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不屈于独裁暴政统治的五七难友马力生(图)

生当为人杰,死亦是鬼雄

2012-08-14 12:50 作者:铁流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2009年秋,我去云南冲腾瞻仰当年为抗击日寇,保卫大后方浴血奋战达三月之久,而壮烈牺牲的近万名中国远征军,取道保山市看望了那里众多的难友。陪同我前往的是昆明市赵汉科和吴明春两位难友。赵汉科是离休干部,12岁时因追求民主自由参加了“边纵”,出入生死历经多次战斗,为解放云南几乎献出生命,在1957年“反右运动”中沦为右派分子。他和我样一直不向毛共“认罪”、“投降”,坚持当局必须为右派彻底平反,发还22年拖欠工资,是云南地区批毛反毛的一杆旗帜,也是昆明难友中的领军人物。

他虽年迈七旬,却驾着一辆面包车全程陪同我翻山越岭足遍滇西。,那晚我们寄宿保山市,临夜叩访了已故难友马力生的儿子。马力生是保山市响当当的人物,在老年的教师中以至全市教育界男女老少没有不知道他大名的。他是云南保山第一中学教师,1957年受到政治迫害,被错划为右派分子,后又被打成反革命蒙冤入狱。为了维护人的尊严,他自始至终不认罪,因此惨遭摧残折磨。二十几年的牢狱生涯竟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时间是被单独囚禁在空间狭小,不足两平方米,暗无天日,生存条件极其恶劣的囚笼之中,其精神和肉体遭受的双重酷刑前所未有,大大超出了人所能够承受的极限。但他始终坚守着理想与信念,以钢铁般的意志守护着自己的精神家园和人的尊严,顽强抗争直到被宣告无罪。

1913年他出生在保山板桥一户回民家庭,自幼天资聪颖,勤奋好学,酷爱绘画艺术,其绘画天赋曾经受到1942年莅临保山的徐悲鸿先生的高度评价:气韵不俗,笔调大方,将来造诣正未有艾。在悲鸿大师亲自面授指导下,他的书画技艺更上一层楼,并取得了十分丰硕的成果。1946年他南下缅甸,在仰光举办个人画展,效果颇佳,获缅甸政府表彰。他才学出众,十八岁即从事教书育人的工作,一直在当地任教。滇西抗战期间,他积极投身于爱国救亡的宣传活动。在日寇对保山的大轰炸、细菌战中他死去了包括妻子儿女在内的数位亲人。虽然每天笼罩在死亡阴影之下,他仍然坚持记日记,真实记录下了日本法西斯的罪行,为世人留下了珍贵的、具有史学价值和爱国主义教育意义的《马力生滇西抗战日记》。这些日记尘封了六十多年他去世后才人被发现,经新华社、中央电视台报道后立即受到海内外专家学者的广泛关注,被称之为“中国的‘拉贝日记’”。

他出生于回族世家,最早受到的是伊斯兰传统宗教思想与文化的教育,后来又受到了中国传统儒家文化思想的教育。他思想敏锐,见地深遂,儒家称:“仁者爱人”。他则认为:“大公无私之为仁,仁者智,仁者勇,仁者无忧”。对本民族的信仰他也有自己的认识,他说:“‘真主’即‘真理’,回族就是信仰真理的民族,‘唯真理是从’是做人的原则!”

1957年的整风反右运动中,他为犯了小错误的学生遭学校批斗和开除鸣不平,同时对学校管理方面存在的问题提了点建议,竟因此被划成右派分子。在被奴隶般的劳动教养,从事挖矿、开荒等艰苦劳动期间,他虽然不承认自己是右派,但还是愿意通过劳动使自己得到锻炼。然而想不到的是在劳教农场里竟又被强加了无中生有的罪名,受到更加残酷的批斗,被关进了禁闭室,逼他写认罪书,他不写,不几天即宣布他是“反革命”被判刑五年。事情的发展一再触及了他做人的道德底线,使他无法容忍,从此走上了对抗之路。他公开对那些使用暴力企图强迫他认罪的人说:“压迫力越大,反抗力越强!”

在万人宣判大会上他昂首怒吼“我不是反革命!”把判决书当众撕毁。被强行送进监狱后他立即声明:“我没有接受过判决,不是犯人,不能以犯人对待!”他无视监狱“抗拒从严”的一再警告,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不签字、不盖手印,拒绝办理任何入狱手续。不接受犯人编号,从不回答监狱里的点名叫号。不穿囚服,甚至自己带去的衣服被打上编号后也坚决不穿。不理发,不剃犯人头。不参加犯人的学习、劳动。于是,从入监当天起他即被戴上脚镣手铐直接投进单人牢房——令人恐怖的小室里关锁起来,随后又组织犯人对他进行了轮番的批斗,但都没有效果,于是,他被长期囚禁在了小室里。

在小室里面的他戴着最沉重的脚镣,重的达三十六公斤,双手被反铐在身后,吃东西只能像猪狗一样匍匐着身子用头去地上拱着吃。时间一长,身上穿着的衣服烂朽了,又因为生满了虱子咬得他无法忍受而被他撕扯光了,因为始终拒绝监狱施舍的衣物,于是,竟到了赤身裸体的悲惨地步。

被长期囚禁在小室里面的他赤裸着身体,手脚又被镣铐束缚着,既要经受严冬的寒冷,还要忍受盛夏酷暑时节蚊虫的叮咬,以及疾病、饥饿和时不时被人拖出去批斗、捆绑吊打等一系列危及生命的考验。

