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文革 最苦的是老百姓

2012-05-26 13:50 作者:长河一水 桌面版 正體 5
    小字

最近不只一次在网上看到这样一条论调,文革只是打倒了一批贪官,整了一批知识分子,广大人民群众是得益的。持这样论调的人,还要义正词严地问,对不对。这样的论调看似简单,内里则是包藏祸心杀气腾腾。

而且炮制这样论调的人,用心是极其险恶的,目的就是蛊惑受不完全教育,不了解历史,正受着这样那样压迫的年青给他们当枪使,重现文革。

当前贪官遍地,令人深恶痛绝,这些都是有罪之人,审判他们是理所当然的,但是,在现行体制之下,治他们的罪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也正因如此,致使贪腐横行。

于是炮制这种论调的人就拿贪官说事,为文革涂上一层正义的脂粉。文革是打倒了不少的官僚,但是,他们中有几个是贪官?刘少奇是贪官吗,陶铸是贪官吗,贺龙是贪官吗,邓小平是贪官吗?在文革中被打倒的人,不管是高官还是普通干部普通群众,极少是因为经济罪名而被打倒,他们基本上因为政治路线问题,思想路线问题而被打倒的,是政治犯,不是经济犯,更没有刑事犯。

知识分子,从前的知识分子是修正主义苗子,里通外国的反动学术权威,今天则是美狗汉奸洋奴。于是整知识分子从始至终一贯正确,理所当然。文革于是又多了一层正义性。他们在说文革的时候,不忘把知识分子绕进去,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再向他们开刀。

广大人民群众在文革中得益了吗?作为一个普通的工人农民,不乱说乱动,是不会有谁来批斗你,但是,他们并没有得到利益,恐怕还是最为受苦受剥削最深的一群人。

文革中受到批判的官僚们,知识分子们,确实有一些如刘少奇陶铸老舍邓拓一类被整得家破人亡的极端事例,但是,他们在他们的那个圈子里到底算是少数,更多的人,尽管受到这样那样的冲击,但是生活待遇,甚至是某些特权依然存在。陈云受到批斗,职务给撤销了,被发配到某地监管,他因为喝自来水拉肚,于是每天派车给他送水。老百姓谁能有这待遇?

而平民百姓则完全是另一回事了。他们基本失去了自由,和坐在监牢里的犯人差不多。农民不说了,饿死也只能呆在自己的生产队里,哪里都不能去。城里的工人也一样,你想换一个离家近点的工作,要工厂领导批,要市里的劳动局批,还要接收单位同意。在鼓励螺丝钉精神的年代,对于一个平头百姓,要完成这一系列的操作几乎完全没有可能。但是,领导干部和他们的子女,虽然也受到这些限制,但是,他们有关系,有权力,有老战友,老上级,老部下的关照,他们可以在这层层约束当中如鱼得水,自由自在。当年我工作的公司里就有五位省级领导的子女。为啥?原来我那家公司是个肥缺。后来我发现还有领导干部子女更集中的公司,结果他们也比我的公司倒闭得更快。想想一帮吃货混在一起,干啥啥不成,吃啥啥不剩,能有什么结果,没了垄断权力的保护,只有破产一条路。公司倒了,他们倒是捞得满脑肠肥,苦的就是那些没背景,做基层工作的小人物,生活无着。

如果你要结婚,那要单位批准,要由单位开证明,有证明你才能办结婚证,我结婚的九十年代都是这样。如果管开证明的那人想恶心你一下,不给你开,你连婚都结不成。要想顺利结婚,给这些人送礼吧。而且按中国人的思想文化,结婚是喜事,礼自然是不能不送的,何况要麻烦人家。在苍蝇也是肉的年代,一把糖几个苹果总是要为开证的管事准备。

如果你想到外地去旅行,先不说你有没有那个经济能力,首先你可能连车船票都买不到。文革时,有段时间,买车船票都要有单位介绍信或是派出所证明才能买。飞机则根本不是给老百姓坐的,你有钱也坐不上飞机。后来买票不用证明了,但是,离开你平常居住的城市,没有介绍信证明,你一样住不了旅馆,投亲靠友还要报临时户口,没证明一样不行。这种情况直到文革后期才有所松懈。

那个时代,平民就是彻头彻尾的奴隶,所谓的自由仅仅存在你生活的小圈子内,出去就是犯上作乱。这和牢里的监犯有多大的区别。

自由没有了,劳动也不受尊重。天天鼓励工人农民多干活,多为国家作贡献,但是,你只要一提多加工资,你立马就成了资产阶级思想作怪,向往资产阶级生活方式,开你批判会稀松平常事。你干多干少,都是那几个可怜的工资,勉强养活自己,绝对不会因为你的劳动贡献大而给你增加一分钱的收入。如果你毛主席著作学得好,大批判作得有力,你可能成个什么代表参加个什么会吃几天优遇的伙食,甚至混个一官半职。

工人们因为不能按劳取酬,于是工人普遍的按酬付劳,甚至是只取酬不付劳。七六年,我在广州金笔厂学工,每到中午十一点多点,工人们就不干活了,收拾工具聊天,准备吃饭。到了十二点吃饭,大家看到敲下班钟的干部来了,个个都屏心静气的盯着那干部,当干部敲钟的手举起来的时候,大家就如离弦之箭飞向饭堂。为啥?为了争那五分钱一份的鱼骨架。这道菜数量有限,晚了就没有了,没有了就只能吃斋,饭堂里不是没有肉,而是最便宜的肉都要一角钱一份,吃不起。

因为劳动得不到相应的报酬和尊重,文革结束的时候,在我们这个号称工人阶级领导的国家,人们普遍的卑视劳动,卑视工人。农民就更不用说了,他们在社会真正的最底层。

有人会说,那个时代,房子是国家分配的。不错,房子是国家分配,但是房子在哪?从一九六六年到一九七六年,再加上后来的三年五年,全中国平头百姓谁分到过房子?我这个博客人气不算大,三五千个点击还是有的,这些读者多多少少也有一点代表性了,作为普通的工人,谁家在那个年代,得到过国家分配的房子,举手。不过我也要事先说清楚一点,就是越分越大的房子,不是越分越小的房子。不要以为这是在开玩笑,那年头就有这样的事,单位里人越来越多,而房子没有多,于是把两家人三家人挤进一家里去,是常有的事。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