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解放”全人类?

2013-05-01 13:30 作者:唐开宏 桌面版 正體 7
    小字

三十多年没有听到“我们一定要解放全人类”的豪言壮语了。然而,今天却又在乌有之乡网站中再次听到这种久违的声音。在这篇题为“独立自主,自力更生,要想解放全人类,必先解放自己!”的文章中,作者“荷风掠影”既充满革命豪情、同时又保持着清醒的革命头脑警醒同志说:“中国正在成为全球大国,并是能够负责任的全球大国。一个负责任的全球大国,理应给世界人民创造福祉。换句话说,直到如今,中国人民仍然有着对于全人类的革命道义。就是要想解放全人类,必先解放自己。”

多么熟悉的声音,陪伴着多少年的腥风血雨?没有红色哪有血色,没有“解放”哪有奴役,没有个体怎有集体?从来都不用想起,永无也不会忘记:“解放”全人类!“解放”全人类!“解放”全人类!

三十多年前,“我们要解放天下三分之二的受苦人,进而解放全人类”,曾是中国非常流行的“豪言壮语”——尤其是充满崇高革命理想的年轻一辈更是对此深信不疑。那时政治老师不断地告诉我们说: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人还没有“解放”,他们在万恶的地主和资本家的剥削和压迫下,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过着牛马不如的痛苦生活……所以,我们必须遵照毛主席他老人家关于“胸怀祖国,放眼世界”的亲切教导,发扬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精神,支持世界革命——只要“解放”了全世界受苦的人民,我们的革命重担就可以放下了。到时全世界实现了共产主义,我们的日子就幸福无比了……

毛泽东再三说:我们用28年“解放”了全中国,再用28年还“解放”不了全世界吗?多么宏大的理想!那些年,我们都快饿死了,还要从牙齿缝里挤出粮食支援亚非拉,因为在伟大领袖看来,手心手背都是肉,世界革命一盘棋呀!

不过,有一段时间,我对一件事情总是感到十分困惑——既然美帝和英帝是我们中国人民的死敌,为什么我们还要学英语?有一次,我对英语老师提出了心中的疑问。

而英语老师最令人佩服的地方,还是他极为丰富的想象力——面对着同学们学英语的疑惑,他用一种十分庄重严肃的口吻告诉大家说:“你们都是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你们肩负着“解放”全人类的革命重任。如果连英语都不会,将来怎样与世界人民沟通?打个比方,如果将来“解放”了美国,派你们到美国搞“土改”,你们不会英语怎么能行?……”

我那时曾多次梦见为了“解放”全世界,我们红卫兵提溜烧火棍打到了美国,就在即将把五星红旗插到白宫楼顶的时候,战友为了掩护我,牺牲在白宫华丽的台阶上……。

王小波先生在杂文《救世情结与白日梦》中,对此更是作过令人捧腹的讽刺和自嘲,原因是当时在云南当知青的王小波先生,竟也一度想越过中缅边境去参加缅甸人民解放军,去“解放缅甸”人民——只是后来他想:“我不认识这些受苦人,不知道他们在受何种苦,所以就不知道他们是否需要我的解救。尤其重要的是:人家并没有要求我去“解放”,这样贸然过去,未免自作多情。这样一来,我的理智就战胜了我的感情,没干这件傻事……”

正如王小波先生所言“像我这样的蔫人都有如此强烈的救世情结,别人就更不必说了。”

“解放全人类”,好大的一个词儿,乍一听,不象是人说出的,而象是超人类、智能人说出的,象从宇宙某处发出的声音。但经证实,这话确实来自于凡人而非超人,滑稽的是,这些信誓旦旦要“解放”全人类的,都是一些贫穷、落后、愚昧的民族;自己食不裹腹衣不蔽体,反而坚信其它人都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就是这些最愚蠢的人,信心最足,志气最大。

