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九十岁中共的强心剂

2011-07-08 09:16 作者:横河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前两天是中共成立90周年,《纽约时报》在6月30日发表了两篇文章:一篇是加利福尼亚州克莱芒.麦克纳学院政治学教授裴敏欣的文章,题目是“伟大的党,但共产主义到哪里去啦?”这篇文章里面就谈到,假如说中共代表什么意识形态的话,那个意识型态就是权力意识形态,中共统治的唯一理由就是要继续掌权。同时他还表示,现在中共已经掌权62年了,也许中共领导人会注意到一党统治的最长纪录是74年,纪录保持者是苏共;次长纪录保持者是墨西哥的制度革命党,是71年。所以他说在中共领导人庆祝中共90岁生日的时候,它们不应当有什么幻想,以为中共可以超越历史限制,万寿无疆。

同一天,《纽约时报》还发表了另一篇,是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中国政策项目主任沈大伟的文章,他的题目是“中国90岁的共产党”。里面说到,说中国执政的共产党在全国各地举行各种庆祝活动,组织媒体大力报导来纪念中共成立90周年。但所有这一切热闹都不能掩盖中共的心虚。文章最后说的是,中国90岁的共产党有点像很多 90岁的老人,身体愈来愈弱、战战兢兢,摸索试验各种方法试图益寿延年,但同时又难以招架应付生活所牵涉的各种复杂性。

这两篇文章其实代表了在“七.一”前后,西方各主流媒体大规模的报导关于中共90岁的主要的基调。另外一方面,中共的动作也是非常的大,一个是红歌唱到疯狂;另一方面,统战部宣布说中国已经有了8个参政党,不需要新的民主党派;另外,中共还宣布党员人数超过8千万,从表面上看似乎信心十足。中共现在究竟是强大还是虚弱?我们今天就来跟大家讨论一下。

新华社合法性来源说法的分析

先谈一下《新华社》的一篇文章的胡言乱语。《新华社》文章题目是“中共信心十足坚定践行‘中国道路’”,凤凰网做了一个转载,转载的时候他把它题目取了这篇文章中间一段话的意思,改成了“新华网:中国照搬多党制将重蹈‘文革 ’动荡史”。这篇文章里面当然基本上都是陈词滥调,逻辑混乱,而且自我矛盾,但是里面确实有几点我觉得值得去讨论一下的,其中有这么一段话:“西方当前颇为流行的一个观点认为,中国没有像他们那样的自由选举民主制度,靠暴力革命起家的中国共产党,其执政的合法性仅仅来自于保持经济高速增长,并预言以此获得执政合法性难以长期奏效。”那这篇文章在写出这么一段所谓西方流行观点之后,说:“显然,这是一个偏颇和肤浅的看法”。

其实新华网的这篇文章从一开始的引子,到后来的主要论据,仍然是集中在经济发展上。也就是说,《新华社》的文章并没有真正的去否定所谓西方流行观点,甚至在很多地方在强调经济发展上面还支持了所谓西方流行的观点。

其实,执政的合法性确实并不一定来自选举的民主制度。在人类社会,从进入比较公认的有文字记载的文明社会开始,至少也有两、三千年的历史了。在这两、三千年的人类文明史当中,绝大部分时间是没有民主选举的。在中国社会,皇帝是天子,皇帝执政的合法性是从天上来的,所以叫做“君权神授”,所以皇帝他都要去祭天。不仅坐江山要神授,在中国历史上,造反都是要有根据的。造反的时候,叫做“替天行道”,他连打江山都是要老天授权的。到了近代社会以后,才有了民主选举。在有民主选举的国家,他的执政的合法性就是来自选民的授权。

我们现在回过头来看一下中共的权力。它从打江山到夺取政权,它自己认为的,或者是也有一部分民众认为的它的合法性的来源是革命。“革命”是后来时髦的说法,用通俗的中国话说就是“改朝换代”。这是在一般民众当中,中共打江山的夺取政权的合法性。但是中共夺取政权以后,它在全国强制的推行无神论,消灭宗教信仰,所以它自己就否定了这个“君权神授”。它叫大家不要相信天,它的权力“ 神授”的这部分就被自己否定掉了。

不仅是中共,其他很多的政权,其实在开始的时候,也就是说在刚刚打下江山的时候,在革命胜利的时候,或者刚刚夺取政权的时候,它的合法性问题并不是很突出的。中共也是如此。是从革命转为执政以后,逐渐的这个合法性问题就会愈来愈严重。中共它不是不知道这一点,它只是强词夺理而已。有很多例子可以证明中共知道执政需要合法性,需要有授权。这就是为什么在刚刚建政,1949年的时候,它要召开政治协商会议,它为什么要各个民主党派,就是已经存在的,在中华民国时期就已经在中华民国统治下存在的这些民主党派,要把他们接到北京去开政治协商会议,要他们来捧场?就是中共在建政的时候需要一个合法性的外表,它需要当时存在的、被大家公认的民主党派和社会贤达来代表人民给它授权。

