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亵渎学术自由 孔子学院小巫见大巫(组图)

——洋五毛在西方大学以中宣部的文风挑战西方学术严谨规范

2015-12-02 13:40 作者:吴建国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看中国2015年11月30日讯】近年来,西方一些大学掀起了一股反孔子学院的浪潮。孔子学院的课堂上,不能以不同于中共的观点来谈论中国的问题,这被认为是对西方学术自由的亵渎。

依笔者所见,亵渎学术自由,孔子学院不过是小巫见大巫。在西方大学的洋五毛们正试图以中宣部的宣传方式挑战西方学术的严谨性和规范性,使西方学术界渗入中共的思维逻辑。

这种试图已经在一些学术论文中呈现,并获得一股洋五毛势力的支持。澳洲学者海伦•法利(Helen Farley)博士就是实验者之一。在她的一系列学术文章中,广泛地采用了中宣部的文风。其表现特征为,第一,在阐述一个“事实”时,要么不提供证据支持,或不指出其信息来源;第二,直接使用中共单方面的言论作为唯一证据;第三,直接捏造证据。

法利的这些文章都是在为中共的人权和宗教迫害背书。她的文章随即被翻译成中文、发表在中文网站上,以大张旗鼓地宣扬外国学者对中共宗教迫害,如对迫害法轮功的支持。

缺乏严谨性的学术

笔者在本文选择了法利博士其中一篇文章,以展示她的中宣部文风。法利以澳洲昆士兰大学(University of Queensland)历史、哲学和宗教系名誉高级宗教研究员和南昆士兰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ern Queensland)副教授的身份,于2014年在英文学术书籍《神圣自杀(Sacred Suicide)》一书中发表了一篇题为《死于谁之手?法轮功和自杀(Death by whose hand? Falun Gong and suicide)》的文章。她还在另外一个在美国发行的学术刊物上发表了一篇几乎雷同的文章,只是题目不同而已。

加拿大马尼托巴大学(University of Manitoba)副教授特里•拉塞尔(Terry Russell)看了这些文章后指出,“法利博士至少可以被指控为对学术严谨性的亵渎,她文中对法轮功的许多说法都缺少应有的证据。”

澳洲悉尼大学教授玛丽亚•辛格(Maria A. Fiatarone Singh)有着类似的看法,“(法利)文章的写作方式绝对是有问题的,在阐述一些事实时(如自焚和大规模的自杀),把一些似是而非的事当成事实。”

然而,这些文章却获得澳洲一些大学行政官员的支持,以及一些西方学者明地暗地偏袒。还受到这些文章的编辑——挪威特罗姆瑟大学(University of Tromso)教授詹姆斯•刘易斯(James R. Lewis)歇斯底里地维护。

这些文章的制作和发表,以及所获得的强烈支持,其后面是否有中共的金钱诱惑?相信读者在看完本文后,自然能得到答案。

2015/11/29/20151129202839232.jpg
根据《伪火》截取的焦点访谈节目片段,刘春玲被身着军绿色上衣的不明男子用棍棒重击

天安门自焚事件

法利在《神圣自杀》书中那篇文章大量使用了2001年天安门自焚事件作为她论点的证据。为此笔者介绍一下该事件的背景。

据中国新华社报导,2001年1月23日下午,有五人涉嫌在天安门广场自焚。其报导称这些自焚者是法轮功学员,并指责法轮功的教义导致了这样的悲剧。

该报导获得了其预期的效果:许多人相信了自焚者是法轮功学员,于是许多尊重和同情法轮功的国人,其态度转变为反感法轮功。

但两周后,华盛顿邮报发表了一篇报导,揭示了完全不同的事实。写这篇报导的华盛顿邮报记者菲力蒲。潘(Phillip Pan)亲自到其中一个自焚者刘春玲的家乡开封实地调查。刘春玲的邻居们告诉他,他们从来没有看见过刘春玲练法轮功。

