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刚从美国回来 目睹国内“怪”象

2011-01-11 10:48 作者:林紫薇 桌面版 正體 24
    小字

2010年底,我从美国回来度寒假。由于阔别祖国很久,从前许多作为一个国人很难觉察到,并且习以为常的“怪现象”,却在这一次变得格外清晰和刺眼。我想,即使生活在中国多年的人们,是不是也应该跳出来思考一下,为什么那么多“怪事儿”,在我们生活里却变得这么正常了呢。

我无意“辱华”或者强调崇洋媚外,这里的记录只是我很客观很单纯的感受。

不说好,不说坏,只是想思考——为什么?

先从飞机上说起。从美国登机,中间经停韩国/日本(首尔和东京的机场都曾中转过),然后再飞回首都北京。从美国转到日/韩,除了亚洲面孔瞬间增多外,其他并无太大差别。可是一到了飞去中国的飞机上,整个气氛却一下子改变了。非常明显的改变。

同样是亚洲人,但是很容易能分辨出日韩和中国的差别。刚一进飞机,就听到很大声地讲中文。本来习惯了10多个小时的安静,如今一下子被喧哗声罩住,真有点不适应。但真的很少有听到大声讲汉语和日文的。(再次客观声明,本作者不哈韩哈日,对小日本和棒子真的无感,这里只是真实记录。)  

然后是眼神和坐姿的区别。大部分人,尤其是美国人,都会很老实地坐在座位上,安静看书或听音乐。飞机上总会有一些东张西望,左顾右盼,“坐立不安”的中国乘客,他们的眼神里的味道是:1,好奇,但不是小猫那样的好奇,而是一份冷眼旁观等看笑话的好奇 2,冷,和距离感。他们身上有种天然的拒人千里之外的气场,是戒备状态的,仿佛在说:别欺负我,别找我麻烦,别过来。  

坐姿方面,如果我身边是美国人,他们大都很老实地待在自己的区域里,从不会把肘关节“攻”进身边乘客的范围;而中国人不会怎么在乎是不是霸占了别人的空间。(肯定不是所有中国人,不过大部分国人是这样的)他们想怎么坐就怎么坐,周旋不停,时不时来个360°大转弯,或者一不小心把脱下来的大衣抽打到别人脸上。 

表情嘛,大家也都知道,美国人习惯微笑的,如果目光相遇大都点头笑笑,有些还会说“你好”“怎么样啊”“祝你今天愉快”;但是在我们中国,陌生人之间是不打招呼的,不微笑的。如果我们向路人微笑示意,说“你好”,我们首先会想:这人干嘛,是不是想图什么利益?推销?骗子?拐卖人口的?……

飞机场方面,首都机场堪称豪华,场面是最华丽的,用料是最给力的。欧美和日韩的机场尽管小,却特别的干净、温暖,地上全程铺地毯,洁净如洗。随处可见坐在地上捧着笔记本上网的悠闲人。首都机场铺的则是大理石,除了民工打扮的摆出难民状坐地上外,一般人不会坐地上。铺大理石无可厚非,我认为,这样做的目的是更好清理。但这无形说明了一个问题:就连设计机场的人都知道北京机场肯定是会很脏的。 

刚一下飞机,我就被空气中的冷漠感笼罩住了。在美国,无论出了什么大事小情,无论是打“911”还是街上随便拉一个路人,都会很热心地帮忙,很仔细地倾听,仿佛你的事情就是他们的事情,你的麻烦就是他们的麻烦。而到了中国,我有点不敢去求助。首先,被求助的人,不会很认真去聆听你的故事,他们有一种很 “浑然天成”的姿态:“你的事儿是你的事儿”。在他们回应里,能感受到的是他们在“办事儿”,但不是“关心”和“帮助”。