后来当然它把政治协商会议踢到一边去了,变成了花瓶,不再有立法权。是因为它建立了它自己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当然要比原来存在的民主党派要更好用。后来毛泽东为什么要提出“继续革命的理论”?这个“继续革命的理论”当然它的根本的来源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一种不断毁灭的、毁坏世界的天性所造成的。但是这里面确实我认为还有另外一个因素,就是它为了拒绝人民授权的选举,而用不断革命的方式来代替合法性。应该还有这样的因素。

中共的前30年统治,在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等各个方面已经全面崩溃了。所以到文革结束的时候,中共开始经济体制改革了,它的唯一的目的,现在回过头来看,就是挽救中共。这跟救中国没有任何关系。就是想用经济发展来重建它的合法性。这个确实让中共又维持了30年。但是大家都知道任何经济都不可能保持接近两位数的增长率,更不要说这个两位数的增长率是由低工资出口导向的破坏环境资源的粗放型经济,它更不可能长期保持两位数。所以中共在这里才会有意的贬低经济发展对中共合法性所做的贡献,因为它已经看到了经济发展不可持续性增长了。

虚无的三大历史转变

除了经济以外,它承认的以外,它还想用什么来取代经济发展,或者是辅助经济发展做为它的合法性基础呢?在《新华社》这篇文章里面提到了一个事实上并不存在的一个虚无的三大历史转变。在《新华社》的文章里,它提到说是中共领导中国已经实现了三大历史性转变。

哪三大历史性转变呢?它所说的是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到民族独立、人民当家作主新社会的历史性转变。这第一个。第二个说的是从新民主主义革命到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历史性转变;第三个是从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到充满活力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从封闭半封闭到全方位开放的历史性转变。

这个它不说还好,要一说我们把它真的看一下的话,中共麻烦可大了。你看它所说的第一大转变,说的是原来中国是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这个本来就是中共自己的定义,用自己的定义把1949年以前的中国定义成一个很糟糕的社会,然后它提出它自己把它变成了一个什么新的社会。这个本身就很荒唐,但是即使如此,我们看一下事实怎么样呢?到抗战胜利的时候,中华民国已经废除了和西方签订的所有的不平等条约,除了和俄国签订的以外,到了中共统治以后,不仅把和俄国的不平等条约永久化了,而且即使和日本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的领土纠纷也并没有在中共手里解决过。在这点上,即使当时有遗留问题,中共也没有解决。

所以抗战胜利的时候,中华民国统治的中国社会早就不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了,即使以前曾经是过。其实就我的观点来看,以前也不是。那时候已经是民族独立的一个社会了。它说现在是人民当家作主,现在中国人民当家作主的程度肯定不如中华民国推翻满清以后,从1911年到1949年之间任何一个时期。

它说的第二大转变就更有意思了。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都是中共的东西,它所谓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是指中共领导的、否定了孙中山的民主主义。它把孙中山的民主主义叫做“旧民主主义”,共产党的就叫“新民主主义”。所以这个转变是从共产党转到共产党,这根本就不说明中国的社会有任何发展,在共产党统治下。因为它讲的是共产党自己定义的两个阶段,就是说真的有了这个转变也说明不了任何问题。历史和现实都已经证明了,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相比没有任何优越性,全世界的社会主义都崩溃了。中共之所以能够把它的统治维持下来,恰恰是放弃了一部分社会主义原则,而采用了资本主义的原则。它现在所有的矛盾是因为它没有真正采用自由资本主义的原则。这就牵涉到第三个大转变了。

第三大转变它说的是从计划经济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转变,计划经济恰恰是社会主义的所谓优越性,而市场经济就是资本主义的。恰恰是这个资本主义的不完全的部分就是市场经济当中的社会主义的部分,造成了今天中国高度的贫富两极分化。

另外一个,它把从封闭半封闭到全方位开放,也说成是中共统治的成果。要知道,封闭和半封闭是中共统治造成的,就是中共至今也不是全方位的开放,而仅仅是在经济上的开放。在政治体制上、在文化艺术、教育等领域并没有全方位开放。现在的开放程度只能说比中共自己统治的时期有所开放,而完全无法跟1949年以前相比。

