立时将此危险疫情上报广州越秀区防疫站。随后钟医生根据他日以继夜的研究,证实这是一种新疫症,因此写了一份报告送达广东卫生厅。

但是对这宗传染性极高,而又暂时无药可医的瘟疫之爆发,以张德江为首的广东当局对外密而不宣,实行疫情封锁,未能在瘟疫初起之时让全民保持惊惕,把疫症控制在萌芽状态,终于酿成弥天大祸。

广东省委元旦前后知悉疫情后,直到一月底见疫症蔓延无法掩饰(患者仅广州已一千余人,而且中央对此已有所闻。据悉最高检察院长萧扬已通过他在广州做生意的女儿获知,向中央打了招呼),才以广东省委名义向政治局写了个报告,并在疫情汇报上玩了个花招,将患者人数减了一半,只报了六百多宗,而将另一半报为“怀疑个案”,在死亡人数上则将引起并发症不算到萨斯病例上,而算成该并发症。

这份报告汇报防治非典外,还向中央建议需要稳住形势,不要给外面任何借口在政治上攻击中国,主动要求中央封锁疫情消息。

二月七日中宣部下发了一个文件对有关非典的新闻报导作了指示,说有关报导必须统一口径,数字要统一,处理方法要统一,报导方向要统一,而且要强调疫情已受控。广东省委即以此文件为上方宝剑,下令广东各媒体封口,不得随意炒作广东疫情。要统一口径。

当时广东出现抢购食盐粮油白醋、板兰根的热潮,广东当局下令一律不得报导,二月十一日广东当局首次公布疫情,将患者人数再减一半,只说有三百零五人患非典型肺炎,而且极力淡化非典的严重性,有关报导说“多数病人症状较轻”,“只有一定的传染性”,“已住院病人都得到有效治疗,情况稳定”。但却大量引用张德江和省长黄华华的讲话,说两人要求卫生部门确保不让病情扩散,不增加死亡人数,强调疫情“受到控制”。

而且在这段时间,一界之隔的香港医学界和特区政府均派了人到广东查问疫情,但均被“疫情已受控制”一句话打发掉。

就在这个时期,不知不觉蔓延在广东的非典型肺炎已由一名广州中山医大附属医院的医生刘剑伦教授于二月二十一日传到香港,经香港传到世界十多个国家。刘医生自知已受感染,仍来港出席婚礼,他和妹夫均因此病死于香港,虽有其个人责任却与广东省打压媒体有意隐瞒如此高危疫的决策有莫大关系。

张德江公报私仇镇压南方周末

三月初人大政协两会期问,《南方都市报》采访了在北京开会的卫生部长和钟南山医生,提到广东非典型肺炎尚未受到控制,并引卫生部官员谈话要提高公众的知情权。据消息人士说,张德江见此报导后,勃然大怒,立刻下指示要求紧急处理南方报业集团,不仅南方都市报两位采访两会记者立即刻被召回广州,而且该集团其他报纸《南方周末》和二十一世纪环球报导》均连带遭殃。成为轰动一时的媒体整肃事件。

广东的消息人士说,张德江如此打压煤体,一是出于他把媒体视为党和政府的宣传工具,越过此界限就被他视为造反,就要打压的党性立场。第二也有公报私仇性质。他在浙江当省委书记时,《南方周末》曾批评过他,他一直怀恨在心。

《南方周末》以揭中共官场黑幕著名,该报的策略是不惹地头蛇,只揭外省的疮疤,但想不到张德江会调来广东省任第一把手。据广东的记者说,张德江这次大权在手公报私仇,对方报业集团的打击可以说是“往死里整”,如对二十一世纪环球报勒令停刊整顿,对南方报业行政管理进行大换班,连中央新闻和出版总署的人都看不过去,说是太过份。而且张德江把新他的人马新闻处长张东明调往南方报业,任《南方日报》副老总,兼《南方周末)总编辑,在第一线实行新闻检查,广东新闻界舆论大哗。(南方固末)的己者们则一片悲观绝望,人觉得留在这家已改得面目全非的报纸再无意义,纷纷出走另谋出路。

