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从三十万到三千

2012-02-29 13:10 作者:博讯螺杆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文章核心提示:今天中国的官方资料,虽然忽而说“平顶山村”400户,忽而又说500户,都认准了总数是3000多口人。但是根据历史常识,平顶山一带包括自然村和非自然村的居民总数应为1400人,这个数据才是正确的,因为满洲国实行了户口制度,尽管没搞“暂住证”,但满洲国成立后就开始封关,限制关内移民了,人口并不是处于流动状态。而且“平顶山附近”的说法也比较客观,因为平顶山本身从来就不是一座村庄,它是一个以丘陵地貌形成的地区,包括了腰截子,栗子沟,千金堡等村落。所有这些村落的常住人口,在“日伪档案”中都应该有记载,只有公布了档案记载的户口人数才是可信的。当时的抚顺县全境人口才20多万,一个小小的非自然村又不是贸易集市,就占了3000人,这可信吗?

写此文之前,笔者先要肯定一点,即南京大屠杀是存在的,而且日本侵略中国期间,被占领区各地都曾发生过与“大扫荡”相应的不同规模的屠杀事件。不论是哪个民族,那个国家,哪个政权,哪个政党,它们在历史上犯下的族群灭绝等反人类罪,都应该严厉谴责,这当然是毫无疑义的。我要说的是,除了谴责,还要认真的客观看待历史,不能因政治需要,由意识形态来掩盖和歪曲历史真相。

南京大屠杀,很多中外文献多有论述,但是具体死难的人数一直被日本右翼人士质疑,按中国政府目前的说法是三十万,而且是“早有定论”了,那么这个“定论”是怎么来的?是中日双方都认可的?还是国际社会认可的?纪念碑上的数字,有没有足够确凿的证据?比如一个人证实他目睹日军屠杀了一千人,或者亲自参与了收尸一千,这样,有三百个证人,也能证实三十万这个数字。但是,如果没有人证,只凭失踪人数来统计死亡人口是不能让人信服的,一个国军师长说他全军覆亡,也要有花名册来按人头统计,不能凭嘴巴一张,五六千官兵就人间蒸发了。今天的所谓“定论”,应该是指东京审判的判决书裁定,但当时的“定论”是二十万,并不是今天中国官方“定论”的三十万。

日本方面,反驳南京大屠杀三十万人的权威资料很多,就不再赘述了。在这里,只谈一个我比较熟悉的事件,即东北“日伪时期”发生的抚顺平顶山惨案。八十年代时,曾经有位学历史的南韩女研究生,专程在东北呆了二年多,她写了部论文《东北抗联史》,就包括了这一事件,但是很遗憾,现在查不到这本书了,连作者的名字我都忘了。在这本书里,比较客观的记载了平顶山事件的全过程,和今天《抚顺平顶山纪念馆》所陈述的出入太大。这个出入,主要也是人数问题和事实经过,据当时“关内”国民党媒体《大公报》等报导,是日本人集体屠杀了2000多口中国村民,而今天的中国官方公布的数据则是400多户3000多口人,和南京大屠杀一样,在人数上都同步增加了半倍。

最早报道平顶山惨案的是1932年11月15日的《上海新闻报》,标题为《抚顺两千村民悉数被屠》。1932年11月26日的《大公报》又以《日军屠杀两千农民,开惨无人道之新纪录》为题报道了惨案。1932年12月8日《申报》刊登了《抚顺日军屠杀农民、外部提出严重抗议》一文,当时的国际媒体也都纷纷报道了这一事件。假定当时国民党报刊的报导属实(因“白骨馆”陈列的都是报纸照片),那就先说说平顶山这个地方到底有没有两千多口人?

