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成人类最大饥荒的体制仍在祸害中国(图)

2013-09-22 05:51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中文版《墓碑》与其作者杨继绳(看中国配图)

【看中国2013年09月22日讯】(看中国记者欧阳光编译报道)据《大西洋》杂志(The Atlantic)9月20日(周五)报道,获奖书籍《墓碑》的作者杨继绳讨论了中共体制如何引发了人类历史上最大的饥荒,并继续给今天造成社会问题。

杨继绳对“大跃进”的研究于2008年首次出版。书中讲述了毛泽东失败的工业化运动于1961年结束,但已造成了世界历史上最大的饥荒。而中国共产党却一直回避面对这一事件,甚至将这段历史从中学教科书中抹去。杨开始意识到,他父亲被饿死并非孤立事件。当他开始调查中国的大饥荒真相时,他发现了一个更大的故事,比他所能想象的大得多。

作为官方新华社的记者,杨能够阅览到从不让公众知道的记录,这让他对这一悲惨灾难有了深度了解,并获得了第一手材料。

五年前在香港出版的《墓碑》这本书,现在被认为是发表出来的关于大跃进最权威的文本。尽管目前在中国大陆仍然被禁,《墓碑》已经成为全球畅销书,并被翻译成多国语言。他对曝光这一致命性饥荒方面所做的努力,令其最近获得曼哈顿学院的哈耶克图书奖(The Hayek Prize)。

《墓碑》不仅仅讲述了在那三年非战争时期,中国至少有3600万人非正常死亡的故事,也是毛泽东指导的政治和社会环境如何颠覆中国农村人口生计的故事。那些不响应党的路线的个人受到惩罚,党对无数人民呼喊救命视而不见。

1960年代初,杨继绳刚刚高中毕业,象当时中国的年轻人一样,他们不会去挑战共产党对历史的解释。但是,当他成为新华社记者后,他意识到他的“新闻故事”离真实情况是多么的遥远。回首往事,杨对自己的写作很不满,他说,“我应该烧掉那些文章。它们让我很羞愧。”

这种耻辱也塑造了杨的未来。“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实事求是’这句成语的意思,但花了10年的时间才真正理解。这句话已成为对我的指导。”

他的研究让他走遍了中国各地,遇到了很多当地官员和省档案馆管理员,他们冒着自己职业生涯的危险让他阅读这些保密记录。他甚至采访了很多本身就犯下罪行的官员。“(今天)他们承认他们对制造这场悲剧负有责任”,杨观察到。“但是,他们的上司负有更多的责任。”

 “共产主义思想令他们相信,步入共产主义是历史的必然,没有任何东西应该阻碍这一进程。他们认为共产主义象天堂一样美丽,所以他们把惩治和消灭那些站在他们与共产主义之间的人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事。他们不感到内疚。”

这给人们的生活造成了巨大成本。杨所采访的受害者,要么是急于说话,要么还很犹豫。事情已经过去了50年,对许多人来说,那段经历仍然过于痛苦不愿提及。那饥荒的深度是骇人听闻的:缺乏粮食的地方,严重到人们什么都吃,从树皮到粘土到鸟粪。最令人恐怖的是,同类相残。最惨的情况是谋杀家庭成员,吃掉对方。

但当时的政治气候极度霸道,甚至连承认粮食短缺都被认为是在“质疑”共产主义理想,谁敢说话就可能被降级,甚至被殴打致死。杨形容说,一位官员坐火车去一个乡镇,震惊地看到在路的一旁躺着很多死尸,每一个乘客都被眼前的景象吓坏了。

在书中,他把大饥荒的真正原因归咎于这个专制政治制度,是这一制度允许这种情况发展,是这一制度让系统内的每一个人都无能为力,无法去影响到他们以上级别的人,而上面的人完全统治了下面的人。这种权力关系现在在中国仍然持续,杨认为这是造成当今中国腐败的头号原因。

他说:“(1966-1976)文革期间摧毁了传统道德,使人们心目中不再受传统道德的约束。中国经济发展非常快,已经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没有相应的政治体制改革。政治体制与毛泽东时代几乎是相同的。今天所有的腐败是权力腐败,也导致了社会问题。”

他说,“这个政府仍然在强调马克思主义的东西。这是他们政治权力的基础,但它是不切实际的。共产主义不会在中国再次抬头。”

杨认为,共产主义制度仍然存在致命的缺陷。“问题不在于毛泽东是不是疯了”,“而是有关整个制度。是这个制度让那时的毛泽东‘至高无上’。在这个体制中,他可以‘无法无天’。”“这一系统现在仍无力监督自己的权力,导致了社会问题。”

他叹气说,“共产主义是乌托邦一样的东西”,“它从来就没有存在过,所以也就不存在何时‘结束’之说。”

经过多年的调查写下《墓碑》一书后,他目前正在写关于文化大革命的悲剧。

(译文有删节,点击看原文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