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针对外地人的普遍歧视是中国人的悲哀(图)

2014-05-28 02:56 桌面版 正體 5
    小字

外来打工者
(大城市的外来打工者/看中国配图)

【看中国2014年05月28日讯】(看中国记者柳成荫编译报道)英国《前景》杂志网站5月22日发表文章“北京的来信:对外地人的偏见”(Letter from Beijing: Prejudice against out-of-towners)以下是译文:

我上周从美国回到父母的寓所时,注意到隔壁邻居的房门被关上了。平时总是从虚掩的房门里传来低声的叽叽喳喳的谈话声也消失了。爸爸解释说那些女孩搬走了,因为楼上楼下的居民联合写信投诉她们。

半年前,36个青年女孩搬进了大厦,这是个在北京西北地段比较好的住宅楼。她们平时穿着红色的制服,头发都盘在脑后,在北京一家连锁火锅店工作,晚上就在隔壁的套房里休息。那是个有3间睡房的套房,里面摆了很多双层床。有时我在电梯里遇见她们,会和她们聊聊她们的工作和对北京的印象。

我们一直和谐和相处着,直到几周前,一位在楼下居住的男人敲开了我父母的房门,他请我的父母在投诉信上签字。“她们实在太吵了”,他站在门外说道。“可是她们从来都不会在这里大声说话和打手机”我爸回答。“无论如何,她们这些外来工很肮脏,我们怀疑是她们带来了蟑螂。”

“外来工”是对从外地来北京工作的人们的一种称谓,对于北京人来说,一点也不陌生。在北京2千1百万人口中,就有8百万是来自其它省份的务工者。他们分散居住于北京各地区和胡同小巷里。一些当地居民拒绝他们到当地的医院求医,也不让他们的孩子进当地的免费学校读书。这样的政策近年来引发多方面的批评,后来也出现了一些城市改革计划。至少有人认识到了歧视外来人员的问题。

当今的中国,人口众多,地域贫富分化严重,这样就导致了大量人口迁移的情况。它开始于1980年后,在90年代时更普遍。打工潮也从当年的沿海城市发展到了内地各大城市。哪里有工作机会,人们就搬到哪里。大量的劳工从四川、湖南和山东涌进了北京和上海。这些来自五湖四海的外来工,操着不同的方言,带着不同的风俗习惯驻扎在以前少有外地人的各大城市,把它们变成了汇聚各方来客的大熔炉。

“胸襟开阔”的当地人并没有爆发什么反对情绪,但是他们仍然视这些务工者为“外地人”。从河南来的打工者忍受着不被人信任的痛苦,从贫困和落后的贵州乡下来的人们也根本不能融入到当地社会。前些时,在媒体上曝光了一位来自东北的男人,他的妻子被当地的恶霸殴打,倍受凌辱的报道。

很多不公的现象时常让那些生活在大城市的外地人很纠结,他们在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受到歧视。无论是从无理由被拒的工作申请,还是在爱情路上的挫折,都体现了外来者的无奈。我在几次的同学聚会时听女同学们议论她们的择偶标准,大部分都表示只找北京当地人。一位朋友坐在麦当劳里喝着茶抱怨:“我家的外地亲戚经常登门造访,搞得我们家不得安宁。”而另一位则叙述说曾经有段很好的感情,对方是北京当地女孩,在第一次带她回湘西老家后,她的心也变得不安了。是呀,他们都不是北京人,也许就不因该有太高得期望。

比起所有的外地人,维吾尔族人受到的责难和歧视更加严重。一位从新疆西部来的穆斯林说,他们被普遍认为是残忍和狡猾的。这种情况自3月以来的几次恐怖袭击后,变得更加堪忧。特别是在昆明火车站8人持刀砍人事件,造成了29人死亡,一百多人受伤的重大恐怖袭击,人们对新疆人的偏见更加公开化了。

这样的事件也使公众更加关注日益紧张的汉族与维吾尔少数民族之间的关系,也把这种地域性的歧视凸现了出来。在昆明砍人事件后,一名网友在微博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引发了读者的共鸣,被转发了9,4000次。

如果你了解人们更多些,你会发现那些新疆来的人们并不是个个都挥舞着砍刀;不是每个河南人都是小偷;广东人也不是什么都吃;不是所有的四川人都有麻将瘾;一些从东北来的人也很害羞;很多上海人也很容易相处;讲话傲慢的北京人也是少数;西藏人也并不是很挑剔。

理智些吧,我们都是会思考的成年人,不要老是带着自我的观点和偏见去看别人和这个世界。我相信,这也许是我们中国人最悲哀的一面。

在这篇短文之后有几千个留言,人们很是赞同并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一位四川网友在众多留言的最后说:“我不得不告诉你们,我从不玩麻将,我甚至不知道怎么个玩法。

点击看原文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