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废劳教拉锯战 江派阻挠涉水深(图)

2013-04-20 05:52 作者:杨浩 桌面版 正體 7
    小字

【看中国记者杨浩综合报导】近日中国《Lens视觉》杂志发表了2万字调查报告《走出马三家》,曝光了“模范劳教所”马三家对在押人员实行的酷刑迫害,该文随之被海内外众多媒体网站广传,紧接着又遭中共中宣部“封网”;几天后又解冻了有关消息。

有海外媒体指出,官方对曝光报道开绿灯反应出高层对劳教制度改革存在分歧,面对周永康等保守势力的反对,改革派有意通过媒体释放一些有利推动改革的信息。

马三家劳教所
《Lens视觉》杂志近日发表了一份2万字调查报告《走出马三家》,曝光了当局“模范劳教所”马三家对在押人员实行的酷刑迫害。

废劳教制度“报、禁”交替登场

1月7日,新任中共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在中国政法会议上宣布,中共将报请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后,今年停止使用劳教制度。新华社随后发表文章说,“期待把维稳式劳教扫进历史垃圾堆”。

不料新华网,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报导的相关新闻随后被迅速删除。

然而,2月6日,云南提出劳教制度改革;10天后(16日)中共中央委员会主办的《求是》杂志在最显著位置刊登孟建柱在1月7日政法会议上的讲话节选;3月3日,湖南也对外宣称已停止劳动教养审批。

据法广报导,中国在押的劳教人数官方统计为19万人,据劳改基金会的统计数字是50万人。

两会期间新旧势力再论证

中共最早设立劳教制度是在1956年1月10日,中共高层发布了《关于各省、市应立即筹办劳动教养机构的指示》,该指示指出,对于劳动教养的法律依据,“将由国务院提交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加以考虑并做出决定。”

今年4月14日,新华网在“劳教制度改革路在何方”一文中称,“只要人大和国务院点头可以执行废除劳教”。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两会后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说,有关中国劳教制度的改革方案,年内有望出台;而新任人大委员长张德江在人大内务司法会议上公开指责列席会议的孟建柱“在劳教制度存废重大是非方面立场出现偏差,陷入‘激进改革’的敌对势力圈套。”让人们不难看出废除劳教制阻力来自人大而不是国务院。

有报道称,在中共两会前,前中共人大委员长吴邦国确定:有中共党员身份的全国政协委员与人大代表,在两会上对劳教制度“可以讨论,不允许提案”。所谓的民主党派也不作该方面的提案。

然而,司法部部长吴爱英3月7日接受采访时也表示,劳动教养制度改革正在积极稳妥推进;9日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副主任郎胜告诉记者:“劳教制度需要进行改革,用不了太长的时间,大家就会看到成效”;同一天,原政法委副秘书长、现政协委员、中国法学会常务副会长陈冀平也向记者表示:“停止执行劳教制度的时机已经成熟。”

人性呐喊 再爆劳教黑幕

大陆《财经》旗下的中国《Lens视觉》杂志4月7日发表了一份14页长、2万字的调查报告《走出马三家》,该报导通过采访从马三家走出的上访人员,曝光了中共“模范劳教所”马三家对在押人员实行的酷刑迫害。

该文指,被劳教人员披露,她们经历了小号、大挂、电击、灌食、毒打、老虎凳,死人床、长时间劳役……种种惨无人道的酷刑,甚至怀孕妇女也被强制劳教。

8日,辽宁省官方迅即发出消息称,针对这一报导,迅速成立了由省司法厅、省劳教局和驻地检察机关组成的调查组。

MWC新闻4月11日称,由于当局围绕“法轮功”的严密审查,《走出马三家》一文中明显缺失的是没有提及法轮功习练者,然而,文章中确实点到了一群“特殊的人”,他们是一些特定酷刑和虐待的首要目标。

美联社4月9日报导说,《Lens视觉》杂志对马三家劳教所的虐待报告跟法轮功精神运动成员十年前向国际社会作出的投诉相吻合。

海外人权组织曾经报导马三家劳教所警察在2000年10月期间,将18位女法轮功习练者衣服扒光后投入男牢房,任其强奸,致使至少5人死亡、7人精神失常、余者致残。

习李阵营再与江派过招

就在海内外媒体微博大量报导转载《走出马三家》文章的第二天(8日),各大媒体接到中宣部的命令,要求“对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报导及相关内容,一律不转不报不评”,于是各大网站迅即删文和删贴。

4月12日同天传来湖南“上访妈妈”唐慧女士案子和方洪即“方竹笋”案子均败诉。而两案都触及劳教的深度弊端。

就在唐慧女士案子败诉的当天晚上,新华网同时在首页出现两篇有关劳教文章。其中一篇名为:“中国劳教制度改革不会因上访妈妈败诉而止步”;而另一篇甚至还重提了1月7日孟建柱有关废除劳教制度的讲话。之前遭全部删帖的马三家酷刑报导在中国大陆网站也“复活”;微博又开始出现大量有关马三家的帖文。