开脱罪责继续打压媒体

最近自由派知识份子的领袖人物李慎之去世,《南方周末》准备以两大版面文章纪念,但被张德江派去的这位新闻宫张东明横加阻挠一,编辑们作了妥协,但文化版朱学动纪念李慎之的文章最后亦被撤去,另一篇有关非典型肺炎文章也被改了三分之二。因为四月二十日北京两名高官因隐瞒疫情被罢官,《南方周末》的编辑记者们大受鼓舞,打算在四月二十四日出版的这一期突出两高官被罢免对讯息自由的意义,但秉承张德江封杀传煤的张东明心中有鬼,将文章大删大砍,极力维护广东当局形像。结果最新一期《南方周末》迟了五个小时才上市。

鉴于粤港对张德江不满之声日甚,两高官被罢官的第二天,香港中共背景的《文汇报》发表报导文章《张德江铁腕抗疫获肯定》为张评功摆好及开脱其隐瞒疫情的罪责,硬说香港媒体指责广东当局隐瞒疫情与事实不符。

而实际上就在胡锦涛、温家宝已讲话要求各级官员不可隐瞒疫情后,广东当局仍对传媒报导疫情进行种种限制,不准报导外地疫情,甚至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的稿也不能例外。以至广东记者说:“也许只有在广东,才有人敢封杀新华社和和中央电视台的稿件”。

广东传煤说,以张德江为首的广东省局视新闻工作者为仇敌,说“疫情不可怕,可怕的是媒体”,甚至说,香港搞得人心惶惶,就是媒体大作文章,耸人听闻造成的。广东的记者说,世卫来广东检查时,当局要老百姓和医务人员除下口罩,但张德江之流却为记者们戴上了“政治口罩”。

金日成大学能学到甚么经济?

张德江是辽宁人,生于一九四六年,文革中当过红卫兵和下乡知青,后因“政治表现良好”被选为工农兵大学生,在延边大学学朝鲜语,毕业后留校当学官。文革后出现留学潮,但人家都到西方留学,他却在一九七八年留学北韩金日成综合大学学经济。金氏父子搞经济搞得北韩大饥荒,人食人,张德江在那儿能学到甚么经济?而且履历表说他是留学生党支部书记,在北韩那种比中国文革更恐怖的政治气氛中,张德江学到的大概就是金氏父子的专政,张德江以左著名,以传媒为敌就不令人奇怪了。

肉麻吹捧江泽民三个代表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说,张德江曾写文章反对私人企业家人党,但在江泽民提出私企主可以入党的七一讲话后,立刻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不断表态拥护江的七一讲话。学北朝鲜当官必拍金氏父子马屁那样大拍江泽民马屁。江泽民三一个代表”提出来后,地方诸候中张德江是吹捧最肉麻者之一.他在十六大说,把江泽民二二个代表写入党章将树立又一座理论丰碑”。张德江能进政治局,补李长春广东省委书记之位,北京官场说皆因他的马屁拍得好,因此两会期间,太上皇江泽民下到广东组对张赞不绝口,甚至说,“我今天确实高兴,因为广东省有你挂帅。”

这次北京拿罪责较轻的张文康、孟学农开刀,而对罪魁祸首张德江高抬贵手,一是他官阶高,是政治局委员兼封疆大吏,撤他的职会造成较大政治震动。第二就是他有后台江泽民支持,新班子不敢动他。但广东民情已经沸腾,新闻界更是一片声讨之声,若非典继续肆虐,中央依然袒护这位金氏父子门徒,任其把持南国大权,不追究其法律责任这对已死于萨斯的数百名受害者,对于中国与世界经济造成的巨大损失,都是很不公道的事。

转自2003年5月开放杂志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