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沛:到柏林为民运大会跑龙套

2006-05-25 07:38 作者:徐沛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柏林作为德国首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被一分为二,东柏林象东德一样属共产阵营,象西德一样属自由世界的西柏林,独自屹立在共产东德,是自由民主势力和共产邪恶势力较量的前沿。好些东德人为了投奔西柏林被共产恶警枪杀在柏林墙下。在柏林墙被推翻,民主西德统一共产东德后,经过激烈的争论,柏林再度当选为德国的首都。柏林既见证了纳粹德国的灭亡,也见证了共产东德的崩溃。

现在柏林又见证了中国人摒弃共产专制的决心和信心,因为首届全球支持中国及亚洲民主化大会上周在柏林召开。

这次大会规模空前,与会者超过两百人,比预计至少多出三分之一。来自包括大陆在内的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国会议员、政府官员、亚洲问题专家、新闻工作者与各方民运人士济济一堂,昭示中国民运已达到新的高潮。

中共靠六四屠杀镇压了大陆的民运,促使中国民运在海外蓬勃发展。民主中国阵线(FDC)是由因六四屠杀而流亡海外的各界人士和因六四屠杀而反共的海外华人组成的政治组织,其纲领为“保障基本人权、维护社会公正、发展民营经济、结束一党专制、建立民主中国”。

民阵成立后经过了种种磨难,但以费良勇、盛雪为核心的民阵成员始终屹立在各种惊涛骇浪中。在六四十七周年纪念日前夕民阵联合人权无疆界、台湾民主基金会和柏林欧洲研究会共同举办了“2006年全球支持亚洲和中国民主化柏林大会”。

当民阵现任主席费良勇告知我他的计划时,我表示乐于充当他的义工。因为费良勇是清华毕业的四川人,六四屠杀时,他是公派德国的博士生,因反对六四屠杀而失去了回清华答辩的机会,从此成为反抗中共暴政的民运领袖,是位廉洁奉公的中华好男儿。本来我以为就是帮他发发邀请,在大会开始前帮着接待一下来宾,大会开始后,我便与别的与会者一同出席会议。谁知自从我五月十二日清晨到达柏林后,各种事务纷至沓来,我居然忙得来几乎无暇吃饭、睡觉……五月十九日大会结束后朋友把我从柏林送回科隆时,我已困得连家门都认不出来了。

七天七夜马不停蹄,这在我是生平第一次,也希望是最后一次。尽管如此,我却觉得这样的奉献值得,毕竟这次大会的意义非同小可。

在这之前还没有哪个民运大会邀请到如此多的外国政要和专家学者,包括缅甸、越南、北朝鲜等国的反对派,与此同时中国民运的各方也多出席了大会。我所知道的组织有民联(薛伟)、民联阵(汪珉)、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徐文立)、中国社会民主党(刘国凯)、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魏京生)等;我所幸会的知名人士有流亡澳洲的袁红冰和赵晶、美国的黄翔和张玲、丹麦的陈泱潮、瑞典的茉莉和傅正明等。这次大会也为西藏人、维吾尔人和蒙古人提供了控诉中共罪恶的机会。除此之外,以中华民国驻德国的大使谢志伟为首的台湾人也到会发表讲演。大会的讲演一场比一场精彩,讨论一次比一次热烈,简言之,这次大会堪称群英会。为群英会跑龙套未尝不可!

这次大会的成功尤其离不开两位一流的德国同声翻译。他们俩都精通至少四门语言,所以,当我告诉管设备的技术人员翻译由他俩负责时,技术人员表示还少一个翻译,因为大会提供中英德三种语言,按惯例至少得三位翻译。事实上,这两位同声翻译在大会其间的工作量本该由四位翻译承担,不过他俩虽有怨言,但都表示这次大会很有意义,值得他们效劳,并愿意再次与我们合作。

听着各方德国人对这次大会的高度评价,我心中的不满逐渐消散,或许我本来就不应该用我的高标准去要求那些活着从中共监狱里走出来的同胞们。

2006年5月于德国莱茵河畔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