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争鸣》社论:看透中共 丢掉幻想

2012-07-09 21:35 桌面版 正體 5
    小字

薄熙来事件”发生后,中国政局的走向已经成为举世关注的一个焦点。我们为此连发几篇社论,表明如下观点:

第一,邓小平路线(坚持一党专政,实行中共垄断下的“市场经济”)已经走到尽头。当代中国又一次来到历史转折点了。

第二,中国社会发展的客观需要是:摆脱中共的束缚和阻挠,转上人类文明的共同大道,重新在私有产权的基础上,建立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的现代化社会。

第三,由于中共六十三年的残暴统治,中国人的人格独立和思想自由已经惨遭有史以来空前的摧残,宪法上的公民权利纯粹是一纸空文,所以至今中国民间没有形成任何有组织的力量,能和中共相抗衡。(其实“抗衡”这个词都很可笑。确切地说,是“公民”在“公仆”面前,连话都说不上。中共等待你来说话的地方只是拘留所和监狱。)

第四,正是在这种条件下,来到历史转折点的中国,要走上新的历史阶段,只能通过这样两个途径:一,由掌权者实行真正的改革;二,爆发革命。二者相比,改革是避免社会陷入动乱的最佳选择。

第五,我们一直希望中国能够和平转上新的历史轨道,尽量避免酿成暴力革命。这是冷静地分析现实的条件和可能出现的社会后果而提出的政治考量,并非对中共有什么厚爱。

中共建党九十一年,统治中国六十三年。它已经用实际行为向世人证明了自己毫无信义,只是一个为攫取权力而不惜采取任何卑劣手段的政客集团。它可以在中国的领土上建立起苏联的附庸国──“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它可以为“保卫苏联”而和中国军队开战。它可以对日本侵华表示感谢。因为日本的侵略才挽救了它,并且帮助它夺得政权。它还可以跑到莫斯科去签字,正式承认俄国对中国一百五十万平方公里土地的侵占。至于它在国内掌权后所实行的共产主义暴政,其罪行已经是罄竹难书。尤其是一九八九年的“六四”屠城,更使它丧尽民心,并遭到文明世界的普遍唾弃。虽然近几年有人在它的囚笼里向它讨好,宣称“我没有敌人”,有人逃到囚笼外面向它送来秋波,要“原谅”屠城的刽子手邓小平和李鹏,但是这种不伦不类的廉价媚态,丝毫没有缓解施暴者和受害者的敌对关系。不但老百姓是“寒冬腊月喝凉水,一点一滴记在心”,绝对忘不了共产党的“德政”,而且共产党也丝毫没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念头。实际是恰恰相反,双方的对抗越发尖锐了。一个最新也最有说服力的例子是震惊全国的“李旺阳事件”。

湖南邵阳工运领袖李旺阳,因为抗议“六四”屠城而被两次关进监狱共计二十一年。在狱中他受尽酷刑,出狱时已经几近失明和瘫痪,生活不能自理,只好在医院度日。然而这样一个奄奄一息的李旺阳,就因为坚贞不屈,在今年“六四”前接受了一次香港记者的采访,从而使他在警察的严密监视之下,于六月六日“自缢”身亡了!更令人不能容忍的是:警方竟然拒绝其家属追究死因的要求,强行把尸体抢走由他们进行“处理”,并且对相关亲友进行监控。这种行径,如果不是官方蓄意谋杀又是什么?如今这件事已经成为“薄熙来事件”之后震撼人心的最大焦点,必须查个水落石出!

自从中共这次罢黜薄熙来的内斗开幕以后,国内外许多人都对“胡温习”抱有善良的希望,希望他们能乘胜前进,把江泽民和周永康的势力排出局外,特别是把作恶多端残害人民的“政法委”予以整肃,进而平反“六四”,启动改革,等等等等。──请原谅我们说一句大实话:这些善良的观众恐怕是又一次被共产党在台前幕后施放的烟幕给欺骗了。共产党内确实有分歧,不可能精诚团结,甚至出现过胡耀邦式的改革领军人物。但是从总体上说,共产党就是共产党、“党性”是压倒一切的。中国人所受的苦难,根源不是什么“政法委”,而是共产党的一党专政。“政法委”之所以作恶多端,正因为它是共产党专门镇压人民的一只手。一手暴力镇压,一手谎言欺骗,这是共产党的本质所派生出来的“两只手”。胡温怎么可能“整肃”自己这只手呢?就是薄熙来在重庆的“唱红打黑”,不就是把共产党的“两只手”略微伸长了一点吗?中共哪里的舞台屏幕和歌坛不是天天“唱红”?哪里的国保公安武警法院不在“打黑”?如果薄熙来没把王立军逼入美国领馆,如果薄熙来没有忘乎所以,没有急于黄袍加身而打破高层的“和谐”,能有“薄熙来事件”吗?根本不会。王立军可以照样当他的“打黑英雄”,薄熙来照样可以在十八大“入常”。