飞机场方面,首都机场堪称豪华,场面是最华丽的,用料是最给力的。欧美和日韩的机场尽管小,却特别的干净、温暖,地上全程铺地毯,洁净如洗。随处可见坐在地上捧着笔记本上网的悠闲人。首都机场铺的则是大理石,除了民工打扮的摆出难民状坐地上外,一般人不会坐地上。铺大理石无可厚非,我认为,这样做的目的是更好清理。但这无形说明了一个问题:就连设计机场的人都知道北京机场肯定是会很脏的。

出了机场,一股扑鼻的烟味儿席卷而来。在北京,随处可见抽烟的人,仿佛抽烟是个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可在美国生活了那么久,我看到的抽烟路人的总数,一只手就能数的过来。在西方文明国家,抽烟是一件非常不健康的不文明的行为。抽烟的人也会受到大家的鄙视。如果你抽烟,大家就会不自然地认为你层次比较低,可以和难民乞丐为伍了。可在中国,抽烟是正常的,更奇怪的是,中国竟然有“敬烟”“送烟”的传统,以给别人香烟,来表示尊重。我不得不说:这不怪吗?!  

坐在飞驰的计程车里,看高楼林立的北京,(尽管曾经生活在北京近10年)我第一次以一个外人的眼光去打量这个城市,觉得这个城市真的很吓人,很恐怖。天,是阴霾灰暗的天,地上是一眼望不到边的汽车长龙,刺耳的喇叭声此起彼伏,车不让人,人也不让车。所有人都带着急躁的心情,试图赶在队伍最前。在北京过一天,即使什么都不做,都觉得格外的劳累;身上穿的衣服鞋子,一天就能灰尘满满。  

而在美国——很多人说美国是大农村,这话一点不假——我看到是一幢幢漂亮的小房子,绿油油的草地,奔跑的小松鼠,湛蓝湛蓝的天,汽车看到人离20米外就停下微笑示意你先走,整个一年我听到的马路上的喇叭声不超过3声。

许多人说,都是中国人太多搞的。这话我同意,人口数量是很大一个问题,但是人多,真的唯一的问题吗?  

说到人口,回国翻看报纸真的吓死我了,“无痛人流”“轻松告别一夜之错”“手术后可以迅速恢复正常生活”……怎么杀人的广告都可以做得这么理直气壮?铺天盖地?让多少年轻人觉得:堕胎,无非如此。

你说,这不怪吗?!

回到家吃饭,我拾起香蕉看看,拿起鸡蛋看看,嚼了一口肉吃吃,很惊叹地发现:怎么回事,怎么咱们的食物都没有美国的好看,没有美国的好吃呢?

以前没出国时,听留学的朋友说美国肉好吃,我还笑话他,肉都一样的,怎么还能到了美国就好吃了。可是现在生活很久再回来,真的发现这个问题了。

咱们国内的香蕉,还有其它水果,都长得很粗糙,而且偏大,不好看的“大”,不可爱的“大”,好像被农药化学药剂催出来的那种“大”。再说肉,感觉都是水水的,里面都不实在,总觉得不够100%似的。后来听说,很多国内厂家都在催生肉,猛喂牲畜,逼它们长大长肥,好早点被宰。难怪啊。。  

美国的水果非常好看,非常漂亮,个个晶莹剔透,就算不吃,看着也有幸福的感觉。肉吃起来,津津的,有嚼头,感觉很实在,滋味也好。而且物价相当便宜,美国大号家庭装的洗发水只要3块钱,4块钱而已;在中国则是50,60左右。

看到这儿,有的读者笑话我数学不好,忘记汇率了。但是想想钱币单位和比例呀:一个月3000美元工资,可以在美国吃香喝辣,生活美美;同是一个月3000人民币在北京,请问,你怎么过活的?

回国和闺蜜们姐妹们聚会,大家谈的最多的是房子。这住房问题,我觉得可以算是北京第一大怪!怪在房价怎么就那么高?把它折成美元都可以在美国买别墅;怪在北京房子一直盖一直盖,怎么永远都不够住;怪在为什么大家前仆后继非要买房子,没房子好像生活就不完整,有没有房子成了男人能不能找老婆的重要依据;更怪在,房子只有60-70年的产权,住完了还要被国家没收,那大家还死活抢个什么劲呢?这么明显的浮云,还在疯争,这不怪吗?!  

