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我在国外第一辆破车,破的惊险!

2010-06-23 00:32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本来想用“记我的第一辆破车”做标题,但觉得“破”字不能表达我要写这一短文的初衷。就去掉了这个”破”字。虽然去掉了这个字,但改变不了它的确是辆破车的物理特征。800美元买下来的,是正规交易,不存在半卖、半送的因素,肯定知道这不是一般的破了。

其实刚买回来时,虽然挺旧,但从左前方看,还不是太差。右前灯撞坏,转向灯的玻璃罩已碎,但车灯还能亮,右前车轮档泥板前的车身也凹进去一大块,左车灯罩也有破纹。后备箱的锁已经坏了,没有钥匙,只能用镙丝刀打开。车身挺旧,有些锈迹,也不干净。这也就是为什么,买来之后,我就没洗过车。再看车里,收音机是前车主自己换上的,号称机械工程专业的博士生,为了换个收音机,竟然把收音机坐架周围的保护壳全部撬的张牙舞爪的。朋友问我,车况这样,还要进一步考虑吗?我说,当然,看看性能怎样,朋友就进去开了一段路,回来告诉我说,我说不出道理,但我的感觉还是比较准的,这车性能不错。

我就说,行,谈价吧。

就开始挑毛病,这,那,….卖主说,就是因为这些,我才出价1000美元啊,这第一辆车,主要是代步工具吗,又不是去招摇。最终,好在朋友是MBA出身, 会讲价, 最后, 800成交。

买来第一天,朋友帮着开回,放在住处附近的停车场, 就走了, 说有空教我开。自己回到屋里, 心里痒得很。去看车吧, 左看看,右看看,打个火试试,还真着了,可能是太没经验了,竟在没踩住刹车时,就挂上驾驶档,车动了起来,不知所措,也不知道刹车,眼睁睁地看着它挤上车左侧的一个隔离桩上,不动了。赶紧跑回住处,请室友帮着把车倒回来。还好,如果不是那个隔离桩,会碰上别人的车,自己没有驾照(刚过了笔试,只能学车),那可了不得!

这下,本来可看的左前方,在我买来的第一天,就不中看了。左前车门与车身结合部被挤进去一些,本来挺严实,挺好看的,这下,能看到一个黑洞,还蹭掉了许多漆。一开门,就嘎吱嘎吱直响,我就找个铁棒子一撬,好了,不响了,但黑洞更大了。这一挤,一蹭,一撬,又不知隐性损失了多少。这会儿,再想说这辆车不破,都没有任何理由了。

这辆车破,破得学生们直提意见,“老师,你该换车了,与你身份不符啊!”,我心想,“什么身份?有什么不符?有什么了不起的?”“没关系!”这辆车破,破得停车场警察老拿我当学生。老说 “你的学生证呢?”“我没有学生证,只有工作证!”这辆车破,破得惹路人眼球,经常在路上,被别人“的…”停下来, “怎么了?” “给我1000美元,我给你修好车身!”,我心想,“我800买的,你要1000,呵呵,得了!” “谢谢了!再见!”

这辆车破,还破在没人觉得它是值得小心保护的,当然也包括我们自己。有一天,有一对年轻美国人,在倒车时,把它给狠狠的撞了一下,撞掉了本来就起来的一块漆。我喊住他们,要它们赔偿,那男的一笑,嗤之以鼻:“Your poor car (你的可怜的车)?”, 理都没理,一踩油门,扬长而去。我后来一想,估计没什么可以找回来的,就算了。最让我记得的一句话就是,儿子在机场接姥爷、姥姥时说的:“看!这就是我爸的那辆破车!”

这辆车,继续不断地被我们自己破坏着,越来越破……

一次,在高速公路的收费站,前一辆车急刹车,我虽然也减慢了速度,但没有踩死刹车,一下子撞上了人家,车主马上下来看了一下,没什么大问题,也就没找我的岔。这主要好在我这车的保险杠是橡胶做的,虽不太好看,但弹性好,不伤别的车,也保护自己。

又有一次,自己上班的路上,从高速公路上下来,开始进城,有点堵车,走走停停,再加上发困,一会儿睁眼,一会儿闭眼,忽然前面一辆车,一个急刹,我又没反应过来,“哐”的一声,撞了上去。那个车主,立即下车,气哼哼地走过来, 意思是“怎么搞的?”,我只好两手一摊,表示不好意思。但他看了一下,一笑,走了。我还觉得挺幸运的,又逃过一劫----没破费。可等到了学校,下来一看,才知道这次并没有上次那么幸运。这次撞得是个小卡车,车身高,它的后保险杠正好高出自己车的前保险杠。而撞击发生在我这辆车的前脸与那辆小卡车的后保险杠之间,人家的杠可是金属的,而咱这车前脸可是塑料做的,全碎了。最后,只好用透明胶把它们粘在一起。

