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人事三杯酒,流年一局棋

2014-10-11 12:00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唐代的中国,诗人辈出,名篇斗量,称得上是诗的国度。本文要介绍的主人公,也是其中的一员,这就是官员与诗人二位一体、活跃于唐朝晚期的李远。不过与同一朝代的“大李杜”(李白、杜甫)、“小李杜”(李商隐、杜牧)相比,李远只好算一位“非著名”诗人。不过他雅好围棋,留下了极清丽的诗篇,使他在围棋史上的诗名,大大盖过了他在诗坛的名头。

才子风流

李远字求古,一作承古,夔州云安(今重庆市云阳县)人,生年不详,唐文宗太和五年(831年)进士。太和末至开成中授当涂县尉,迁县令。开成五年(840年)福建观察使卢贞辟为从事。唐武宗会昌二年(842年)监察御史。唐宣宗大中五年(851年)前后出为岳州刺史。大中中转忠州刺史,又转建州刺史。约大中十年贬岳州从事。大中十二年起为杭州刺史。大中十四年转江州刺史,兼御史中丞。唐懿宗咸通元年(860年)转明州刺史。约咸通二年(861年)卒。墓“在云阳县西五峰麓”。

李远先生久历宦海,连知大郡,官声如何呢?唐武宗会昌四年(844年),贺知章后人贺凭以著作郎任江西永新县令,李远作《送贺著作凭出宰永新序》送别,文曰:“子毋以邑小去国万里而难治。……士既得民社之寄,则早作夜止,尽心以理之,使讼平赋均,老弱无怀诈暴憎,斯无愧于取直,而不负其所寄矣。今永新之为邑也,僻在江南西道。吾闻牛僧孺之言,与荆楚为邻。其地有崇山叠嶂,平田沃野,又有寒泉清流以灌溉之。其君子好义而尚文,其小人力耕而喜斗。今子往而宰之,勿以险远难治而自贻伊戚也,以乐易近之。均其赋,息其争,因其利而役之,则无怨。明文王之政以教之,使知礼让,则尊君亲上,养老慈幼,悉知而劝于为善,自无怀诈暴憎之习矣。”李远送别之际,对贺氏循循善诱,其实也是他自己为官心地的抒发。他在当涂及岳、忠、建、杭、江诸州,何尝不如此?
《唐才子传》称其“少有大志,夸迈流俗,为诗多逸气,五彩成文。早历下邑,词名卓然”,其人品、气度从此略略可知。

李远的作品传世不多。据《全唐诗》载,计有三十五首(其中二首重出于他人集中)及二句残句。此残句即为“人事三杯酒,流年一局棋。”(也见于《北梦琐言》)以及“青山不厌千杯酒,白日惟消一局棋(又见于《唐语林》)。这两句诗如此清丽、隽永,恬淡忘俗,意境高远,一时传诵甚广。警句令人过目难忘,全诗却没能存留下来,或许,正是因为这两句诗过于出彩,后人对原诗不甚留意,最后反把原诗阙失了也未可知。

关于“青山不厌千杯酒,白日惟消一局棋”此句,诗人抒发胸襟,表示要以酒、棋遣怀,不料此句令皇帝印象深刻,差一点误了李远出典名郡的好前程。据宋朝人赵时令的《侯鲭录》的记载:唐宣宗时,宰相令狐綯(táo)向皇上奏请李远出任杭州刺史。宣宗说,朕听说李远有“青山不厌千杯酒,白日惟消一局棋”的诗句,疏放如此的人,怎么可以治郡理民呢!令狐綯解释说,这是诗人借此来抒发其逸情雅兴而已,未必真是整日豪饮沉醉、弈棋消时。宣宗说,那就让他去试试吧!结果,李远到任后,政绩卓著,没有辜负宰相的举荐之诚。

李商隐《怀求古翁》

与李远同宗而居晚辈的大诗人李商隐,曾有一篇《怀求古翁》,当是怀念李远的诗篇。这对研究李远生平事迹来说弥足珍贵。全诗为:

何时粉署仙,傲兀逐戎旃。
关塞犹传箭,江湖莫系船。
欲收棋子醉,竟把钓车眠。
谢朓真堪忆,多才不忌前。

首句中“粉署”,是尚书省的别称。汉代尚书省皆用胡粉涂壁,上画古贤人、列女等。后世因称尚书省为粉署。“仙”,即古诗文中所说的仙官,是指处于显要部门而职务清闲的官缺。“傲兀”,意气锋锐凌厉,不随流俗。“逐”,竞争,追求。“戎旃”,军旗,常以喻军旅。

首两句说:我记得你老曾在尚书省就职,虽说不上显要,但却清闲自在。谁知意气风发、不随流俗的你,却要掷笔从戎,投身于军旅生涯。

三四句中,“箭”,指令箭,是古代军队中发令用的小旗,杆上加有箭头,叫令箭。“传箭”,就是发布令箭。三、四句说,也许镇守边关,指挥作战,你是个合适的人选。谁知你后来却处身江湖,再也莫想栓船歇舟了。

五六句中的“钓车”,是一种钓具,有轮可缠绕钓丝。五、六句紧承前句说,现在好了,你退隐乡居,再也用不着到处奔忙了。一边下棋,一边喝酒。棋下完了,想把棋子收起来,人却沉醉了。临水钓鱼,纯为消闲,手把钓车,竟沉沉入眠。

