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英媒:中国当前的反腐运动 党走不了多远

2013-02-18 09:04 桌面版 正體 11
    小字

【看中国记者谢嘉玲编译报道】据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2月17日(周日)报道,对河南郑州汽车客运东站来说,中国的农历新年假期是一年最忙的时候。但拥有该客运站的书院街村的官员们抱怨说,从该客运站每开出一辆客车,就意味着由于腐败而损失一份收入。

当地共产党党委书记范建辉(Fan Jianhui 音译)在把持着该客运站的运营,作为他的私人业务,尽管当地官员进行了街头抗议及投诉,但当局一直没有对范建辉的行为予以调查。

该案例说明中国的执政党为确保最基本的治理标准,在艰难的挣扎,即使是其新的领导人习近平承诺要铲除腐败。

中共新的党总书记习近平上个月表示,党必须“老虎和苍蝇一齐打”,并补充说在调查腐败中,无论谁参与了都没有例外。

当局下令干部们减少奢侈的宴会,及要采取更谦卑的生活方式与公众共鸣。对一些官员的迅速调查,及一些官员因涉嫌腐败而被暂停职务,这在中国充满活力的社会化媒体中令对当局的期望升高。

不过,多数专家警告说,党走不了多远,因为它拒绝外界监督。

在上海的律师严义明(Yan Yiming 音译)说:“更大的透明度、法治和民主的规则才是反腐败斗争唯一真正有效的方法。当前的反腐败运动不具备任何这些特征。在这方面,这与以往的运动一样,不能指望会更有成效。”他多年来一直在为提高政府的透明度而努力。

虽然党没有意图会分享手中的权力,但它自己的专家们说,为了至少在限制腐败上有一些进展,需​​要进行一些结构性的变化。

“当前的运动式反腐败斗争是不可持续的”,中国社科院教授汪玉凯(Wang Yukai 音译)说。他说,有太多彼此独立的机构去打击在党、警察和司法之下的行贿受贿,很多的调查就被卡住了。

抱怨郑州汽车客运东站腐败问题的地方官员们花了超过一年的时间,向党的内部腐败监督部门、党负责人事的部门、警方及地方检察院反映范建辉的腐败问题,没有任何结果。

领导该举报行动的村委会官员范建强(Fan Jianqiang 音译)说,“我们还没有从党的这些机关那里得到任何回复。检察院办公室打发我们向警方报案。警方说,他们有上面的指示,不能插手该案。” 范建强与党委书记范建辉没有血缘关系。

范建辉不否认他把该客运站当作其私人业务来运营,但他说,这样做是因为他在1998年签订的合同。但原告委托的第三方审计估计,该合同上的签名不超过7年前,这表明它是在范建辉做村委会负责人时签写的。他于2008年竞选连任村委会主任失败后,被任命为当地的党委书记。

当地的经济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该公交客运站,范建强估算,该村在2006年至2012年期间应该可以获得4300万元人民币的净利润。

因此,村民们决心继续战斗。他们对党委书记范建辉提出了民事起诉,并对其合同的有效性提出质疑。

这种自信已不是例外。中国公众正在借助于微博站出来发声反对腐败。观察家们说,微博已经在中国缺乏透明度的制度里成为一支独立运作的力量。

上海律师严义明说,“政府一直没有积极的在增加民主监督来加强反腐败斗争。但感谢互联网,(中国)社会上整体的透明度在增加,这也体现在了反腐败斗争上。”

党正在现有的政治体制中寻求如何利用这股力量。

汪玉凯补充说:“在西方,他们通过行政、立法和司法权力的相互监督来实现廉洁。在一党统治下,反腐败斗争会更困难。”

“西方国家肯定有我们可以借鉴的东西。”

但是,即使可以这么做,会把党置于一个两难的境地:全面披露腐败问题的严重程度,可能会摧毁党仅剩的“声誉”。

新加坡国立大学中国政治专家博智跃(Bo Zhiyue音译)说:“如果你把腐败定义为工资与资产之间存在差异,那么(中国)99.95%的官员,从上到下不同级别都是腐败的。因此,要全部根除是不可能的。”

点击看原文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