监狱里面的人都知道,一旦被关进小室就只有两种选择:要么投降,要么自杀。但是,马力生既不投降,也不自杀,而是以钢铁般的意志抵抗着非人的折磨和各种难以想象的困难与严峻考验。

在二十多年的冤狱生涯里,他曾被两次判刑(第一次被判五年,第二次被判十五年),监狱还曾上报要将他枪决处以极刑(幸未获批),但不管怎样他就是不低头、不认罪。不论是在批斗场上,还是在万众瞩目的公捕公判大会上,还是在随时都会被处以极刑的死亡危胁中,他从来都是面不改色,毫不畏惧,或者大声作无罪辩护,或者愤怒遣责法西斯暴行,或者当面驳斥监狱领导的观点,或者当众与管教干部进行辩论,还用绝食的方式进行过抗议。不仅如此,还公然向监狱当局递交要求恢复人权自由的《意见书》和《呼吁书》,甚至画讽刺漫画粘贴在小室的墙壁之上。总之,只要一息尚存,他都会用自己能够做得到的方式进行着不屈不挠的抗争。

他的这种态度和表现在那个左倾错误思潮严重泛滥,对专政对象残酷斗争、无情打击,动辄施行暴力的年代是极其少见和不易的,以至于连监狱里原来一直斥责他顽固不化的某些监管干部也不得不佩服他是真正的硬骨头,有的还将他的事迹悄悄的传颂到社会上去。

有目击者曾经留下这样的文字记述:“马力生先生经常被拖出小室外强迫他认罪,不认就打,至少每星期一次,他依旧不服,经常被打得鼻青脸肿,动弹不得,但他宁死不屈,一直不肯低头。面对无坚不摧的强大暴力,他临危不惧,镇定自若,坚信自己是清白无辜的,在被拷打中,忍无可忍时,他多次发出狮子般的吼声,表明他宁死不屈的决心,因而更加激怒对方,招来更大的灾难,经常遭受毒打,不是鼻青脸肿,就是口眼冒血,临了,仍被拖进禁闭室。想到他生前种种不幸及其威武不屈的精神,不禁为之肃然。如果他没有顽强的生命力和非凡的毅力去承受则早已化作白骨不知去向了!”(戈立德《缅怀马力生先生》刊载于保山一中校刊2003《天南学海》第十二期)

苏渔耕是马力生的学生,当年曾经进到过小室,亲眼目睹了自己的老师被囚禁在小室里的悲惨情况而深受震撼,晚年的他虽已近八十高龄仍亲笔将亲眼所见绘制成了一幅巨幅草图,名曰《抗争图》,并附上了祥细的文字说明。(见附图)

2012/08/13/20120813114449516.PNG
苏渔耕先生(已逝)与他亲笔绘制的《抗争图》 (摄于2003年)

经二十二年磨难,铁骨铮铮、坚贞不屈而又大难不死的他终于把牢底坐穿重获自由。一生无媚骨,至死不认罪,该有几人能做到?马力生先生做到了!为了真理,为了信仰,为了人的尊严,他付出了常人无法想象的代价,其近二十年被关押在小室里的经历堪称传奇,其精神意志极为罕见!云南著名历史学家马超群教授为此撰文称赞他是“回回民族的光荣,保山人民的骄傲!”

“铮铮铁骨,人之师表,先生气节,万民景仰!”这是他生前人们联名赠送给他的贺词。“为维护人格尊严威武不屈廿二载,乃善养浩然正气贫贱难移九十春!”是他去世后人们书赠给他的挽联。
他是名符其实的钢铁般的冤狱英雄,中国知识分子的脊梁!不禁使人想起李清照的诗:“生当为人杰,死亦是鬼雄!”

苏渔耕是一位极有才华且爱好书画之人,2003年已年近八旬的他将当年在狱中见到的马力生先生的情景绘制成了一副高2.1米,宽1.15米的巨幅草图,题名为《抗争图》

(图中题词) 我在1961年住场休整排练演出期间,一日,因事入监狱小室,突见老师戴手铐脚镣,盖一黑毯而卧,其抵墙之足上方贴有速写画五六幅。老师枕被闭目,不顾入门之来者。我步至师长耳边低唤:“马老师”。师长入狱以来从未闻过此种称呼,故而睁(开)眼望我,似有惊意的唤道:“苏渔耕!”遂少许谈话。此后十八日中,曾见其被立晒于大田。综合所见实情配文绘此草图,技法粗劣,愧于展示,但因恩师归真四十天经诵安灵,仍把此草图解实于抗争图诗里,作为对恩师的凭吊与纪念。 癸未春二月二十四日 学子 渔耕 草图(印章)

注: “盖一黑毯而卧,其抵墙之足上方贴有速写五六幅”——说的是在小室里面的马力生先生没有可穿的衣物,赤裸的身上仅披了点又黑又赃的烂毯子。小室空间狭小,躺在里面的人其头和脚两头都触得到墙了。此外,小室里的墙上还粘贴着好几幅马力生先生画的讽刺漫画。

“曾见其被立晒于大田”——说的是曾亲自看见被从小室里拖到工地上批斗后企图强迫劳动的马力生先生因拒绝服从而被罚站在大田之上遭烈日曝晒的情景。
参与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