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温家宝把握最后的机会

2012-01-04 12:50 作者:姜维平 桌面版 正體 17
    小字

温家宝在深圳首呼政改之时,中东的第三波民主化浪潮还没兴起,卡扎菲还在耀武扬威,穆巴拉克还没关进笼子,中国的茉莉花尚未开放;当温总理在大连首推“政改五点”的时候,该地的抗议PX事件连影子都没有,我们根本也不知道“乌坎”在什么地方,如今,踩在辞旧迎新的交叉点上,回首凝思,人们不得不承认他的政治远见,超过其它的中南海领导人,他的良知和勇气为决策层所仅见。虽然,各级官员的“势利眼”已由过去转向未来,已由“胡温”转向“习李”,但是,在我看来,温家宝还有最后的机会,如果灵活而果断地把握,不仅会使自身免于赵紫阳晚年的下场,而且,会推动中国和平转型,开启自上而下的政改里程。

实际上,温家宝一刻也没有停止战斗,只是在寻找政改新的突破口,他的“不能赶农民上楼”的呐喊,如同“不改革死路一条”的呼吁一样,谈得不仅仅是经济问题,也是政治问题,同样切中时弊。新华社的报导说,去年12月27日,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在北京举行,温家宝总理做了重要讲话。我想,这个讲话有两个亮点:一是委婉地否定了红得发紫的所谓“重庆模式”,即“地票换户口”的办法;二是他不点名地肯定了“乌坎模式”,进一步强调了村民自治。

这些问题都是目前关系到中国生死存亡,统治者引导人民向何处去的问题。薄熙来试图拉历史车轮倒退,以“地票换户口”的骗局,让农民名义上进城,实际上成为政府的奴隶,堕入更加依附于官员的窘境,便于专制集权统治。据报导,重庆启动了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所谓“农转市”改革计划。按照该计划,未来10年时间内,1000万重庆农民将有望变成重庆市民。因此,渝发‘2010’78号文件的第二条,第二款规定,农民必须“自愿有偿的有偿退地”,即交出农村的土地;2010年7月25日,重庆市出台了《户籍制度改革农村土地退出与利用办法(试行)的通知》。其共36条,其花样翻新地诱惑农民退出农村土地。

试问,什么是“自愿,有偿”?政府下达了文件必须执行,何来自愿?“有偿”是金额多少?地价谁来评估?谁也看不懂那些云山雾罩的分配比例,玩得还是“花架子”,用一句话就可以概括:抢了农民的土地,还要让人家感谢政府!“逼鸭子上架”的目的是想吃鸭子的肉!薄熙来要真的为农民着想,真的想干惊天动地的大事,为什么不直言宣布“土地私有化”?如果那样,以薄熙来为首的重庆官员,不仅没了房地产拉动经济起飞的火车头,也失去了对3200万重庆人的控制。喜欢模仿毛泽东的“薄泽东”不会这么做!

温家宝也不敢公开讲“土地私有化”,但毕竟朝着社会进步的方向移动了一点点,他在这次会议上,肯定了现阶段农民的最根本的需求,他说:“土地承包经营权、宅基地使用权、集体收益分配权等,是法律赋予农民的合法财产权利,无论他们是否还需要以此来作基本保障,也无论他们是留在农村还是进入城镇,任何人都无权剥夺。”

显然,这是对重庆“地票换户口”的所谓农村改革直言否定与批驳,想必薄熙来没有逃出“任何人”之中,总理管不了封疆大吏的“西南王”的原因,除了中南海高层权斗的微妙格局,九个常委在“土地私有化”问题上意见不统一,还与薄熙来不认同“习李接班”的既定方针,想搞乱中国,乱中夺权有关。

温家宝看出了这样一步棋:土地交易所不过是重庆官员掌控的一种过渡平台,“骗农民上楼”与“赶农民上楼”毫无二致,“交出土地”才是最终的目的,这就彻底地断了农民的后路和生路,地方官员依靠土地财政彰显政绩,进一步升官发财,而进城之后的农民,既没有文化,又没有关系,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将给原本就业紧张的形势带来困扰,社会就加倍地动荡不安,薄熙来可以“警察治市”,高压维稳至十八大之后,等他一旦上台或离职,丢下的重庆民工燥动的烂摊子,何人收拾?如果说,以前农民依靠房前屋后的菜地和“鸡屁股银行”,就能勉强地维持温饱,如今,官员强迫他们迷惘地涌进都市,仰望新的“央视大裤叉”,只能哀叹路在何方?