如果把罩在权贵身上的“和谐”外衣全都掀开看一看,当今中国的各个公卿的衙门里头和各路诸侯的领地内部,就都那么干净吗?无非是这些公卿和诸侯尚能维护统治机器的“和谐”运转而已,一旦有谁不慎“出格”而被掀开衣服看一看,能有几个人是清白的?都是一丘之貉!

就拿已经被他们自己捅破的“薄熙来事件”来说,中共能痛痛快快按照党章国法给个了断吗?不可能。尽管互相争权夺利打得头破血流,但是在自由民主大潮的面前,他们都是一党专政这条破船上的“难兄难弟”,“情同手足”。可以预见,中共对这一事件的处理,不但不可能藉此把政局引入改革,而且连法律层面的是非都不可能弄个清清楚楚。现在到重庆主政的张德江已经对薄熙来口称“同志”了,还能有什么政治上的是非曲直呢?我们在上一期社论里提请读者“切勿高兴过早!”,果然不幸而言中了。

本来平反“六四”是当政者改善处境赢得民心的一步好棋。走了这一步,满盘棋就都活了。正像一九七八年平反“四五”运动一样,如果今天的当政者能主动平反“六四”,接踵而来的政治改革自然顺理成章,于是我们就能和平转上人类文明的共同大道,当代中国的历史时期也就开始了。

然而,一声亲切的“薄熙来同志”,一个令人发指的“李旺阳被自杀”的最新血案,又一次粉碎了人们的幻想。特别是李旺阳的惨死,这决不是一个民主战士个人的生死问题。他的惨死,不论是谋害或“自杀”,都是中华民族所遭受的“六四”屠杀的一部份,是中共屠杀手无寸铁的居民之暴行的继续。也就是说,今天的掌权者仍在沿着当年北京长安街的血迹,继续用屠刀挥向人民,来“保卫”这帮杀人犯的“共和国”。(当年他们为“六四”屠城“庆功”时,就声称向平民开枪是在“保卫共和国”。)

难道能指望这种人给“六四”平反吗?难道能指望这种人把中国引上新路吗?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在“七一”这个日子写出“看透中共,丢掉幻想”的原因。

于是我们又回到本文开头所说的第五点了。既然看透中共,丢掉幻想,为什么又力求和平改革呢?在这样一个党当权的条件下,中国有可能和平走上改革的新路吗?

回答是还有可能。

第一,所谓有可能,并不是说中共会发善心,主动放权,而是说客观形势会逼它非改不可,否则这个党就要灭亡。一九七九年的改革就是样逼出来的,今天的形势也快到临界点了,但当今掌权者还想拖下去。然而形势不饶人,它总有拖不下去的时候。现它正加紧搜刮,加紧镇压;同时人民的反抗也在加剧,“杨佳”式的反抗尤其有遍地开花之势。是拖到天下大乱,玉石俱焚,在人民的怒火中烧死自己呢?还是在尚能控制局势时主动改革使自己能全身而退呢?这是任何统治者都必须回应的。

第二,和平改革之所以有可能,是因为中共不是铁板一块。而且我们还要相信,人是会变的,从政者尤其会变。特别是在时代潮流和社会压力下,统治者内部必然分化,各国不乏先例,此处不赘。

分析政治,不能靠感情,而要靠理智。所谓看透中共,就是靠理智。这样可以避免轻信,也不致感情用事。不过关键还在掌权者,必须它不丧失理智。

政治博弈,不仅需要智慧和策略,而且最终取决于力量对比。而力量消长是个过程,这就需要时间和耐力。

中国的政治更有一大特色是“测不准”。因为专制制度不但黑箱作业,而且都不按规矩出牌。中共十八大究竟能开成个什么样子,我们不打算参加盲人摸象,并且再一次奉劝读者:看透中共,丢掉幻想,冷静分析形势,积极促进改革。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