如果中共说的这三大转变是真的话,这三大转变当中就有两条是否定自己革命合法性的。也就是说它所说的转变完成是指从不好转到好,而这个 “不好”是中共的革命和统治造成的。实际上是三点都否定了中共革命的合法性,也就是说没有中共1949年夺取权力统治中国,中国根本就不需要这三个历史性转变,因为这只是部分的转回中共统治之前而已。

动荡的根源是一党独裁

《新华社》的这个文章谈到了一个混乱动荡的问题。在凤凰网转载这篇文章的时候,它划出了几句重点,这几句话说的是:中国的主流民意担忧,在当今中国,如果照搬西方的多党竞争议会民主制度,仍然会重蹈辛亥革命后政党林立和“文化大革命”派别丛生的混乱动荡史,代表局部利益和无政府主义的势力以及代表分裂国家的势力等都将堂而皇之的登场。

首先,中国的主流民意是什么?难道在这里,“中国的主流民意”是“中宣部”吗?中共控制了中国所有的媒体,甚至连网上的舆论导向中共都在引导到它需要的方向,所以让中共来宣称中国的主流民意是最荒唐的。因为在一个没有言论自由、没有出版自由的地方,你是没有办法来看什么是主流民意的。

我们来做两个简单的比较,辛亥革命后的政党林立和大跃进相比较,哪个更混乱?哪个造成的死亡人数更多?哪个造成的经济损失更大?这两者根本就没有可比性。大跃进所造成的损失和死亡人数超过中国历史上任何一场所谓的革命和造反,或者是大饥荒,这个根本就不要比较。至于说到文革当中派别丛生,这和西方的多党竞争议会民主制度有什么关系?文革期间是中共中央统治最严格的时期,不要说多党制了,连政府它都不要了。当时最流行的,国家的政治体制是叫做“党的一元化领导”。什么叫“一元化领导”?“一元化”是相对于党和政府两套系统而言的,就是有一个党的统治就可以了,连政府都不要了。如果说它承认文革是一个混乱时期的话,正好说明一党独裁,当时还不仅是一党独裁,甚至到了一个人的独裁,是混乱的根源,这和民主没有任何关系。

文革当中有没有局部利益?只有红太阳一个人的利益,就连当时权力这么大的中央文革小组,按照江青的说法,她自己都只是毛泽东的一条狗。当然,议会民主不一定是最理想的制度,但是也肯定不是混乱的制度。你看世界上,上一个世纪的历史,危害世界的两大主要的思潮,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它都是独裁的。而采用议会主民制度的国家普遍的要比共产独裁和法西斯独裁的国家政体要稳定的多,这一点我想根本就不需要讨论,这是人人都承认的事实。

还是需要花瓶党当托

那我们下面再看一下,统战部的发言人谈到的八大参政党的问题。这里我们注意到,统战部当了这八大花瓶党的代言人,由统战部代他们发言,说有这八个参政党就可以了。八个党的性质是什么什么?这在6月29日中共统战部的发言人说了一段话,说是中国共产党和八个民主党派已经基本涵盖我国各个社会阶层和群体,中国的多党合作制度具有广泛的社会基础,因此除现有政党以外,没有必要组建新的政党。

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在中国需要八大民主党派?这八个民主党派连自己说话的权利都没有,统战部想给他代言就代言,连以前的小媳妇都不如,肯定的说也不是他们自己能够决定自己是不是需要存在的,是中共说了算,才会有这种说法,说是八个就够了,不需要建新党!这八个党还没敢说话呢!哪天如果中共说,这八个党也不要了!相信这八个民主党派当中没有一个人会出来说个“不”字的。

中共这个系统是全世界最复杂的,从政权结构来看,表面上和现代社会的差异不是很大,至少它都有对应的机构,比如说人大它算是立法机构,国务院是相当于联邦一级的政府,也有最高法院,所以它和现代社会的结构基本上是一样的,不管它真实的情况是什么。

但是中共它生生比别人多出来一个政治协商会议,多出一个由8个民族党派组成的所谓参政党,当然谁都知道它们的存在是中共说了算,但是中共为什么需要这些系统呢?就是如果当年取政权的时候它需要这个系统来做做样子的话,现在中共统治60多年了,党员有8仟多万,它应该是更自信了,按照中共现在这个做法和说法,它应该是不需要这些装饰了,怎么会把这些装饰越做越热闹了呢?每年的两会,政协是一大块,没有任何权力,如此的大规模的劳民伤财,也就是说中共仍然需要这些花瓶做装饰,而且它毫不掩饰这一点。

所以归根结底的话,中共自己很清楚而且它越来越觉得它自己知道没有合法性,所以需要养一些托,政协和民主党派,就是中共用人民的钱养着的为自己歌功颂德的托,为自己提供合法性的托。这还不够还要加上五大宗教团体。

