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的奋斗,真就是全人类的奋斗?

2013-11-05 00:25 作者:墨黑纸白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看中国2013年11月05日讯】对于2013这个土豪之年来说,各位屌丝小伙伴们还在为小强般的奋斗抱怨悲惨,而我们的外国友人却已经在高呼“中国的奋斗就是全人类的奋斗”,说这话的是哪位呢?正是不久前刚刚去世的199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科斯教授。那么我们来看看,中国的奋斗,真是全人类的奋斗吗?

奋斗之养老金:延长多领是赤裸裸的坑爹吗?

时下最热的估摸还是养老金的问题,新华网近日批判“月收入5000延迟退休多拿900是在偷换概念。”新华网提出的观念也很别出心裁。该网称“有关部门之所以要延迟退休,说白了就是要弥补养老金亏空;如果反而让大多数人都能有赚,社保基金要往外掏的钱反而更多,那还延迟退休干吗呢? 犯这种常识性的错误是因为偷换概念:延迟退休和多缴保费,完全是两回事。”关于养老金延长的问题,我已经写了多篇文字,新华网总结的也已经很多位了,不再赘述。

那么在养老金的奋斗之路上,中国究竟该怎么做?前些天我在新浪微博上参与养老金延迟话题时,该话题下有个投票,一项是愿意延长,一项是不愿延长。说真心话,看到这种有点小白的投票,我毫不犹豫的点下了愿意,不少网友都大骂我是五毛云云。于是我回复他们,为什么不愿意?哥们刚毕业,还未参加工作,打死也不会交这坑爹的养老金。至于点愿意,这明显就是用行动告知诸君,我这90后都不在乎什么社保、医保、以及养老金,你们真的很害怕不交又能怎样吗?关键的问题不是讨论无用的愿意不愿意交,而是该讨论咱们不能老想着占国家的便宜,咱们的国家正走在奋斗的路上,你医保想蹭点,蹭的看不起病了吧?你教育想蹭点,蹭的养不起学生了吧?现在还想蹭养老金?开什么国际玩笑呢,网上不早就流传养老还得靠自己的老报纸言论吗?

所以,不要说《2009年中国人权事业的进展》白皮书称“截至2009年,全国共有290多万少数民族干部,约占干部总数的7.4%。全国公务员队伍中,少数民族约占9.6%”按照此说法换算中国09年就有4000万的干部(不带普通公务员),理应让领导们及公务员先交养老金;更不要说咱们的领导及公务员们交了,再把领导及公务员百分百,甚至超百分百的养老金收益均成普通公民的养老金收益,然后再补交以前未交的,咱们的养老金缺口就差不多补上了。我觉得这种言论是赤裸裸的坑领导的行径,是要严重批判的,没听人家说吗?“公务员没有参保,拿的是退休金,是财政给的退休金,不是养老保险共济基金出的钱。”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因为无论这群老爷们从哪出的钱,不还都是每一个普通公民的血汗钱?不过看着豪华的政府大楼一座一座又一座,再谈到血汗钱,坑坑官老爷们也就坑坑了。总之我的观点很明确,首先养老金哥们不交,其他人愿不愿意跟上,你们看着办。其次,养老金不玩并轨,这亏空只能越来越大,不要指望延迟退休,咱们国情和西方国家不同,岂能玩接轨?养老金之路,中国奋斗还需多多努力。

奋斗之中国孩子:是花瓶教育下取悦领导们的道具?

中国最为严重的第二个大问题就是教育,昨日网媒爆出新闻陕西宝鸡虢镇小学为迎接领导,秋末冬初之际,该小学的孩子们却穿着夏装露天表演迎接领导,看得我这个早已穿着毛衣外套的小伙子打了个寒颤。我不知道诸网友们听到该校校长“展示素质教育成果”的解释后会不会有一巴掌想扇死对方的冲动?不过还是淡定点,现在是法治社会,校长也是一方领导呢好吧?当然这也不是孤例了,前段时间河南洛阳某学校的学生可是冒着雨,为台上的领导们欢歌笑语,真不知道这些领导们品味怎么都这么下作?不过当我想起曾经那句死都不要脸的“让领导先走”的大恶之言时,或许以上这两个事件中的孩子们还算幸运一点的。

大家一直不解,中国为什么会有70%多的青年愿意当公务员,其实这一点不难理解,我们的教育就是为了培养公务员而准备的嘛。校长式领导,加处级式学生处,无孔不入的官方思维充斥在校园,孩子们从小就是看着威风凛凛的领导们长大的,将来不做领导又怎能对得起官老爷们从小的栽培呢?当然,你不要说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怒斥“青年人争当公务员,说明腐败严重”咱们曾经的老大哥都未解决的问题,咱们做小弟的还得继续奋斗啊,追求学术之自由,思想之独立咱们可能还难以奋斗到这个境界,但好歹别他么再让学生当花瓶和道具让领导们乐开怀了吧?就这你还跟我扯中国教育是公平的?公平你妹啊,将来哥养个孩子20多万够吗?就这还是要养成官老爷们眼中的花瓶或道具,哥自己教成了吧?

奋斗之超生女:被抱走18年无下落证明计划生育有多罪恶?

