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时代周报 李双江只唱政治颂歌凸显时代荒诞 (图)

2013-03-05 00:22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2013/03/04/20130304000538274.jpg

时代周报 李双江只唱政治颂歌凸显时代荒诞

李双江兼有声乐演员和军人双重身份,但职业经历则远不如必须通过电波、舞台和荧屏呈现的颂歌履历那样透明而单一,而是充满着缺环和传言而往往语焉不详。

李双江之子因涉嫌轮奸被拘一事,不仅掀起了舆论的浊浪,还搅成了争议的漩涡。细观浊浪,情绪激荡而真相混沌;再看漩涡,传言风起,虚实不定,连当事人是否未成年人居然也疑点重重。而随之而起的保护其子未成年人权益的唿声,甚至模煳了轮奸恶行如何依法惩处这一焦点,偏离了被强暴的女性也是未成年人这一重点。

众声喧哗中,“养不教,父之过”的传统观念和陈旧视角,一直在力争上游大行其道,几乎成为了主旋律的一部分。但是,综观新旧媒体上沸反盈天的吐槽,即可见,若仅着眼于目前李双江的“父亲”身份和“特权”地位,只不过是呈现一个纹理清晰醒目的横截面罢了。而要更深入地观察和思考李双江之子不断“坑爹”的前因后果,就有必要拓展视界,不为横截面所局限,从而更多了解李双江的立体人生,以助益于事件真相的探究和教训的汲取。

李双江以歌唱知名,是国内着名的男高音歌手—富有特色的“军旅歌唱家”。同时他也是声乐教育工作者,供职于军方艺术院校,担任拥有行家认为相当于少将待遇的军中最高的一级专业技术文职干部。

从其艺术履历看,1939年,李双江出生在哈尔滨一个平民家庭,自小热爱唱歌,遭父亲反对而得母亲支持。小学五年级时,他曾在哈尔滨人民广播电台录制歌唱节目—可证他嗓音条件不错,有唱歌的禀赋。1959年,李双江考入中央音乐学院声乐系,受教于名师。毕业后参军,一度在新疆军区文工团担任歌唱演员。十年浩劫期间,因替电影《闪闪的红星》配唱插曲《红星照我去战斗》而声名大振。上世纪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为其歌唱生涯的黄金十年。

在整个歌唱生涯中几乎只唱政治意味浓烈的颂歌,并不仅仅是李双江一个人艺术履历中单调而突兀的特征,而是他这一代人共同的命运。故而,在其子事发后,有网友搜出李双江演唱的《美国兵是废货》录音加以展示和调侃,未免苛责。冷静地看,这与其说是嘲笑李双江演唱的愚昧,毋宁说是凸显了那个时代的荒诞。同时,李双江在网上被戏称为“红歌少将”,除了其“文革”期间多有红歌问世之外,在近年重庆唱红中,他也是颇为耀眼的一员。不过,在上世纪80年代拨乱反正时期,李双江曾为控诉“文革”罪孽的电影《枫》配唱的插曲,属于其颂歌历程中极为罕见的例外,故而很有必要提及。

李双江兼有声乐演员和军人双重身份,但职业经历则远不如必须通过电波、舞台和荧屏呈现的颂歌履历那样透明而单一,而是充满着缺环和传言而往往语焉不详。比如,他以优秀成绩大学毕业后,被批准入伍,却被远放到新疆,个中的原因就扑朔迷离、欠缺具体而合理的介绍却传言甚多。但在新疆军中养过猪、当过炊事兵,则真是他自己也津津乐道的事情。

李双江夫妻携子从小出席各种演艺电视活动,其子4岁出任申奥形象大使,在夫妻心中,儿子天分极高,“玩电脑犹如玩钢琴”,“英语单词一背就是几千个”,“不可能学坏”,爱好冰球,为此13岁赴美留学……与其说是自夸自耀,不如说是夫妻忙于在各种舞台上抛头露面,儿子不得不隔代抚养,疏于父母教养而亏欠负疚的说辞,也是夫妻对儿子一味娇生惯养不敢管束的口头写照。

如今,儿子尚未成年,业已身败名裂,未来不知如何谢场;而老子一辈子,则大有休止于悲歌一曲之势。此情此景,不仅仅是李双江及其家庭的悲剧,也是整个社会家庭和社会教育失败的缩影。


原标题:“富二代”问题主要出在家庭教育 / 新快报

“我们常说富不过三代,如果一代不如一代,肯定会富不过三代,而这其中,孩子的家庭教育是关键。”近日李天一涉嫌轮奸案件,引起了人们对富二代教育问题的广泛关注,全国人大代表贺优琳认为,父母在家庭教育中对孩子有潜移默化的影响,“上梁不正下梁歪”,父母需做好表率作用。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