据老一辈人回忆,当时这地方,其实是个新建的非自然村,大部分人口是因日本人搞煤矿扩建,从一个叫“腰截子”的小村落强迁到此的,所以当时人们是还习惯于称呼它腰截子,与平顶山这个地名混用。在日常称呼习惯中,平顶山就是腰截子,腰截子就是平顶山。从地理位置上看,这里以平顶山为中心,向南行,有一条通往本溪的路,向东行是老虎台矿,向西行是日本人的“大山坑”煤矿,以及日本移民的居民区叫杨柏堡,也叫日本街,很繁华,有警察所,还有洋行等商家。今天这地方,则是抚顺西露天矿的大坑。那时候的抚顺露天矿,只是三个分散的小矿坑,离这里最近的叫大山坑和东乡坑,所以腰截子村民也大部分都是矿工。这类煤矿周围的非自然村,都是关内移民为了挨近矿区打工方便陆续迁入,与原住户结合而生成的,历史不悠久,规模也不会大,人口最多也不过百十来户而已,按平均每家六口人算,也就六百多人。

现在先假定这个腰截子村是100多户,那么100多户的村子要有占地多大面积呢?如果按密度大的占地标准,考虑当时这里是城乡接壤地带,各家都有自己的院子,那么以每户占地50平方米计算,即7米见方,这样的村子至少也要方圆0.5平方公里,也就是从村东头到村西头要走一里路,半平方公里是个什么概念?就是半个北京故宫那么大,这有可能吗?那么400多户的村子又是个什么概念呢?就是将以上数据乘以4,这样的村子是不是也要有2平方公里?也就是两个北京故宫那么大?那就不是腰截子村了,应该是镇子了,这种规模的镇子在古代时叫千户,设置了行政机构那就是县城。如果历史上的抚顺曾经有这么大规模的工业人口镇,那日本人保留的档案中就会有相应记载,比如老千金寨(抚顺工业镇地名)的昔日繁荣,就有很多日本明信片为证。

由此可见,中国官方今天“爱国主义教育”所宣传的抚顺平顶山惨案,说日本人屠杀了400多户3000多口中国人,是个被极度夸张的数字。而且事实上,人们从已经挖掘的屠杀现场看,也没有那么密集的尸体。屠杀现场,今天已经是《抚顺平顶山惨案纪念馆》,当地人叫它“白骨馆”,最早是文革后期(1971年)为了举办“阶级教育展览馆”而发掘的,历经了两次扩建。

如果有3000多具尸体,那么为了更深刻的“爱国主义教育”,让事实说话,起码应该挖掘出几百具成形的尸骸才对,因为死人是不会飞的,年代又不久远,一直都在那儿埋着吧?据人民网的资料说“展览大厅里,是长80米,宽5米的遗骨池,池内800多具殉难同胞的遗骨,纵横叠压惨不忍睹。”那么这个“万人坑”的面积就是80X5=400平方米,如果平均每人占地按0.8平方米算,也只能容纳500人,现在就按“纵横叠压”估算成是800人,那其他2000多人呢?为什么不挖出来呢?现在人们看到的,仍然还是文革后期“阶级教育展览馆”陈列的那些,有好事者曾经反复查数,除了散乱的碎骨,成形的也只有不到200具,官方的宣传资料上却言之凿凿的说成800多具!可能会有人说,当年死者亲属会迁葬一些尸骨,这也不对,因为历史上记载说,屠杀之后,日本人立即就命二鬼子(朝鲜浪人)用炸药将平顶山削平了,埋葬了所有的尸体,从此以后那里就是禁区了,谁敢冒着“通匪”的杀头之险去挖掘收尸呢?

再看看事件的经过,在抚顺矿区做工的老百姓,大部分是闯关东的冀鲁豫三省农民,有帮会迷信等传统,崇尚武艺舞枪弄棒,加上被欺压,都有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绪。时值满洲国刚刚建立,这一带的民间有“反满抗日”地下活动是一点也不奇怪的。平顶山大屠杀的起因是“闹大刀队”,向抚顺的老辈人了解这一历史时,他们都不说是惨案或事件,而说它是“闹大刀队”。“大刀队”是什么组织呢?它是九一八事变后,辽东民间自发的抗日武装,和中共没半点关系。现在官方历史上叫它“辽宁民众抗日自卫军”,但这个说法,八十年代前的版本是“东北抗日义勇军”,七十年代前的版本,则是“杨靖宇同志领导下的抗联”。其实这些称谓都不对,“大刀队”本来是东北民间类宗教组织“红枪会”的分支,以义和团大师兄式的绿林好汉梁聚夫为首,活跃在本溪恒仁一带,扎红头巾,红腰带,涂红脸,辽东农民叫他们“红胡子”,也就是打着抗日旗号的土匪。大刀队和红枪队出征前也颇具义和团色彩,要祭坛扶乩,烧纸喝符水,然后一路高喊“刀枪不入”,直奔日本人的平民居住区洗劫抢掠,同时也就“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了。