不过,19日晚《新华网》发文声称,调查结果表明《走出马三家》一文存在严重失实的问题。文章称,调查组认为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多年来始终坚持党的劳教工作方针政策和有关法律法规,不断加强执法规范化管理,所谓教育转化了一大批〝法轮功〞学员,并指责《Lens视觉》杂志大量使用法轮功媒体的所谓〝恶意攻击用语〞。

然而,媒体和民众对调查持有质疑。据悉,该调查组副组长劳教局局长张超英2001年以前就是马三家的院长,因紧跟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习练者,被提升为劳教局局长;而调查组组长辽宁省司法厅厅长张凡也是江打压法轮功习练者的〝得力干将〞,外界纷纷质疑该调查组自己查自己得出结论的真实性。

无独有偶,有报导爆出,在马三家被打断三根肋骨的酷刑受害人辽宁抚顺访民朱桂琴透露,辽宁当局的调查实际就是想取反证,以此来推翻受害人的控诉和存在的酷刑问题,避免境外〝敌对势力〞,和所谓别有用心的人损毁所谓国家、党的形象。

中国大陆维权人士胡佳也在推特发消息说,所谓的调查组并非调查劳教所对被劳教女性公民的人权侵害,而是要查清内幕是如何泄露并被媒体〝炒作〞的。

媒体连续几次对劳教进行相关报导发音不同后又删除实属罕见,足见中共高层分裂明显诡异。

海外资深媒体人士周晓辉指出,可以肯定的一点是,《Lens视觉》杂志能刊登这样的重磅文章,如果不是来自高层授意和安排,是不会顺利见诸媒体的。这是为废除劳教制度、实现习近平的“宪法梦”做铺垫。

他还说,对刘云山封杀媒体密令的反击,这再次说明了江系已不能如其所愿彻底掌控媒体,也再次表明高层博弈双方角力之激烈。

据法广报导,《解放报》一篇格朗日罗的文章分析中国媒体近期发表的有关劳教所黑幕的调查报道背景,指反应出官方的态度。文章引述上海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新闻学教授的话说,官方对曝光报道开绿灯并不说明放松了对新闻的管制,而是反应出高层对劳教制度改革存在分歧,面对周永康等保守势力的反对,改革派有意通过媒体释放一些有利推动改革的信息。

江派阻碍废劳教制度涉水深

一直以来,中宣部和政法委都被江派把持,成为执行江镇压法轮功习练者和异议人士等的重要机构。刘云山、张德江对抗习近平强调的“宪法的权威在于实施”,就废除劳教制度与习李进行着激烈拉锯角力是有其原因的。

2005年12月,国际著名人权组织“人权观察”公布,在中国的劳教所里,法轮功习练者是人数最多的被关押群体,而且往往遭受最长的关押期和最坏的对待。

2008年美国国务院、美国国会美中委员会表示,中国的劳教所里被关押者中一半以上是法轮功习练者。

《新华网》在4月19日的报导中,主动提及〝法轮功〞也间接承认了劳教所中大部分被关押的是法轮功习练者的事实。

江泽民自1999年7月20日开始打压法轮功后,被国际多个法庭起诉,此前多有媒体报导。

2005年6月29日,海外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发布了对“中宣部”刘云山等人的追查通告并称将已经掌握的事实和证据提交给国际法庭、人权组织和各国政府,包括提交给2005年7月1日成立的《悉尼国际法庭》以反人类罪行起诉。

2005年11月8日,时任中共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在澳州出访,也被澳州法轮功习练者以酷刑罪将其告上纽省高等法院。据追查国际调查显示广东省是全国镇压法轮功的严重省份之一。

中国知名维权律师江天勇也向德国之声透露,中共当局前些年的劳教对像主要是法轮功人员,近年又作为对付访民、异见人士等的“利器”。

新华网在2012年10月12日的一篇报导中承认,“劳教制度被一些权力机关当成迫害无辜群众和打击上访者的便利工具”。

美联社报导说,《Lens视觉》杂志的报导给中国改革派废除劳教制度补充了弹药。

BBC报导,《Lens视觉》杂志的文章刊登后,引巨大舆论反响,要求废除劳教制度呼声再高涨。

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接受媒体访问时称,劳教制度从根本上来说违反了立法和宪法的规定,但这一制度已成为地方政府部门的维稳手段,废除的难度是非常大的。

但江天勇认为即使官方明令停止劳教制度,还会派生出其他的任意限制公民自由的方式,如“黑监狱、强迫失踪、被精神病、进入学习班”等,“只要不改变当前体制,维稳必然会继续,只要有维稳,就会有对维稳对像控制的措施。”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