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不堪回首话当年 寮共“解放”寮国时(组图)

2012-12-21 16:26 作者:罗斯南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连载5:想当年,忆当年,不堪回首话当年 巴特寮解放寮国的当年事

1975年春夏之间,约在四、五、六月法属印支三国战云密布,烽火连天。首先红高棉军攻入首都金边市,紧接着越共部队也攻进了西贡,最后寮共(巴特寮)军队也涌进了永珍市,在毫无抗抵、不费一兵一卒一粒子弹的情况下,进入首都永珍市,记得当时永珍市的居民百姓还沿街欢迎寮共军的进驻,数月间全寮国变成了红色天下。


寮国首都永珍市街头一景

在寮共掌权前数年,寮国政府协议由中、右、左三派政党和官员组成“中立的联合政府”,并准许少数寮共军进驻永珍市(以保护左派官员安全为由)。

但当印支三国局势紧张,柬越先后被共产党占领后,寮国联合政府中右派军政官员和眷属亲友们非常惊恐,匆忙逃到近邻的泰国去。有一部分留下来的,当寮共接管政权后都被邀请到寮国北部老解放区的省份观光旅游。但结果是:有去无返,变成俘虏。

有一次我的朋友(中立派官员)请我午餐,席中有一位左派部长级官员。在酒后闲聊中,我不客气询问:“为何不给右派公务员回来永珍帮理国事?”对方坦诚解释说:因为我们长期生活在农村,干革命事业、城市管理知识不及他们。没有其它良策,只好请他们到老解放区观光,然后软禁起来劳动改造,接受新革命思想的教育。我说:这样做岂不是失信于民吗?但他说,为着巩固革命果实,为着巩固政权,避免发生意外,只好有此决定。我无话可说只好沉默。


寮国首都永珍市一座纪念碑

高棉、越南、寮国三个印度支那半岛上的国家,在骨牌效应下相继变色,由原来的中立国家变为红色的共产国家。虽然寮国没有发生内战,但由于先有惧共心理,后又因工商业停顿,找工作不容易,生活困难,多数人民百姓惶恐不安,前途茫茫,再加上当时极左势力抬头大搞阶级斗争,华侨商人首当其冲!又寮国农民因当局收购粮食的价钱比泰国低廉很多,民心不服,纷纷设法出国求生,逃离的浪潮席卷全国。1975年至1985年十年间可以说是印支侨民大举逃亡海外远走欧美人数最多的时期,三个国家有百万之众的难民。

由于逃离寮国的人非常多(包括华侨、越侨),而泰国是近邻,以湄公河为国界,故逃亡到泰国的难民络绎不绝,长达十年之久。联合国亦在泰国边境设立数处“难民营”收容难民,然后分送到法国、澳洲、加拿大、美国等西方国家去生活。有一部分经济条件比较好的家庭则自己设法以旅游身份先到泰国、台湾、香港、澳门,然后再设法远走欧美等经济比较发达的国家去谋生,逃亡的浪潮,延续了十年之久。

寮共接管政权后,为着巩固政权,除上文提及的软禁做法之外,对控制和教育人民百姓方面则采取保甲制度;以保甲长为最基层干部,熟悉街坊,利于管理。常汇集民众到寺庙开会,由干部宣传寮共思想,俗语就是“洗脑”。晚上每户必须派一人轮流值班,巡查街巷,保护安全。又时常要每户派一人到农场或飞机场去割草干活,实行劳动教育。记得当时适值湄公河水涨,为预防水淹城市,每户要派一名劳动者筑堤防洪,人头涌涌,轰轰烈烈真是热闹非凡。当时我还在永珍市,也亲自去参加,否则有抗命之罪!顺应时事,改造自己呀!

寮共掌权后,人心惶恐不安,社会动荡,工商业普遍停滞不前,离境出逃的浪潮席卷全国。人们纷纷各找门路和秘密离境,不宣而走,往往连最亲近的亲戚朋友都不知道,恐怕泄露消息闯祸,只有一同赶路的家人知道。一批一批的老百姓离开了寮国,尤其是外侨,但多数是偷渡湄公河到近邻的泰国难民营暂时住下来再找出路。经济条件比较好的人士为着安全起见,设法找门路正式签证离境。

在如此艰难困苦的环境下,留下来毫无前途可言,但由于我家上有两位高堂(老母和岳母)下有六个儿女尚年幼,弃家离开,谈何容易,何况还有一些商务和不动产待理,颇有舍不得离开之感。我自认为在永珍市生活了卅年之久,慈善为怀,帮助他人,热心社会公益的奉献,待人和善,从不欺压人或做亏心事,相信居住下来看顾二位老人家应无问题。但为着儿女的前途只好设法让三名较年长的儿女先到泰国和香港求学或谋生。我夫妇俩及三名较年幼的儿女则留在身边同在永珍市生活。


寮国寺庙一景

1978年年底中越边境发生战争,我十二岁的幼子和他求学的帝都中学的一些同学犹豫游水偷渡湄公河到达彼岸的泰国难民营。当时局势很紧张,偷渡湄公河是很危险的,寮泰两国的边防军,当发现有人偷渡湄公河,双方都会开枪扫射,一方开枪对方不甘示弱,即刻用枪回应,九死一生,非常危险。但年少的学生哥天不怕地不怕冒险去偷渡,不少死的冤枉,实在不值得冒此九死一生的危险(当时他们都是秘密行动,绝不会给家长知道,只留字条就出走。)及后,两个幼女又再三要求离开永珍市到外国去。为着儿女的前途,我居住下来的心开始动摇了,便逐步筹划离开寮国另找生路。

1979年春我正式申请出国,获批准后便携眷六人包括年迈的老母(当时老母有88岁高龄)、妻儿乘坐飞机到泰国曼谷暂住下来。我在永珍市还留下二间店铺和众多家具、货物以及奔驰名牌汽车给工人看管,同时照顾和看护岳母(该工人是岳母养子)。
1983年我又举家移民法国,还有妻儿共五人。老母亲则留在广州市由我大家姊和外甥们照顾。至今我们在法国巴黎生活了廿余年,人地生疏,尝尽了酸甜苦辣的移民生活。尚幸晚年还能享受到法国的良好老人福利,而且儿女已成家立业,孙子成群、宗枝奕叶茂盛,儿孙满堂享天伦,稍慰老怀!

中国首发 转载注明出处

来源:看中国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作者罗斯南相关文章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