最后我们来看一下唱红歌的现象,唱红歌并不表示中共自信,实际上它恰恰是中共极端不自信的一种表现。现在红歌唱的泛滥成灾。如果说唱红歌在开始的时候,是薄熙来为了加强自己太子党接班的合法性,通过唱红歌体现它在中共体系之内的正统性的话,它的整个表现是以诸侯之身挑战中央,进而重新要回到北京的权力中心。如果是这样的话,现在全国的唱红就显然有了完全不同的意义。从它地域上看没有明显的差别,东南西北每个省市自治区都传染上了;从系统上看,不仅是太子党,各个派系都在做。

虽然中央最高层还有没有表态的,或者不公开支持的,比如这次胡锦涛的讲话,温家宝出访的时候又第十次提政改,显然没有公开支持和公开表态。但是确实各个系统都在争先恐后的做,至少在省一级的水平上,这显然远远超出太子党,主要是薄熙来抢班夺权的范围,所以要从更深的角度看。

红歌对中共现行的领导层和现行的政策并没有好处。薄熙来之所以要推红歌,是因为他要挑战现行的中共最高领导层。虽然他是一方诸侯,但是从整体政局来说的话,他是属于在野的挑战派;而对中共现行的最高领导层来说和现行政策来说的话,红歌是有破坏性的。

红歌历史背景它有不同的,阶段上分它有建政前鼓吹暴力革命的,有建政后歌功颂德的,有文革造反的,有后30年歌功颂德的。中共现在的领导层,不仅是中央,一直到地方,这些领导层他们的个人和他们所代表的集团利益都可以轻而易举的放到暴力革命红歌的革命对象范围之内去的,中共一部份先富起来的政策,造成了中国近代史和现代史上从来没有过的这么严重的贫富分化,这不是由能力、资本和机会造成的不平等,而是由政策制定所造成的不平等,是由于制定政策的时候向权贵倾斜而造成的。

煽动革命正好是煽动造这种现象的反,所以红歌实际上所造成的威胁对于现行统治者是显而易见的,中共当年唱这些歌的时候它是造反党,现在它正好处于被人造反的地位。用造反来针对自己,毛泽东的文革已经有先例了,结果如何我们根本就不用再去讨论。说中共高层没有一个人明白这个道理的话,也太小看它们了,所以中共允许或者是推行唱红歌一定是有不得已而为之的苦衷。

这里还有一个现象也被国际媒体注意到了,就是中共现在大搞党员重新宣誓,这不是一件小事情,它的规模之大已经被世界主流媒体注意到了。为什么要重新宣誓?无非就是原来宣誓的作废了,为什么会作废?中共没有说。

但是大家可能都注意到了,现在海外大纪元网站上公开声明“三退”的人数已经接近一亿,有人不相信这个数字,但是中共自己的心里有数,而且是做为一个重大事件来应对的,要不然的话它需要去强调党员人数八仟万吗?而且谁能给出一个比退党大潮更有说服力的理由,来解释中共大张旗鼓的要党员重新宣誓,来解释为什么有这么多人以前的宣誓作废了。

中共这样做想达到什么目的呢?唱红歌、重新宣誓这些事情,想要说明的问题无非是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新中国的定义是什么?新中国是中共给它定义的,按照中共的说法的话,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就是中共建立的政权,没有中共当然就没有中共建立的政权,这一点是显而易见的。有句话没有说出来,实际上应该说明的是新中国不如旧中国,1949年以后的中国不如1949年以前的中国,现在是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这一点了,所以红歌它只能证明中共当年建政是一个既成事实,而不能证明到今天为止它仍然存在合法性。

红歌的特点是什么呢?是煽情,当然绝大部份人没有被这个情煽起来,但是它可以让那些被煽起情来的人在短时间内放忘记了去仔细分析。如果冷静下来看看周围的话,不需要很高的智商他也能明白,红歌或者红歌所代表的革命没有给自己的生活带来任何好处,所以红歌最大的希望无非就是让人们非常短暂的忘记实际,而让他们生活在一种虚无缥缈的幻觉当中。

这个就很像吸毒者吸毒,吸完以后精神亢奋,看上去几乎是甚至超过正常人,但是有两个问题是被短暂的掩盖的,一个是吸食过量致死的问题,现在红歌泛滥就很像这种情况,另一种是短期的精神亢奋下面掩盖的精神和肉体的快速衰败,也就说在中共90周年的亢奋过去以后,会暴露越来越多的症状,人们所说的回光返照指的就是这种现象,好,谢谢大家。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