第二天出门办事坐地铁,正赶上上班高峰期,本来已经塞得牙缝都不剩的地铁,还是开门迎客。队伍后面的地铁工作人员呼叫着口号“一!二!三!上!”把乘客往死里兑进地铁。壮观景象,令人目瞪口呆。

更精彩的是,在整个过程中,没有一个人觉得这个现象奇怪。没有一个人觉得,人的舒适度应该得到尊重。

我看到一个微博说:  

“如果中国真的就像《新闻联播》里演的一样,就好了” 

看着挺欢乐。

这《新闻联播》也够怪的,播出的内容怎么千年不变啊?

我看说的这些话,换几个名词,十年前的稿子依然可以用

开了这个一帖子,让我想到另一个"怪现象"就是,国人过于敏感的神经。

怎么总是动不动就辱华了。尤其是美剧啊,电影什么的,稍微说点什么,或者中国演员在剧里是反面角色了,就说西方辱华。  

但是看看我们的《叶问》《叶问2》,都把外国人丑化成什么样了,还大肆宣扬,人家有跳出来说我们侮辱他们了吗。  

一个大国,是不是该有开的起玩笑的大国胸怀?  

我在国内生活了20多年,初到美国生活,也很不适应。不适应的是:啊?我的人权可以被这么尊重?!啊?我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这是我的权利?啊?我可以亲自投票选择国家领导,他们还得点头哈腰尊重我,慷慨激昂演讲请求我投票?更不适应的是:啊?我什么都可以说,我可以站在总统身边举个牌子骂他是个骗子流氓,而没有人拘留我?……

国内的媒体被约束得很奇怪。在美国,很戏剧性的烧杀抢劫劈腿外遇嫖妓赌博的美剧比比皆是,大家都在看热闹,而真实的美国生活和谐得多,人民也保守得多。婚外恋的比例,和中国能上的黄色网站比率一样低;而在中国,很多题材都是禁演的,可包二奶养小三的故事,每天都在上演。  

说到教育,  

美国很鼓励学生疯狂和大胆,打破常规那是最好。

我留学做做作业的时候,总是问老师什么规定,总想按规定做

但老师就说,你就疯狂一点,给我你最疯狂的想法和点子!  

还有一个“怪”事,美国极其保护学生的隐私,成绩单除了自己和老师,没有人有权利知道,不会像国内这样列个大榜单,所有人来围观……

想想,这对排名落后的孩子们,是多大的心理侮辱?

更奇怪的是,在美国,如果老师给的成绩过低,你还可以以“被伤自尊”为由向学校抗议。所以大部分老师是不会给很低的分的。

而且,人家也不以分数为重,体育啊,文艺啊,都很重要。

与其考个100分,没有在足球赛上踢得好重要。

但在中国,一个玩球玩的孩子,我们会对他说什么?

——不 务 正 业 !

这次回国,感觉我们国家在物质方面,真的不比西方发达国家差,甚至更富裕。但是精神层面的落后,令人痛心!这种落后表现在:对物欲盲目的过分崇拜,百姓生活得不轻松快乐,人和人之间缺乏尊重,言论不自由,人的思想被束缚、僵化,甚至被洗脑。

怪在,很多不正常的东西,我们习以为常;怪在,我们不快乐,却认为这是理所当然。  

更怪的是,在国内生活了快一个月后,我也不知不觉融入进了国内生活。去和公共场所的服务人员说话,他们看都不看我一眼,装聋作哑,表情麻木,扭下头,嘟下嘴,表示“往那儿走”的时候——我也习以为常了。  

人和人之间的冷漠,社会的浮躁和拜金,反过来作用在人身上,让人们更为麻木、暴躁和急功近利。没有人有闲情抬眼望望天空,数数星星。这像是个笑话。

未完.....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