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沛专栏】从西藏被“汉化”谈起

2009-05-24 22:14 作者:徐沛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海外有关西藏的报道,大都有个遗憾的共同点:就是,老把共产党的罪行算在中国的头上、把马列子孙对西藏的赤化,说成是中国人对西藏的"汉化"。

"汉化"实为“赤化”

事实上,从五四起中国和中国人就遭到赤化,因为以《共产党宣言》为代表的马克思主义,就是从那时起,被陈独秀等民族败类引进中国的。而马克思主义是共产党篡夺大陆政权后,用来钳制中国人思想的精神垃圾,毒害了几代中国人!

中国的有识之士,对此虽然从一开始就进行了顽强地抵抗,然而,『共匪是最能迷惑人的九尾狐狸精』(阎锡山),最终,导致亚洲的第一个共和国 ─ 中华民国在大陆被颠覆。

蒋介石的话来说就是:『毛共匪帮是中华民国的一个叛乱集团,对内残害人民,罪恶如山,乃全中国人民尤其是大陆上七亿同胞之公敌;对外肆行颠覆侵略,为联合国所裁定之侵略者。』

可惜,在共产专制统治下成长起来的藏人和汉人,也象汉语一样被赤化,难以获知历史真相。

出生在49年后,两岁时被确认为「阿嘉呼图克图」的阿嘉喇嘛,虽然在种种共产磨难下坚持信仰,并于98年,因抗议中共破坏班禅喇嘛转世灵童的选定,而不惜摒弃一切流亡加拿大。

但他在采访中,也使用中共话语, 说:『我出生时,中国已经解放』,并认为:『和毛泽东相比,邓小平和江泽民有着本质的区别。』

其实,他出生时中国已经被颠覆,而毛、邓、江,都是为了私利和权力祸国殃民的共匪。

邓小平是六四屠城的元凶、江泽民是迫害法轮功的罪魁、与毛泽东没有本质区别,倒是胡耀邦和赵紫阳,与他们有本质区别,这也是胡、赵,被邓江之流的毛匪赶下台的原因。

藏人也象汉人一样,大都不知共产党与汉文化风马牛不相及。

共产党对汉文化的破坏,比对藏文化的破坏更为严重,以致不少汉族知识人,自愿成了共党的代言人。虽然他们曾饱受共党迫害,比如:关愚谦,这位被中共迫害得九死一生,逃到德国的"右派"。早已左形毕露,成了比韩素音还要恶劣的媚共华侨。

关愚谦他凭借一头白发,配合中共大使馆欺骗愚弄留学生,说什么:『2008年, 对我们中国人来说,是个不平凡的一年,因为在中国历史上,第一次举行奥林匹克运动会。那些心态不平衡的西方媒体和藏独配合,在西方某些势力挑动下,企图对奥运进行破坏!他们这种伎俩,既锻炼了你们的意志和分析能力、认清一些西方人的思维方式和虚假面目,也考验你们对祖国的态度、增加了对西藏历史的了解,这机会太难得了。』

被赤化的汉人

关愚谦之流的势利小人不值得评介,但旅居美国的徐明旭,值得我向读者介绍,毕竟他也认识到:"汉藏冲突问题主要出在共产党身上!"。

共产党在中国篡夺了政权以后,一切向苏联看齐并把坏事干得更绝。「出身论」和把中国人硬分化为56个民族等,都算中共仿照苏共,在中华大地上施行的恶行。

47年生于上海的徐明旭,象遇罗克一样是出身论的受害者,23岁时,因言获罪被打成"现行反革命份子",后来又被投入红牢。

31 岁时,他才得以考上杭州大学中文系现代文学研究生。在80年的反自由化运动中,他又因一篇小说遭到批判。研究生毕业后,他被分配到拉萨的《西藏文学》编辑部,算是遭到变相惩罚。他也因此得了高原病及其后遗症,而他在拉萨工作的4年里,体会到中共的少数民族政策,对汉人的不公。

1990年他有幸移民美国,可惜他人身逃离共产中国,心智却被打上了共产烙印, 表现不仅仅在于他象阿嘉喇嘛一样,使用中共话语。

徐明旭在大陆时没资格当红卫兵,可到了海外,他却发表了一系列"反潮流"的红色谬论。

比如,他否认中共杀了120万藏民,理由是:『我根据达赖喇嘛流亡政府的档案,记载的中共进藏前夕的西藏人口统计、和达赖喇嘛所承认的现在的西藏人口加以比较,证明西藏人口在共产党统治时期,和汉族人口同步增长』。

至少8千万中国人被中共害死,也没有阻止中国人口直线上升啊?

这不正好证明了藏人和汉人,在遭受中共虐杀时也在同步增长吗?

而且,他在发表红色谬论时,也象共产党一样自以为代表了中国人,声称:『一般来说,中国人不管是民运人士或非民运人士,大部分赞同我的观点,因为他们看到我说的非常客观。』

其实,连也曾在《西藏文学》编辑部工作过的朱瑞,也和他的立场完全相反。 移民加拿大的朱瑞,在去年三月藏人抗暴被共党镇压后,即象海内外无数中国人一样,挺身而出声援藏人。

遗憾的是,朱瑞也象徐明旭一样认为:『中国人和西藏人,截然不同』。

就是说,朱瑞也忽视了西藏人信奉的佛教,也是构成中国文化的三大源泉之一。

从杜甫、王维到李叔同、徐沛的价值观,与西藏人的完全一致!而我修炼的法轮功,就是由中国人传出的佛法大道,与藏传佛教一样都是修行之路...。

共产党 ─ 「不代表」汉民族

用脚投票唾弃了中共暴政的诸多海外华人,除了忽视共产党与汉文化无关外;还往往无意识地,把共产党看成汉人或中国人的全权代表。

事实上,汉人与藏人都是共产党的受害者!

而藏人中,也不缺象才旦卓玛一样的共产党员。没有他们,共产党也不可能赤化西藏,就象没有宋庆龄等拆台,中华民国也不可能被共产党颠覆一样。

而民族论也象出身论一样,只不过是共产党在民众中制造矛盾,挑起争端的伎俩。移居西藏的汉人,也象藏人一样被中共剥夺了人权和自由,他们更象徐明旭一样是中共的受害者,而不是什么"征服者"。

"大汉族主义"在当今大陆或海外华人中难以成立,因为连大陆人使用的汉语,都是赤化后的中共话语,失去了汉文化的内涵,早已沦为中共赤化汉人、藏人和西人的工具。

我也是到了海外才学会正体字,并在汉化中认识到:共产党是霸占中国的狼外婆!

人在海外,还手拿血旗的关愚谦们,只能算被赤化的马列子孙;而非与共产主义水火不相容的汉文化的传承者 - 中华儿女 。

共产党现在就企图把它与各民族、各国家、各教派、各党派、各阶层的种种矛盾,全部用民族矛盾或民族主义加以掩盖。所以,才会出现"藏独"之类的,用以强化民族主义的共产词语。

把反抗中共暴政的民众,扣上"藏独"之类的各种大帽子,加以诬蔑是关愚谦们的拿手好戏,希望读者不要被蒙蔽。

我尤其希望:汉人能通过西藏问题,意识到中国也象西藏一样,是共产党的殖民地;而共产党,不过是绑架大陆各民族的赤匪!

摒弃中共话语,解体共产党,则是汉藏各民族获得解放的必经之路!也是享有人权自由的流亡中国人,责无旁贷的义务!

西历2009年 复活节 于莱茵河畔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