2015/11/29/20151129202839753.jpg
采访大面积烧伤的刘思影时,记者没有穿防护服也没有消毒,完全违背医学常识

事后,新唐人电视台根据此案的现场录像制作出一部影片《伪火》,通过对现场录像的分析,提出了54个证据证明天安门自焚事件是中共导演的一出用于构陷诽谤法轮功的恶作剧,这五个自焚者也根本不是法轮功学员。该片曾在国际社会获奖。

2001年8月14日,国际教育发展组织在联合国会议上明确指出,“天安门自焚”是中共一手导演的,是对法轮功的构陷。并向与会的代表提供《伪火》的录像光盘。当时在场的中共代表面对确凿的证据哑口无言。

中共当局没有回应这54个证据,其媒体悄悄地停止了对自焚事件的播报。十多年过去后,中共对无法反驳的54个证据不甘罢休。于是就出现了一些洋学者来证明自焚者就是法轮功学员,中共又开动其宣传工具,在网站和电视台再次炒作这一伪案。

法利的论证方法

法利是怎样证明这五名自焚者就是法轮功学员呢?她在文章的一开始说道,“法轮功的教义明确禁止自杀,但在2001年,五名抗议者在天安门广场自焚,导致两人死亡。”

她在文中多次重复这段话,以这种方式告诉读者,天安门自焚的五名抗议者就是法轮功学员,把其当作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但没有提供任何证据来支持她的说法。

她还在文中提到,“法轮功的领导层很快就否认与该(自焚)事件有任何关系。(法轮功)从美国开始,推出了自己的视频(《伪火》),指控中国政府伪造了这一事件。”

这说明她了解,这些自焚者的身份是不确定的,至少法轮功方面提供了54个证据否认这些人是法轮功学员。而且还有华盛顿邮报的调查,以及国际教育发展组织的声明。但她还是不断以不争的事实的口气,指自焚者就是法轮功学员。在通篇文章中,她没有提供任何确凿的证据来证明这一点,但在最后的结论中,她宣称这是“毫无疑问”的。

她的逻辑就是,因为2001年1月有人在天安门自焚,所以自焚者就一定是法轮功学员,所以法轮功学员就是要自杀。

2015/11/29/20151129202839709.jpg
在天安门“自焚”的刘进东,打坐方式不是法轮功学员的双盘,而是军人的散盘

法利文中另一个引述的证据是,“(中共)当局还认为,有数百名法轮功修炼者破腹开膛寻找法轮,以响应五个功法的练习。”

事实上,中共当局对这一指控,从来没有提供任何证据。如果真有数百人破腹开膛,即使有几十人这样干,他们可以很容易地获取证据。这是中共当局自己也不想证明的谎言,却成了法利博士引用的证据。

捏造证据

作为中宣部的文风,捏造证据是常规,这位大博士也不敢怠慢这一常规,在文中多处捏造证据,尤其是对法轮功教义的捏造。法轮功的教义都公开并以多种语言发表在falundafa.org的网站上,伪造的教义一眼就能识破。

她在文中绕了许多圈子,试图证明她的论点:“法轮功的教义明确禁止自杀,但还是有人自焚或自杀。”她还用了不少篇幅把文革中的自杀现象——这个与其论点毫不相干的话题——阐述了一番,但还是论证不了她的论点。于是在文中的后面就宣称法轮功有这么一个教义:“由于现代社会的堕落,世界末日即将来临,只有真正的法轮功学员才能获救赎。”

2015/11/29/20151129202839112.jpg
在天安门“自焚“的刘进东,身上的衣服被烧的破破烂烂,两腿之间的塑料瓶却完好无损

她没有指明这段教义来自何处。事实上,在法轮功的所有教义中,找不到这个说法。但她却利用这段伪造的教义得出一个结论,法轮功学员会因此教义而自焚或自杀。

另一个造假例子是,她宣称:“虽然法轮功的领导层试图与2001年自焚事件撇清关系,但大规模的自杀和自焚一直在持续。”

同样,她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大规模的自杀和自焚一直在持续”,也没有说明这个信息来自何处。在她的国家澳大利亚,有数千名法轮功学员,没有一个自杀或自焚的案例。她对这些事实都视而不见。

法利在其文中还提到,在中共的监狱里有一些法轮功学员自杀死亡的事件,但她没有提供证据来证明这些死亡是否出于自杀。

大量的证据充分证明,被中共监狱关押的许多法轮功学员经常遭受酷刑。一些释放后的学员出面指证,有中共高层指示,如果有法轮功学员被刑讯死亡,打死就算自杀。

如果法利打算使用这种“自杀”作为证据,证明法轮功学员会自杀,这将是对受害者及其家属更深的伤害。

背后的交易?

