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水深、石滑,中国改革如何跨过深水区?

2013-10-16 08:11 作者:郎咸平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看中国2013年10月16日讯】我们的国有商业银行总是不让人省心,先是2011年、2012年在股票市场发生被看空,甚至跌破净值的情况,之后在2013年5月,整个商业银行系统又闹起了“钱荒”,财大气粗的银行竟然缺钱了。

各位是不是好奇,这一次的“钱荒”是怎么来的?我们看下《华尔街日报》的报道,2013年6月19日我们的央行开了一次内部会议,《华尔街日报》披露了一些会议纪要,这里面说“6月份前10天发放了总计1万亿元的新增人民币贷款”。因为这么大规模的投放是前所未有的,所以引起了央行的特别关注。那我们的央行再仔细一查,又发现在新增贷款里,差不多70%都是短期票据。各位要晓得,这些以短期票据形式发放的贷款,大部分都不会出现在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上,这就相当于说,这部分贷款可以不受监管部门的贷款额度限制。所以我们的商业银行是想发放多少贷款就发多少,想发给谁就发给谁。

那我们的商业银行为什么要一下子放出这么多贷款?原因有两个:

第一,巨额利润使得国有商业银行不停放贷。我过去已经反复强调了我的观点,我们国有银行的盈利能力非常差,赚钱基本都靠吃利息差。同时,又因为这些商业银行背后有国家信誉作保,老百姓会把大部分钱都放在这几个国有银行里。所以让这些国有银行仅仅凭借这么粗放的经营,就获得了巨大的资产规模和收益。也是因为这个原因,2013年7月,中国工商银行在英国的《银行家杂志》评选的年度1000家大银行排行榜上,竟然挤掉了美银和摩根大通,高居榜首!

除了信贷业务,还有一种特殊的利息收益,就是商业银行透过信托理财产品获利。根据央行公布的2013年第一季度社会融资总额数据分析,我发现信托贷款在全社会融资总额中的比重,也在快速上升。什么是信托贷款呢?我给各位解释一下,就是银行把钱贷给信托机构,再由它对外发放贷款。我给各位举个例子,我们对房地产市场的打压政策之一就是,让银行停止给保利、SOHO这样的大型房地产公司之外的,不具有“贷款资质”的小房地产开发商发放贷款。但是如果信托机构看上了一个由小开发商主导的高收益房地产项目,觉得贷款给它能赚钱,但自己手里又没有钱,就会找我们的商业银行借钱,然后贷给开发商;或者说倒着来,先是我们的商业银行觉得贷款给某一个“不具有贷款资质”的开发商能获得高回报,但它自己没法直接贷款,就把钱先贷给一个信托机构,然后再透过信托贷款的方式,把钱借给开发商。虽然我们的银监会在2010年就说要“堵漏”,要商业银行把贷给信托机构的钱移回资产负债表里,但是我们的商业银行总是有办法“打擦边球”,对信托机构是“照贷不误”。所以到目前为止,我们能看到,资金还在从银行源源不断地流入信托机构。在央行公布的2013年第一季度社会融资情况中,信托贷款占比就达到13.4%,同比上升了8.8%。

我们可以再深入地追究一下给信托机构这些钱,都是从哪里来的。当然,一种可能是银行本身就很有钱,银行拿自己的钱贷给信托机构;另外一种情况,银行本身并没有那么多钱,但它又想挣高回报,怎么办呢?它就向老百姓发放信托理财产品,比如说以年回报率5%的价格从老百姓手里拿到钱,再转给信托机构,然后由信贷机构贷给开发商。这贷给开发商的利息是多少呢?可能是15%。这里面,信托机构自己拿走大概3%,剩下的12%就是从银行拿款要付的利息。所以我们的商业银行即使扣除各种手续费,还有应该给老百姓的回报,自己也可以拿到5%左右的收益。说到这,各位明白我们的商业银行为什么要这么疯狂放贷、疯狂卖理财产品了吧。

在我们的政府严控房地产信贷的最近几年里,银行信贷量在全社会融资规模中的比例是呈下降趋势的,但是,信托、典当、租赁这些被西方金融界叫作“影子银行”的金融机构,它们的对外贷款规模却在不断上升。我给各位提供一组来自摩根大通的数据,2010—2012年,“影子银行”的贷款余额增加了一倍,达到人民币36万亿元。这里面,信托机构是“影子银行”的主要组成部分,根据摩根大通的数据,它在2010—2012年间的资产规模扩大了差不多2倍,达到了7.47万亿元的规模,超过了保险行业的资产总额,成为国内仅次于商业银行的第二大金融服务行业。但是我们的政府从2010年,也就是信托机构开始快速发展的时候,就提出要对它的发展进行管控。但结果却是,我们的大型商业银行在利益的驱使下自己开设信托公司,或者想方设法地购买其他公司的信托牌照,并且有意不按银监会的要求,透过“打擦边球”的方式继续让银行向信托机构贷款,结果就是银行对外放贷过多,广义货币供应量突破了100万亿关口,我们面临着非常大的通货膨胀压力。

第二,我们的国有银行揣测政府仍会以大规模投资的方式拉动经济增速,所以有恃无恐的继续大规模放贷。熟悉我的朋友应该都晓得,我从2008年底大规模投资计划一问世就说过,它的投放很可能会带来通货膨胀。其实,我认为政府也在担心这一点,所以我们看到了什么?政府一方面鼓励国有银行给“铁、公、基”项目贷款,一方面又收紧股市、楼市还有民间资本,希望“一手松、一手紧”来防通胀。但结果是,我们的商业银行不顾政府的指令,大肆利用信托这个“影子银行”渠道对外超量发放贷款,既填满了自己的腰包,又支撑了“看上去很美”的GDP增速,最后留下M2突破100万亿,物价普遍上涨这个恶果给我们的普通老百姓。

我们这一届新政府上台后,其实已经非常明确地表示过,对经济增速放缓有容忍度,并且提出要让经济有质量地健康发展。但是我们的商业银行对政策产生了误判。《华尔街日报》披露的央行内部会议纪要里说:“中国央行认为,商业银行之所以会大规模放贷,是因为一些银行认为政府会在经济放缓时出台刺激措施,所以提前布局站位。其中,中国邮政储蓄银行、中信银行、民生银行、平安银行遭到点名批评。”

关于这场拉锯战的过程各位应该都晓得了,在“钱荒”之初,我们的政府坚持不出手,要商业银行自己解决流动性问题。但是到了6月20日,我们的商业彻底因为缺钱而“疯狂”,当天商业银行间隔夜回购利率竟然一度高达30%,7天回购利率最高达到28%。各位要晓得,在平时,这两个利率一般都只是在3%左右。最终的结果各位应该都晓得了,我们的政府在最后还是出手了。

透过上面的分析,各位可以想想看,这次“钱荒”到底是因为我们的商业银行真的没有钱了呢,还是说在倒逼政府妥协,要央行出手补充流动性?我对此不作评价。但透过这次事件,我们可以看到,银行业的改革其实已迫在眉睫了。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