“大刀队”是农历八月十五月夜之下,从抚顺南部山区杀过来的,官方历史上说有1200人,是专程来攻打抚顺的,但据老一辈人讲,主要是抢劫烧杀杨柏堡日本街,遭到了警察和日本炭矿武装“自卫团”的激烈抵抗,伤亡很大,据说天亮时路上到处是“腰间别着小烟袋”的大刀队尸体。说“攻打抚顺”是个瞎话,因为抚顺有日本驻军“守备队”,是有重武器的,反而是市内守备队的增援吓退了“大刀队”。“大刀队”的战果是“烧毁了日军的配给店,途中又袭击了日军杨柏堡采炭所,处死了采炭所所长渡边宽一,打死了自卫团长平岛善作等七八个日本人,并放火烧毁了采炭所。”(见人民网)这里说的“烧毁了日军的配给店”应该是指位于腰截子村的日本商店(洋行),它并非什么“日军配给店”。这里一不是水陆码头,二不是军事要地,哪里需要什么军需兵站?因为腰截子村的村民大部分都跟随大刀队,参与了抢劫日本洋行和袭击杨柏堡,这才是他们被野蛮屠杀的唯一原因。

根据那个韩国研究生论文的描述(该论文是以日伪档案为依据的),基本与维基百科的记述相符(见维基百科相关条目)。日本人在屠杀前进行了“大扫荡”,凡搜出了“洋面”或其它洋货的村民一律抓捕,而腰截子村民则因“通匪”被统统抓捕,全部集中到腰截子村外的平顶山山脚下。所以,被屠杀的村民不只是腰截子村的,还有从附近如千金,栗子沟等村落抓捕来的“大刀匪”。扫荡是由汉奸配合“查户口”为名的,实际上就是大搜查。在搜捕中,有少数参与抢劫的村民嗅觉灵敏寻机逃掉了,而腰截子村那些没参与抢劫的老实村民则愚蠢的认为事不关己,反而都成了替死鬼。1958年抚顺公安大跃进时,战果展览中也有这一事件的详细描述,据说参与搜查的汉奸之一叫王天士,当然是早就枪毙了,但是在今天的官方报导中却没有了这样的记载,汉奸(翻译)中也没有叫王天士的,那么这个“王天士”,就很可能也是个大跃进时被抚顺公安放了卫星的屈死鬼。我们再往下看今天官方报导的解说词(纪念馆还播放了一段电影):

“16日上午,日本宪兵抚顺分遣队队长小川一郎和守备队中队长川上精一率领大批日本兵进袭平顶山实施报复。日军首先控制了东、西两个大山头,包围了全镇,然后以照相为名,用刺刀将百姓和矿工逼赶到平顶山南面的洼地里。它的北面是铁丝障;西面为陡壁断崖;东面放着六个被红布蒙着的东西,大约午后1点多钟,突然,红布被揭开,露出了六挺机枪。一声令下,机枪疯狂地向人群扫射,顿时,鲜血四溅,血肉横飞,惨叫声、呼喊声连成一片。活着的人们拼命地往外冲,只有南面一个缺口,早有日军设防,冲出去的人幸存者甚少。一位妇女当刺刀刺进她的胸膛时,她身上带着刺刀坐了起来,双手攥住刺刀。刽子手一脚将她踢倒在地,拔出刺刀,她的十个手指头被割落在地。她瞪着愤怒的双眼,至死还紧紧盯住刽子手。平顶山3000多骨肉同胞倒在血泊里。同时,日本兵把平顶山居民的房子全部泼上汽油点着,整个平顶山被火吞没。••••••(以下艺术描写从略)”