近日,网爆河北新安县将一户人家的超生女抱走,竟然18年下落不明。最后老两口悲情的说:“我们现在已经不要求认孩子了,只想知道孩子是否还活着、在哪,哪怕远远地看看都成,否则我们死不瞑目。”目前该事件是否被法院受理还是未知数,不过这老两口村里的文化墙上刚画上的“一家有女千家求”宣传画真是要有多刺眼就有多刺眼。

关于计划生育,有媒体爆料称“单独生二胎政策有望全面放开,不采取试点”,立马计生委就发话了“政策无新变化”。暂且不提你有没有变化,先建议那些呼吁延迟养老金的砖家以及相关部门拿板砖敲敲这计生委,毕竟你们的呼吁中不是说中国劳动力已经严重下滑了不是?你们不先打一架,那怎么说明你们谁在扯淡呢?当然还有3000万将来或许是5000万的中国光棍屌丝们,本博与各位同在,当然我们不能只怪计生委可憎,我们也要理解现在养两个孩子确实也是一种奢侈啊,奶粉钱怕都是一大关,更不必说衣食住行加坑爹教育了。于是那些骂这俩老夫妇养不起孩子还生的人,你们就别给自己损阴德了,难道你看不出来这老两口为中国3000万甚至更多的光棍们又解决了一个人的终身大事?你又怎么知道人家老两口十八年前养不起呢?再说了,这被当地政府抢去,是被收养了吗?而今当地政府说不清楚人在哪,和贩卖人口又有什么区别吗?看看上百万的失独家庭,计划生育承诺三十年后的忏悔哪去了?中国在计划生育道路上的奋斗还是任重而道远啊!

奋斗之民间慈善:为何必须要是官方慈善的附庸品?

中国的扶贫被不少人戏谑称“越扶越贫”,而在红花会这些年的启蒙下,不少爱心人士已经开始绕过该组织,直接对贫困家庭进行援助,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安徽宁国市民政局紧急叫停宁国市网友对3户困难无钱治病的家庭进行募捐,其理由竟然是“为病重患者募捐对他人不公平。”看完后我得出了个结论,不但咱们不能占国家的便宜,咱们还不能占自己同胞的便宜。

宁国民政局很天真的说:“我们正常的救助渠道很畅通,困难病人可以走正常渠道。”为什么说民政局天真呢?因为若不是没有渠道,何来网友募捐一事?民政局事后诸葛亮也就罢了,竟然还想玩事后魏忠贤,这也太让人难以理解了吧?后来又建议:“爱心人士捐款可以到当地的慈善协会去。”于是我们不得不得到一个很喜感的结论“叫停募捐其实哪是因为对别人不公平?而是民间爱心款捐错了对象啊,应该先捐给红花会,红花会的郭美美们吃好喝好了,然后才能给咱们的穷苦同胞们啊,岂能够直接捐给病人?”

不得不说,中国现在流行的对口救助基本上已经成了大多数爱心人士的首选,在公信力严重缺失的社会来说,大家有拒绝爱心被绑架,被垄断的权利,我们依靠不起所谓的有关部门,我们靠自己也有错了?你还行不行啊?少管点又不会死你娘家人,怎么老办这些找骂的事呢?这跟安徽宁国民政局将自己的照片和百岁老人的照片PS在一起挂在网站上臭显摆找骂有什么区别吗?看完这个爆料也就释然民政局为何如此奇葩了,典型的找骂型号的嘛。中国官方其实对人间还是少管点好,别装大什么都想管,还什么都管不好,闹得大家都郁闷的要死,你又说中国普通公民太难伺候了,大家还得骂你,少管点有何不可呢?奋斗的路上,真的是权力被束缚起来才更好走点。

结语:最后谈谈科斯对“中国的奋斗就是全人类的奋斗”是如何提出来的。科斯说:“一个出生于1910年的老人,经历过两次世界大战和许多事情,深知中国前途远大,深知中国的奋斗就是全人类的奋斗!中国的经验对全人类非常重要!”又说:““我今年98岁,垂垂老矣,不知道还能够活多久,随时都可能离你们而去。希望在你们,希望在中国。我相信你们是不会让我失望的!”关于科斯这两段话,其实有点太高看我们了,我们中国现在的奋斗只要能和中国人的奋斗融洽结合就好了。至于全世界,我们现在还真没有解放的欲望了,这玩意太不科学啊,我们都已经解放了宇宙了没发现吗?这就是传说中的“宇宙真理”。至于你会感到失望倒是无所谓的,我们六十多年了不都这样走过来的?当然科斯对中国的期待也正是国人对中国的期待,但没有公民意识觉醒与公民所参与的社会,对于这样的期待与口号,最终也只能沦为解放全世界的笑话。

虽然那个还在那里,但并不妨碍他日后彻底的倒下。

[资料] 罗纳德•哈利•科斯:产权理论创始人,新制度经济学、法经济学奠基者。1910年12月29日生于英国。他于1932年获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经济学学士学位,并于1951年获伦敦大学博士学位,之后移民美国,开始任教于纽约州立大学水牛城分校,1955年任教于弗吉尼亚大学,1964年后主要任教于芝加哥大学。199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2013年9月2日去世。

科斯教授并不是高产的经济学家,一生中著作并不多,最有影响的是发表于1937年的《企业的性质》和1960年的《社会成本问题》,可就是这两本著作开创了经济学的一个时代。科斯为经济学创造了产权理论和交易成本理论,为之后的新制度经济学、信息经济学、公司金融等等领域的建立奠定了基础。科斯的贡献还在于培养和提携了一批经济学家,包括200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奥利弗•威廉姆森。

2008年,科斯教授倡议并主持召开了“中国经济制度变革三十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在会上,他给中国提出了十条忠告:一、必须去除所有加诸国企的特权,让私企得以自由竞争。二、政府参与土地交易导致腐败猖獗,必须将其自身排除在市场之外。三、中国应打造一个自由的土地市场。四、在中国,教育和税收两项制度都加重了不平等。五、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显然开错了药方,需要反思。六、“边缘革命”将私人企业家和市场的力量带回中国。七、中国经济学者要从黑板经济学回到真实世界。八、中国必须让其政治权力服从于法治。九、中国经济面临着一个严重的缺陷:即缺乏思想市场。十、中国的奋斗就是全人类的奋斗!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