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洋黑工”进军长三角调查:偷渡已形成地下产业链

2010-11-22 23:05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近年来,在我国“民工荒”的背景下,一些东南亚国家平民开始通过各种地下途径,进入我国非法就业。据调查,继珠三角后,经济发达的长三角地区正逐渐成为“黑工”另一掘金之地。

“洋黑工”进军“长三角”带来的冲击

同事居然是“老外”

“真没想到,我每天跟一群‘老外’在一起上班。”小李是诸暨某纺织厂的一名员工,谈到前段时间发生在厂里的“洋黑工”事件,她说:“还是第一次听说有外国人到中国打工。”

小李生长在江西农村,出来打工已有两年时间。其所说的“老外”是一群越南工人,“他们大多听不懂中国话,也不会说汉语或英语,只会做简单的手势”。

这群只会做简单手势的越南工人共28名,他们平时很少跟外人交流,尽管该纺织厂有近400名员工,这群“老外”却生活在自己的“部落”里,每月领取1000余元的工资报酬。

在这群外来打工者中,魏文通(音)是惟一一个会说中国话的人。魏文通今年21岁,1年前通过朋友从中越边境非法潜入中国,在广西、广东一带私营企业里打工。今年5月初,魏文通回了一趟越南老家,回来后便与同乡一起到了诸暨这家纺织厂工作。

前不久,在诸暨市有关部门组织开展的整治“三非”(非法入境、非法居留、非法就业)专项行动中,魏文通等28名“老外”被有关部门调查。“到中国打工,每月能挣900元以上,我们很喜欢这里。”在接受调查时,魏文通说:“在越南,做同样的工作,每月最多只能挣400元,所以我们国家很多人希望能来中国打工。”

铤而走险源于招工难

说到非法用工之事,该纺织厂总经理杨某说,由于实在招不到国内工人才出此下策。

据笔者了解,杨某的纺织厂在当地属中等偏小企业,由于在设备改造和技术创新方面投入不够,生产同样数量的产品,相对于其他规模型企业,该厂需要更多的工人。因此在民工荒背景下,该纺织厂的“招工难”问题愈加明显。

“我们外贸订单很多,外商每次下订单前,我们都要问清数量,如果量特别大的话,我们都不接。”杨某说,由于招不到工人,当地很多工厂和他们一样“限制订单”,而与此同时,很多机器处于闲置状态。

今年5月底,杨某在越南谈生意时,有当地劳务中介公司说越南工人薪酬低。“当时,我们正好急缺人手,就动心雇佣了越南人,带回厂里打工。”杨某说。

据介绍,当越南中介公司把招工消息发出后,很快便有几百人前来报名。由于担心这些工人在中国工作的合法性,杨某从报名者中挑选了28人,并为其办理了一个月的旅游签证,以旅游者的名义进入我国境内。

“以前,我们到国外打工、经商蛮多的,现在老外都到中国打工了,说明中国这些年经济发展的确很快。”杨某说。但没多久,有关部门前来调查此事,除了将28名“老外”全部遣送出境外,还对该厂行政处罚2万多元。

“洋黑工”转战长三角

在2008年金融危机中,一些外向型企业遭受了沉重打击,有些企业破产倒闭,外地工人被迫回家。而随着外部环境的转暖,去年以来各地经济恢复,生产又繁忙起来,“招工难”、“民工荒”现象频现。于是,就有不少越南、缅甸的工人偷渡入境打工。

2009年6月,浙江省绍兴县查处了两名非法“洋黑工”;今年4月,4名缅甸人到诸暨某袜厂做织袜工,6月中旬被有关部门查出后遣送出境。

上述4名缅甸“洋黑工”在接受调查时说:在本国一个月只能赚十美元,所以我们很多老乡想到中国打工,已经有几百人过来了,这一次他们几十人偷渡过来,大多是到江浙一带打工的。

据笔者了解,“洋黑工”多年前就出现在珠三角,在广东珠海、广州等地,使用“洋黑工”是很多中小企业心照不宣的事情。而近年来,随着纺织、机械、五金等劳动密集型企业的快速发展,长三角地区成为“洋黑工”淘金的新目标。

但目前到底有多少“洋黑工”?有关部门表示,由于“洋黑工”都是秘密使用的,整体数据难以统计。“但从最近几次检查结果来看,个别小企业雇佣‘洋黑工’有扩大的趋势。”相关人员说。

此说法得到了杨某的证实。“跟我接触的越南那家劳务中介公司规模很小,但他们每年往中国输出400多人。以往主要前往广东地区,而现在前往长三角地区的多了起来。”

低端劳务不能引进

据了解,越南、缅甸的“洋黑工”,工资只需中国工人的一半,甚至更少。与目前的中国劳动力成本相比,他们更具吸引力。

“我们企业处于产业链末端,利润本来就很低,而如果国家允许,我是很欢迎越南工人来工作的。”杨某说。

与杨某的纺织厂一样,不少企业主表示愿意通过这种地下形式招聘“老外”,“他们不需要缴纳各种保险,也不会嚷着涨工资,也不像中国工人那样春节、中秋都要回老家,对工厂生产造成影响。”

那么,众多中小企业喜欢的“老外”能进入我国工厂合法工作吗?

