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蚁族生活实录(组图)

2010-06-25 20:52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2010/06/25/20100625084321362.jpg
在中国北京和上海等一线城市,高校毕业生人数的增长远远快于白领职位的增长速度。天之骄子们一度设想大学学历就等于高薪就业机会和舒适的住房,如今只能像成千上万的蚁群一样涌入IT商业圈附近的“贫民窟”,以方便他们找到此类工作。这一新的雄心勃勃的人群被称为“蚁族”,因为他们对工作机会的渴望,并愿意挤在一起,忍受恶劣的生活条件。中国的新的“底层白领”建立起了一种亲密的联系,源于他们一起奋斗,想要赶上中国日新月异的社会变迁。(美国《新闻周刊》,摄影:Mark Leong)

2010/06/25/20100625084321370.jpg
22岁的赵新长(右,音译),辽宁省朝阳市人,去年7月从北大青鸟培训学校毕业。他希望找到一份每月3000元人民币(约440美元)的工作。他的朋友岳春阳(左),21岁,来自河北省张家口市,正在寻找编程类的工作。(美国《新闻周刊》,摄影:Mark Leong)

2010/06/25/20100625084321280.jpg
每个工作日上午,蚁族们走出自己的房间,坐公交去北京的上地和中关村科技区,这些地方是找工作或专门销售低端电子设备的场所。(美国《新闻周刊》,摄影:Mark Leong)

2010/06/25/20100625084321678.jpg
一辆开往上地和中关村的公共汽车上挤满了乘客。由于这些到达IT核心区的路线常常是如此拥挤,政府还雇用了“推手”,将乘客推上公共汽车,达到空间的最大化利用。(美国《新闻周刊》,摄影:Mark Leong)

2010/06/25/20100625084321823.jpg
唐家岭的墙壁上张贴的广告“周转”很快。一张学习Java编程的技术学校的海报很快被周围廉租房,和空调维修的小广告覆盖了。(美国《新闻周刊》,摄影:Mark Leong)

2010/06/25/20100625084321885.jpg
早上,蚁族们在他们去往上地科技园的途中路经百度的总部,这是中国最流行的搜索引擎。(美国《新闻周刊》,摄影:Mark Leong)

2010/06/25/20100625084322910.jpg
网吧,蚁族和当地居民去那里打游戏,看电影和视频聊天。(美国《新闻周刊》,摄影:Mark Leong)

2010/06/25/20100625084322499.jpg
30岁的张祖亮(中),2001年从江西农村来到北京,现在工作于联想旗下的一个科技公司。他25岁的弟弟,张齐(右)去年来北京投奔他,现在一个软件教育培训学校进行一个为期4个月的培训。他们的堂兄,张敬亮(左),27岁,现就读于中国地质大学,在一个打印店做兼职。(美国《新闻周刊》,摄影:Mark Leong)

2010/06/25/20100625084322576.jpg
一堆Java编程学习书籍。(美国《新闻周刊》,摄影:Mark Leong)

2010/06/25/20100625084322432.jpg
蚁族们从中关村科技区的上地科技园回家的场景。(美国《新闻周刊》,摄影:Mark Leong)

2010/06/25/20100625084652568.jpg
村里市场电线和光纤下的摊贩,蚁族们在这里购买时蔬。他们大部分住的地方有宽带,却没有冰箱。(美国《新闻周刊》,摄影:Mark Leong)

2010/06/25/20100625084652946.jpg
唐家岭曾经是农村,现在却盖起了很多没有外装饰的难看的水泥建筑。灰蒙蒙的房屋内部都是些面积16到20平方米的单间。村民在这里建房的主要价值就在于地理位置,靠近北京的IT工业园。(美国《新闻周刊》,摄影:Mark Leong)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