这段描写,八十年代前的版本,一直是“三挺蒙着黑布的重机枪吐着火舌,日军挑出孕妇肚子里的胎儿,狂叫这是小小的大刀匪”等等字样,现在又改为六挺蒙着红布的机枪。其它描写,那就更是艺术加工了,谁能看到那个“带着刺刀坐了起来”的妇女?是抚顺监狱的日本战犯?还是汉奸“王天士”的供词?还是幸存者六岁小女孩方素荣的亲眼目睹?恐怕都不是,只能是小说家言。接下来我们再继续看这段解说词:

“大屠杀后的第二天,日军雇佣朝鲜浪人到平顶山,用钩子将尸首垒到山崖下,浇上汽油焚烧,之后用炸药将山崖炸崩,以掩埋罪证灭迹;然后又在屠杀场四周拉上铁丝网,抓来劳工在此铺设铁道;接着,又以守备队的名义,命令抚顺县长夏宜在平顶山、粟家沟和千金堡的废墟上制作假房,拍成照片,以掩盖其屠杀罪证。同时,川上精一亲自到抚顺县署借款5万元贿买正在沈阳的国联调查团新闻记者,让他们保持缄默。事后,日军布告全县,不准收留平顶山大屠杀中幸存下来的百姓,违者即是“通匪”,其全家将处死。此次屠杀,平顶山3000余名无辜百姓横遭杀戮,其中三分之二是妇女、儿童,400多户人家几乎被杀绝,800多间民房被烧毁,整个平顶山只有二三十人死里逃生”。

在以上的解说词和以往的官方记载中,都没有公开提到“腰截子”这个村名,而是语焉不详的以平顶山取代了腰截子,事实上,除了腰截子村被“三光”,其它的村庄并没有被“三光”,也不存在造假房子的问题,日本人一直理直气壮的认为是依照满洲国法律进行了“剿匪”,根本就不在乎什么国际舆论。而且直到今天,日本方面也不接受死难者后人的理赔诉求。再则,既然当时“国联调查团新闻记者”被贿买了,那么日本战败后,怎么还不见披露记载呢?解说词中的“800多间民房被烧毁”就更荒唐了,不知道这800多间民房的数据是从何而来?这一事件,日本方面后来公布的资料是“抚顺守备队中队长川上精一的亲戚田边敏雄在自传中,根据参加屠杀兵士的证言,推断人数在400-800人,理由是当时平顶山附近居民总数1400人,牺牲者应在600人左右”。国联(国际联盟安理会)档案馆的记载是:中国方面死者700,重伤6-70,轻伤130人。(维基百科)。

今天中国的官方资料,虽然忽而说“平顶山村”400户,忽而又说500户,都认准了总数是3000多口人。但是根据历史常识,平顶山一带包括自然村和非自然村的居民总数应为1400人,这个数据才是正确的,因为满洲国实行了户口制度,尽管没搞“暂住证”,但满洲国成立后就开始封关,限制关内移民了,人口并不是处于流动状态。而且“平顶山附近”的说法也比较客观,因为平顶山本身从来就不是一座村庄,它是一个以丘陵地貌形成的地区,包括了腰截子,栗子沟,千金堡等村落。所有这些村落的常住人口,在“日伪档案”中都应该有记载,只有公布了档案记载的户口人数才是可信的。当时的抚顺县全境人口才20多万,一个小小的非自然村又不是贸易集市,就占了3000人,这可信吗?