末句中,“谢朓”,南齐陈郡阳夏人,字玄晖。李白诗云:“蓬莱文章建安骨,中间小谢又清发”,“小谢”即指的谢脁。谢朓长五言诗,南朝沈约尝云;“二百年来无此诗也。”以山水风景诗最为出色,风格秀丽清新。并重格律,为“永明体”主要作家。“忌前”,忌妒别人的才能声望超过自己。《南史•谢脁传》:“脁好奖人才。会稽孔觊粗有才笔,未为时知,孔珪尝令草让表以示脁。脁嗟吟良久,手自折简写之。谓珪曰:‘士子声名未立,应共奖成,无惜齿牙余论。’其好善如此。”

末两句说,你才华横溢,又无嫉妒之心,这不能不叫我想起南朝的谢朓。。

李远退隐之后,以弈棋、垂钓为乐,为本诗看点,自不必说。他性情豪放,不流时俗,才华横溢,胸襟开阔,堪与谢脁比美,都显露于本诗的字里行间。

从此诗中,可以约略推断李远的一点事迹。李商隐于唐宣宗大中十二年(858),年仅四十六岁就英年早逝了。所以,至迟在858年,李远曾经任职尚书省,甚至远赴边塞从军。这两件事《唐才子传》中并未提及,只说李远曾当过几任州刺史,而以往的研究者也未涉及到此。

被李商隐称为老翁的李远如何走完他的人生旅程呢?请看他的《闲居》诗:

尘事久相弃,沉浮皆不知。
牛羊归古巷,燕雀绕疏篱。
买药经年晒,留僧尽日棋。
唯忧钓鱼伴,秋水隔波时。

大意是:世俗之事久已弃置不问了,生平的兴衰沉浮早就忘记了。隐居乡间,经常看到的是,赶着牛羊晚归的牧童,转过古老的巷口。听到的是,燕雀在园圃的篱笆上欢快地鸣叫。人老体弱,买来药草,自己晾晒、炮制,加强调养。闲暇无事,招留僧人,长日围棋,以消永日。秋雨连绵,河水又上涨了,我那一起垂钓的老伙伴,怕是过不来了。

李远的晚年,抛弃红尘俗务,忘却官场沉浮,隐居乡间。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弈棋垂钓,自得其乐,一直走完他的人生旅程。真是位大智大悟之人。

卢尚书《哭李远》

李远去世后,《全唐诗》七八三卷中收入了卢尚书所作《哭李远》,写得情真意切。诗曰:

昨日舟还浙水湄,今朝丹旐欲何为。
才收北浦一竿钓,未了西斋半局棋。
洛下已传平子赋,临川争为谢公诗。
不堪旧里经行处,风木萧萧邻笛悲。

首句中的“湄(méi)”,指岸边。“丹旐(zhào)”,旧时出丧时为棺柩引路
的旗子,俗称招魂幡。

首两句说,我日夜兼程赶回来与你告别,一叶轻舟昨日抵达浙水之滨。可是今天,一竿引路的招魂纸幡却不知将你带到什么地方、干什么去了。

三、四两句说,前不久,你还在北浦持竿垂钓;西斋的残局还摆放在那里;你的音容笑貌似乎还在我的面前,你怎么说走就走了呢!

五六句中的“洛下”,即洛阳,东汉建都于此,唐为东都,这里代指京城。“平子赋”,指张衡的《西京赋》。张衡,字平子,东汉南阳西鄂人。少善属文,通五经,爱好天文、历算、机械制作。传世的文学作品仅有《西京赋》。所制候风地动仪为世界最早观测地震的装置。“谢公”,指谢灵运,南朝宋阳夏人。淝水之战的功臣谢玄之孙,袭封康乐公。博览群书,工书画,初为南朝宋武帝太尉参军,后迁太子左卫率。少帝时贬为永嘉太守。好山水,既不得意,便肆意遨游,各处题咏。不久辞官移居会稽。文帝征为秘书监,迁侍中,常称病不朝。后请假东归,免官。不久任临川内史,以行为放纵,为有司所纠,流徙广州,不久以谋反罪被杀。诗以写山水者居多,颇为后世称颂。

五、六两句,以张衡、谢灵运为喻,盛赞李远的文名。说在他死后,无论是京都,还是任所,到处都在传诵他的诗文。由此推断,他的名句播越远近并流传下来,就不足为奇了。

末两句,用魏晋故事。向秀与嵇康、吕安友善,嵇、吕后被司马昭杀害,向秀路经其山阳故居,闻邻人笛声,感怀故人,于是作《思旧赋》。两句用此典故,表达了诗人路经李远故居时对友人的深切怀念。

李远才子性情,自然有癖。《唐才子传》载他“性简俭,嗜啖凫鸭(野鸭子)。贵客经过,无有他赠,厚者惟绿头野鸭一双而已。”其性情如见。这与晋人张翰嗜鲈鱼(张翰羁官洛阳时,因见秋风起,油然而生“莼鲈之思”,不惜辞官回到故乡吴中)、书圣王羲之嗜鹅,并为美谈。

来源:网文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