同时,温家宝还强调肯定了村民自治的权利,有人评论说,这似乎是对“乌坎模式”的一种积极回应。我很赞同这一观点,从胡锦涛硬拉汪洋和薄熙来搞什么“战略协定”一事看,温家宝也不敢把话讲的太满,无疑地,他在汪洋的“党管武装”的问题上,是站在农民利益一边的,对“乌坎模式”持肯定和包容态度的,故此,他说:“要更加重视维护农民在土地、财产、就业、社会保障和公共服务等方面的权益,更加重视扩大村民自治范围,完善与农民政治参与意识不断提高相适应的乡镇治理机制。”

其实,早在“乌坎事件”暴发之前,温家宝去年9月14日,在大连的达沃斯会议上就说,“专门讲一下选举权,要扩大民主形式,要巩固村民自治。要相信群众能够管好一个村,也能够管好一个乡,甚至管好一个县。现在有的地方在认真总结经验的基础上,推进由村级选举向乡一级选举的试点。”

现在,乌坎的民众在没有上级任命的地方官的情况下,自治得非常好,人心顺畅,社会和谐,也佐证了温总理的预言,假如中南海的领导人,拿出当年邓小平南巡的勇气和胆略,以此为试点,支持温家宝和汪洋,宣布乌坎以致广东省,为中国第一个政改实验区,允许司法独立,新闻自由,村民自治,官员民选,那么,贪腐案何处藏身?官员如何不“为人民服务”?社会怎能不“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何来许宗衡和陈绍基?

因此,温家宝还有最后的机会,在任期余下的一年间,应当仔细回顾“六四”前后的政局,眼下中国社会的乱象,类似当年的风起云涌,只是还未找到火山的喷发口,如同他陪同赵紫阳泪劝学生撤离广场一样,他正陷入不能两全的自身矛盾当中:一方面想顺应民主潮流,为民众留下制度创新的国家;另一方面留恋旧体制的物质待遇,希望保持中共权力核心层面子上的团结。彷佛他们是同乘一条大船,不论是身在左舷,还是右舷,都不想让积怨太深的中共专制统治的大船沉没。

不过,与“六四”不同的是,“联动成员”出身的红卫兵薄熙来有可能上位,他的美梦一旦得逞,老实憨厚的习近平挡不住他的权术,“重庆模式”就会扩展为“中国模式”,重庆“骗农民上楼”,就会逼得全国农民流离失所,害人的红歌将淹没大江南北,打黑“基地”将连接中国的城乡,“跑路”的民企老板,将激起遍布世界的难民潮,“保护伞”快速取代了“走资派”,全国所有的对立派的官员都将入狱,薄熙来将“警察治国”,学习北韩,薄瓜瓜就成了金正恩,温总理呀,岂能不在渣滓洞里度过余生?

我注意到薄熙来的近期讲话,有了微妙的变化,以前不提温家宝,现在不仅逢会必提,而且亲切地称为“家宝”,把几个常委“抚模”个遍!依据以前我的经验,这说明温家宝最危险的时刻到了!上个世纪在大连时,他叫常委们小名,亲切安抚的时候,就是他最想取而代之的紧要关头,比如,他称傅万忠为“万忠”时,背地里使绊子,把他排挤到省审计署任职,空出的大连市委副书记,副市长一职,由薄熙来尽收囊中。

同样的,对林庆民,宫明程,卞国胜,高姿,陈正高,等等,都是如此。温家宝和李克强必须明白:薄熙来的志向绝非一个小小的常委,他急需一个台阶,他踩上了,就能腾空万里,不仅温家宝要遭殃,中国人民都要遭殃,试想,他在重庆当政不过五年,就能叫山城万马齐喑,冤狱遍地,囹圄成城,跑路成灾,可以预见,中国下一步会怎样!

我劝温家宝再读一遍杜导正的力作《赵紫阳晚年还说了些什么?》一书,把“六四”前夜自己和赵紫阳的合影多看几遍,假如,赵紫阳当时不是奉劝学生撤离,而是告知他们,李鹏欺骗了邓小平,绑架了中共,操控了人民子弟兵,他作为总书记,决定站在人民一边,共产党就能垮吗?社会就能动乱了吗?经济就停滞吗?否!共产党就成了一个普通的能上能下的党,与其它党派展开竞选,司法就能独立,新闻就能监督,宗教就能凝聚人心,贪官就会少了空间,社会就会平稳发展,这还用怀疑吗?

也许那样,由于制度所限,中国经济发展会缓慢一点,但在公平和效率之间,选择了公平,何来久拖不决的上访潮?何来风气云涌的群体性事件?何来吸引全球目光的“乌坎事件”?何来唱红打黑,越打越黑?何来赵紫阳晚年的悲剧?何来艾未未,刘晓波,高智晟?一个总书记搂着一只猫,被软禁了14年,连判决书都没有,这与刘少奇有啥区别?与习仲勋有啥区别?刘源和习近平看不明白吗?温家宝真应当想一想,在仅有任职的日子,像雪片一样飘落的时刻,勇敢地抓住机会,拼死一搏吧!这不是某个人的选择,这是历史和人民的诀择!

2012年1月3日于多伦多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论述)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