更令人深思的是,据发掘现场的老辈人说,当时发现很多尸体身上都有怀表或金戒指,还有长命锁等贵重饰物,但是今天为了政治宣传需要,只出示了其中的极少部分。按当时的经济水平,拥有这些贵重饰物相当于今天拥有摩托车和电视,这至少说明了一个事实,即满洲国治下的东北人民,并非都是处于“水深火热”之中。钱仲书《围城》写的也是历史事实,江浙京沪地区在“汪伪”政权下也的确繁荣了,有些爱国人士非要说《围城》是汉奸文学,非要说上海南京的老百姓当了亡国都奴水深火热了,那么阿庆嫂既然能开茶馆,沙老太既然能养活十五个伤病员,又说明了什么呢?不承认这点,那就和姚文元一样了,一切都是政治第一,民族大义第一,老百姓也要饿死事小失节事大,何不食肉糜?这都是站着说话不嫌腰疼,拿着不是当理说。

斯大林对毛泽东说:“胜利者是不受审判的,不能谴责胜利者,这是一般的公理。”反过来说就是:失败者应该受审判,受谴责。斯大林的“公理”逻辑,明显是丛林法则,那么丛林法则支配下的审判也就无从公正。南京失陷时,日本人的确是搞了屠城,主要暴行是杀俘虏和强奸妇女。但既然是审判,就应该重证据以理服人,而不是成王败寇以势压人,所以中国人的遇难人数也应该如实统计,不能盲目相信国民党宣传的二十万和共产党宣传的三十万。当时国民党守军是十五万,除去阵亡的突围的,应该还有十余万人,日军屠杀的主要是这部分国军士兵,所以应该是死难十万人左右合乎常理,不然无法解释南京为什么会在极短时间内重建和人口恢复常态,除非是从周边地区移民。另外,沪淞战役打响后,南京国府就迁都重庆并开始疏散人口,把它失陷前后的人口总数相对比是荒谬的,因为这样一比,被疏散的人口就充进屠杀数字之内了,但常识告诉人们:在战争中,城市战略疏散的人口应该不少于滞留的人口。

日本右翼反驳的理由也主要是数字,这和审判杀人犯一样,虽然杀一人偿命,杀十人也是偿命,但没有人会只杀了一人却肯承认杀了十人,除非他是疯子。制造和煽动族群仇恨和民族仇恨,一向是专制统治者的愚民手段,今天的中共一再拿日本的民间势力说事,就不怕人家也说它是干涉内政?专制的“社会主义阵营”和民主的“资本主义阵营”冷战了半个世纪,“狼来了”喊了多少年?再喊下去还有人相信吗?关于“狼来了”,那个创造了惊世名言“谎话重复千次就是真理”的纳粹真理部部长戈培尔,更直截了当的说:“老百姓都是愚民,你只要让他们相信,他们正处于危险之中,只要跟着领袖就可以避免被害,他们就会放弃理智,迷信领袖,干任何事情都会认为理由充分。”

在中共的爱国主义民族主义宣传中,假想敌人一直都在制造着,五十年代是美帝,六十年代是苏修加美帝,现在是日本和美国。只说有敌人是不够的,还要有仇恨才行,只要控制了话语权,中国人与任何民族的仇恨都能从历史上翻出来。日本政府并没有否认南京大屠杀,日本是个民主社会,也不可能看了别国眼色就限制本国的朝野舆论,中共在六四屠杀上要求公众“实事求是”,否认“血流成河”杀了几千人,强调天安门广场没死人,和日本右翼人士是一样的逻辑,都想从转移概念入手否定重大历史事件。区别就在于,中国是政府在狡辩,日本是民间的右翼人士在狡辩。

为了政治需要,中共昨天的屁股今天可以是嘴巴,中日建交那会儿,铺天盖地的舆论导向是“一衣带水”,“中日不再战”,“一盘没有下完的棋”,简直就是度蜜月,那时候的日本右翼势力可要比现在厉害的多。在七十年代之前的中学历史课本里,根本就见不到南京大屠杀这个话题,雨花台烈士陵园也见不到这个内容,甚至历史博物馆和军事博物馆也是轻描淡写,我最早在历史博物馆见到的数据是二十万(是国民党的数据),后来又变成了三十万。为什么八十年代后反而大肆渲染这个话题呢?三十年来,中共出版了大量的影视文学作品,大修纪念碑纪念馆,而且承认了国民党抗战的历史事实,大力宣传爱国主义,这是个政治需要,是转移社会矛盾为民族矛盾,祭出民族主义大旗,目的是凝聚人心以利它的政权巩固。

来源:独立评论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