金二胖子就是这么一个典型。金二胖何许人也?网云:金日成日成金正日,金正日正日高句丽。金二胖,名讳金正日,高丽国君,此国全民皆瘦,唯金二独胖,江湖俗称金二胖。这一位金二世金二胖子,红色贵族,将门虎子,秉承太祖血统,深得马教真传,素有奇志,风云变幻但豪情不减,坚持以“为人民服务”为己任,以“解放全人类”为天职。尽管国家贫弱不堪,但金二始终认为自己才是救世主,高丽才是世界的中心,才是世界希望之所在。

但是,旁观者是清醒的。金二胖子,以及类似金二胖子的人是不是救世主,金二胖子的信仰及其坚持的主体思想是否就是人类社会的真理,北韩是不是未来世界的希望,我想这是不言自明的。问题是我们看清了别人,是否看清了自身?如何看待“解放”全人类的这一残暴梦想?作为东方愚昧民族,至今仍有亿万人为其蛊惑,仍有数千万中学生无法接触真相的窗口。

什么才是人类的“解放”?怎样才能获得“解放”?由谁来“解放”?这是需要弄清楚的问题,这些问题必须重新评价。如果我们不能意识到一种邪恶的力量和思想的存在,如果我们的心理和文化还继续受其支配,这必将为自己、为他人以及为整个人类社会带来灾难。

所谓“解放全人类”,在“革命”实践中,无不变成了武装征服和思想控制,然后再控制“被解放者”的一切,“解放”越彻底,受制越彻底。有“解放”情结者,主要出于大一统心理:思想统一、文化统一、制度统一,甚至连人的言行举止都统一,这就是“解放”者所设想的天堂生活,并要通过暴力强加于别人。

历史证明,“解放”者才是最大的奴役者,苏联红军“解放”了东欧,但正是这种“解放”把东欧置于了苏联的魔爪之下,依照苏联模式建立的东欧各国,残害了无数的生命,并严重制约了社会经济的正常发展。20世纪将被作为人类历史上死亡最惨重的世纪载入史册,“解放”者夺走了估计高达一亿无辜的生命。在“解放”的背后,“隐藏着一个个家破人亡、梦想破碎的人性故事,他们的生命被那些追求极权主义权力的家伙无情地消灭。”

历史证明,“解放”者才最需要被“解放”。一种宗教般狂热的信仰主宰了“解放”者头脑和思想,他们被极权主义者把玩于股掌之间却全然不知,认为除了自己是幸福的,全世界的人们都处在了被压迫中,因此肩负着“神圣的使命”。狂热的信仰加上被当权者的愚弄,他们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在他们眼里,领袖指示就是真理。他们的头脑被囚禁、眼耳口舌被监控、财产被剥夺,然而他们却还要把这种“幸福生活”施加于人,因此他们要斗争、要“解放”、要杀戮。他们“不仅夺走了受难者的生命,他们还企图盗窃他们的人性,抹杀他们的记忆。”事实证明,他们追求的天堂,正是地狱,他们没有“解放”别人,也没有使自己获得自由,这种最需要被“解放”的人,是不可能“解放”他人的。

人类应该得到“解放”,但要避免那种强加于人的“解放”、避免信仰狂热分子带来的“解放”。那么怎样才能“解放”?欲得“解放”,必须要从强权中“解放”,从道德愚弄中“解放”,从集体思想的欺骗中“解放”,从国家主义中“解放”,从意识形态中“解放”。“解放”,是个性的“解放”,是人性的“解放”,是社会发展的“解放”。

有智者说:你统治了全世界,然后解散全部军队,然后解散政府,关闭所有政府机关。人民才可以得到暂时的“解放”。

我常突发奇想:世界最尖端的武器、最新的科学技术、最强大的武装力量,掌握在这些人美国人手中,还是挺合适的。如果掌握在我们中共手中,我们能做出些什么?

请先设法把你自己的日子过好吧,世界上的文明是多样性的,不要试图去“解放”全人类,重蹈暴君的覆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