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信报》创办人:港新闻自由面临空前考验(图)

2014-02-08 04:46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信报》创办人林行止

【看中国2014年02月08日讯】香港《信报》创办人林行止一连两日在该报撰文透露,该报亦曾被抽广告,但在现时香港只有中国政府这一老板,各界逢迎之下,可令一个不卖帐的传媒的广告“全线失踪”,再加上摆布新闻的人愈来愈多,而相关人士又没有恪守职份,香港新闻自由正面临前所未有的考验,他个人对成功捍卫并不乐观。

林行止于2006年出售《信报》股权后,仍定时在该报撰文,他前天(5日)起一连两天以“新闻自由 代价不菲”为题指出,作为传媒收入两大财源之一的广告,常是有权势者企图影响新闻报道的手段之一,《信报》过往广告不多的原因之一,是报方严守市务与编务分流,令一些不愿看到某些新闻和评论的企业和中共人士因该报不卖账而“抽广告”(取消已承诺出资购买的广告位)。他更透露,烟草公司从不在该报刊登广告,是因为当年有专栏强调香烟害人。而物业发展商亦常以抽广告作为企图消灭或减少不中听的报道的“利器”。

不过,他指出,资本家虽然财大气粗,但由于存在竞争,极少在针对一份报章上“攻守同盟”,甲公司不在某一传媒刊登广告,乙公司仍有可能刊登,让传媒仍有生存空间。但现在的广告问题远较回归前复杂和严峻,因为“如今香港(和全中国)只有一个大老板。大老板稍为不满、略有暗示(不必开腔遑论拍案大骂),观颜察色希旨承风之辈便会全面配合,甚且『超额完成任务』,令广告全线失踪!”他续称,加上媒介增加,印刷传媒广告难求,目的在有形和无形利益的传媒,为广告作出“交换”,在所难免,这自然会让新闻自由逐步失色!

在逾五千字的文章中,林行止又不点名地指中共故意忘却马克思“不应因报章有报道和评论不为人喜欢而限制新闻自由”的言论,让盘据中国内地的新闻检查幽灵在港澳传媒之间徘徊!

他指出,虽然香港的法律和制度未变,但回归以来,与新闻有关的各种自由的确正在萎缩,因为摆布新闻令其渐渐质变的人愈来愈多,这些人包括报业东主、以为公理在我而不顾后果的“恶造新闻”业界,当然亦包括“西环”(中央政府驻港联络办公室所在地,以此谑称北京政府在港官员)和港府不尊重事实进而干扰新闻工作,例如行政长官梁振英便因不喜欢该报评论员练乙铮的文章扬言兴讼,便突显港府领导人“稍欠自省涵养及对言论自由容忍度急速下降,且其打压言论自由的意向甚为明显。”总而言之,九七以来,新闻自由空间的窒息感,“源于有关各色人等失去恪守职份、彼此尊重的社会规范!”

林行止指出,当权者当然想传媒隐恶扬善,而专制国家往往会假借和谐、维稳之名来要求传媒按他们的意旨报道新闻和评论时事!由于中国正在崛起,自我感觉良好,铁腕箝制言论亦更觉理直气壮,故在香港保持中共所不容许的新闻自由,尤如向一党专政的北京争取“真普选”,“难度不比攀梯登月低,危险度则甚于与虎谋皮!…成仁的机会远高于成功!”

但他明言,没有新闻自由是愚昧之始,中国领导人铁腕箝制言论,“既错误亦短视”,他以美国成功取代英国晋身世界第一强权为例指出,新闻自由可监察港府,令它不敢以“下有对策”扭曲中国的香港政策以遂己意或追逐私利;又可监督资本家有否勾结官府鱼肉消费者!

他希望北京以香港为试点,观察新闻自由对社会带来的贡献,“对中国站在道德高地跻身世界大国强国之列,必有莫大帮助。”

他总结,包括新闻自由在内的社会人自由,需靠各方人等遵循规范、行止有度,但现时很多港人为回归中国而露骨谄媚,有人忧虑昔日光辉不再而暴跳如雷,新闻自由正面临前所未有的考验,因为大家都想摆布别人,争取全面操控的恶势力逼人而来,自由的空间便如此这般萎顿而难堪。

《信报》在2006年易手前曾在民调中被公认为最具公信力的报章,创办人林行止长期在该报撰写评论文章,并曾把评论结集成书刊行。

来源:法广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