笔者查阅了《外国人在中国就业管理规定》,其中明确规定须办理《外国人就业证》和职业签证,并且对工作岗位的要求是“应是有特殊需要,国内暂缺适当人选,且不违反国家有关规定”。据介绍,上述规定明确了“企业若需要引进外国人,只能是中高端人才,而外国低端劳务是不能引进的。”

而对于“洋黑工”,《外国人在中国就业管理规定》中明确要求,对未办理手续擅自聘用外国人的用人单位,公安机关在终止其雇用行为的同时,可以对用工单位处5000元以上、50000元以下的罚款,并责令其承担遣送私自雇用的外国人的全部费用。

偷渡已形成地下产业链

由于越南在地理位置上同中国毗连,两国边民历来有着密切的往来,一些人甚至跨国界而居,隔界河相望,通婚互市,走亲串戚,亲如一家。这样的情况在老挝、缅甸与中国边境地区同样存在,因此,除越南之外,近年来也有老挝和缅甸等国家的非法劳工出现在我国内地。

据媒体报道,在1020公里长的广西中越陆地边境线上,越南人只需步行几分钟就可以进入中国。现在,每天都有越南人通过边境小道非法进入中国境内,然后买张车票畅通无阻地到达各大城市,他们中不少人就是为打工赚钱而来。

而近年来查处的案例表明,在“洋黑工”的问题上,已形成了规模性涌入,一些非法中介利用收费较低之便私自开展向中国劳务输入业务。越南劳工进入中国,特别是进入一些路途遥远的腹地,都有专人提供帮助,形成了包括物色人选、帮助入境、联系工厂和接送带路等环节的“一条龙服务”。

据介绍,在越南介绍工人到中国大陆打工的劳务中介公司很多,登记在册的就有400多个,还有很多地下的很难统计。他们一般通过组织偷渡或者旅游签证的方式介绍入境,并获取每人200至500元不等的利润。在越南,依靠介绍“洋黑工”入境,使不少劳务中介公司老板走上了“致富”之路。

考验我国劳动力市场

“洋黑工”问题已引起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近年来,在公安部的统一部署下,浙江省公安部门多次开展整治“三非”专项行动,发动群众提供、举报“三非” 线索,而根据公安部的规定,凡属非法入境或非法居留的外国人,不管是否在联合国难民署登记,滞留地公安机关都要“发现一个,查处一个,遣送一个”。但由于利益诱惑,“洋黑工”受到个别中小企业的青睐,致使“洋黑工”事件在各地时有发生。

笔者算了这样一笔账,如双金针纺织厂雇佣的28个“洋黑工”,以每人每月比国内工人少600元工资计,一个月仅工资支出就可节省1.7万元。

业内人士认为,在当前国内“招工难”的状况下,劳动力成本进一步上升,或许会有更多企业,尤其是技术含量低的传统加工制造企业,不惜冒着被罚款的风险,非法雇佣“洋黑工”。在满足企业正常生产的同时,用降低人力成本来提高企业效益。

据了解,2009年底我国城镇登记失业率为4.3%,实有城镇登记失业人员921万人。有关人力资源专家指出,在当前情况下,“洋黑工”一旦大量涌入中国,将会对我国低端劳动力市场带来很大冲击。

企业转型升级是关键

28名“老外”被遣送回国后,杨某的工厂又多了一些空置设备,他依然面临着国内工人招不到、“洋黑工”无法引进的困境。而在每次开展的“三非”专项行动中,都有企业面临着类似的问题。

中小加工企业无技术、无品牌,产品利润低,他们只有不断降低成本,才能维持当前的较低利润率。专家指出,有了境外低成本劳动力,让降低生产成本成为可能,这是“洋黑工”屡禁不绝的根本原因。

笔者在走访中了解到,除了提高企业品牌意识、提升产品竞争力外,还有一些企业尝试着“走出去”,在越南等国家建立生产基地。有关人士认为,这不仅能消除、规避国际市场贸易壁垒给企业带来的不利影响,还可以享受国外的优惠政策和人力资源成本优势。

以绍兴为例,近年来,该市越美集团、达亨集团、海亮集团分别在国外兴建了尼日利亚纺织工业园区、博茨瓦纳纺织工业园区、越南龙江工业园区。其中越南龙江工业园区目前已有9家中国企业入驻,其中就有正元袜业、双达木业等劳动密集型企业。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