法利博士称她是昆士兰大学历史、哲学和宗教系名誉高级宗教研究员,但她的宗教研究学者身份是可疑的。

读者只要在LinkedIn上看看她的工作经历,就能发现,在过去10年中,她的学术研究的范围主要集中在教育和教育技术方面,很少涉及宗教研究。在2013年,她获得澳洲政府4百万澳元的资助,用于一个电脑教学项目。这个项目为期三年,在南昆士兰大学实施。她应该需要全职投入这个项目。

目前,她还是另外一个由南昆士兰大学牵头的跨学区教育研究项目的领导。鉴于法利繁重的工作任务,很难理解她在最近几年有任何时间搞宗教研究。玛丽亚•辛格教授也质疑,法利怎么会有那么多的专业资历?又是兽医科学信息,又是通信技术,还有宗教学…

然而,那些发表法利文章的中文网站上,却只介绍她是昆士兰大学名誉高级宗教研究员,从事了许多宗教研究课题并发表了许多宗教研究文章。

虽然我们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法利及其一些澳洲大学行政官员与中共当局之间有交易,但她的昆士兰大学名誉高级宗教研究员的头衔,看起来像是专为那些中文网站推广她的文章而安上的。同时她是否是这些文章的作者也是可疑的,有可能她只是提供她的名字来充当作者,而真正的作者另有其人。

善意交流失败

在2015年3月,笔者等人给法利发了一封邮件,指出了她文章的问题,希望这一切是因为她被误导,并希望能与她坦率地讨论这些问题。

然而我们等了两个月也没有收到她的回复。于是我们向她工作的大学有关部门,以及她所发表文章书籍和刊物的编辑团队成员发了邮件,告知他们法利文章的问题,并征求他们如何处理此事的意见。

南昆士兰大学校长扬•托马斯(Jan Thomas)教授很快回复说,对法利文章的指控没有依据,并把法利学术造假的做法归结为不同的观点而已。

另外一位澳洲大学的行政官员来电话,要笔者停止向该大学发这个揭露法利文章的邮件,否则他要报警。笔者要他发一个邮件来说明他的要求,但他拒绝了。

而法利文章的编辑刘易斯教授在看到我们的邮件后,以大首长的口气,软硬兼施地要我们停止对这些文章的质疑。软的方面他说法轮功学员是修炼宽恕谅解的,就应该停止质疑。硬的方面他说如果我们不闭嘴,他就要说我们是在威胁、骚扰和攻击法利,是打着法轮功学员身份的中共特务在败坏法轮功的声誉。并威胁如果我们不闭嘴,他还会继续写这类诽谤法轮功的文章。

他的逻辑是,他们制作这类诽谤法轮功的文章,是在维护法轮功的声誉,他还自称是法轮功之友,而我们质疑他们文章的问题,就是在败坏法轮功的声誉,就是中共特务。之后他还发来一篇新的诽谤法轮功的文章,说这是我们不闭嘴的后果。新文章还指我们干涉了他们的学术自由。他的这篇新文章,同法利的那些文章的特征完全一样,都是中宣部的文风。因此笔者怀疑,刘易斯很可能是所有这些文章的真正作者。

法利在西方的不同英文书刊发表了一系列这类文章,刘易斯全是这些书刊的编辑,这也是为什么这些严重不符学术规范的文章能顺利发表的原因。

为了迫使我们闭嘴,刘易斯除了耍尽了流氓之外,还叫嚣说我们反对他们的这些学术造假,简直是蚍蜉撼大树。好像全天下都是中共的了,因此学术文风也都应该跟从中宣部了。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