还有一次,上班开到学校停车场。可能着急了点儿,竟然,没熄火,就下来把门给锁上了。只好找学校的警察过来帮忙,一个亚裔警察过来了,先在一张表上,让我签了个字。他就用一个长长的铁片,从车窗玻璃边上插进去,在门锁的附近来回划了几下,果然,车门真的整开了,我万分感激地说了好多谢谢的话。可那警察刚走一会儿,我就发现,车门可以从里边打开,却不能从外面打开。赶紧跑出去,追上那个警察,问他怎么办,他说没办法,我就说,你给我弄坏了,你不能就这么走了。他给我看那个有我签字的表格,有一条款就是无论发生什么,他们概不负责。这才想起,刚才签字是为了保护他们自己的,只好瞪他两眼,再送修车铺。修理工说,修是可以修,就不知修多少时间,可能一个、也可能两个小时,他们的收费是每小时60美元。我就说,你先修。他就开始拆车门,十几分钟过去,刚拆掉一外表,我一看,里边复杂得狠,这样两小时也修不好。就说赶快说:“不修了,不修了!”修理工还不高兴了:“你要修的,又不修了?给15美元,给你装回去。”就这样,花了15美元, 什么也没做。回家后,还是自己想了个办法,就是用一条尼龙绳拴在里面的把手上,从车门缝隙里伸出来,再拴在门外把手上

开车时,在外面用手一拽尼龙绳,门就开了。就这样,门靠拽绳才能打开,一直坚持到车检不过卖车为止。

最严重的一次,是我老婆干的,那是她刚拿到驾照不久。一天早晨,我起来晚了一点,她主动送儿子上学。二十分钟左右,当我迷迷呼呼刚要起床时,只听楼外的墙好像被撞了一下。过了一会儿,老婆慌慌张张地跑上来,“不好了,我把别人的车给撞了!”我赶紧下去看,它不但把邻居的车撞的很惨:左后视镜撞掉,左车前门划了一道清清楚楚的划痕。自己的车更惨:右边的后视镜撞坏了,右前车身又多了道划痕,前保险杠重重地撞到了墙上。这回右前转向灯座干脆撞掉了,就剩下一根电线连着了。车的保险只买保别人的,没保自己。不愿意自己再花钱,干脆不修了,最后的又是自己处理了:“透明胶带”。

每次,到修车铺,修理工都说,你该换车了,但我老是舍不得。继续开着……用这辆车作为主要交通工具,跑了整整两年,两万多英里,至到最后,车检安全要求通不过,限定时间,维修或扔掉。到了限期最后一天,才恋恋不舍地开到汽车坟场,卖掉了。直到最后,它还以其老身为我挣了50美元。这辆车,虽然车身破,但车身大,里面宽敞,坐着很舒服,而且不像想像的那样费油。全家人竟都喜欢它。除了正常的机油维护和必须的机械维修外,没有在车身上花过一分(车门那15美元除外):换电池:60美元。换轮胎:120美元。换发电机:120美元。换方向盘支架:200美元。换后轮闸皮:90美元。等等。总值不超过1500美元。

它的巨多功绩:

通过它,我学会了开车,并用这辆车通过了路考,拿到了驾照。从机场接回了老婆和孩子。教会了老婆开车,并用这辆车让老婆也通过了路试,拿到了驾照。这辆车,还帮一个朋友练车通过了路试。这辆车,送我两年开车上下班每周四次来回共50多英里的路程,没有在路上歇过一回菜。驾着它,跟老婆孩子一起冲到纽约看过中国领事馆组织的新春晚会,当时就有人,说我疯了,竟敢开车到纽约来,那次,车位紧张,在老远的地方才停下来,走得时候,要慢慢地将前后停着的车顶开才能出来。驾着它,夜间开到纽约最危险的布鲁克林区的动物园(据说是世界上最大的城市动物园)看新年灯展和动物,回来后,有朋友讲,你不要命了,那是美国枪击案发生最多的一个地方。现在想来,还有点后怕。开着它,收到过纽约世贸大厦被撞的消息; 继续开着它,看到过世贸大厦上那滚滚的浓烟。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用它到一个半小时车程的机场接送岳父、岳母大人来回两次,两个半小时车程的机场往返一次,探望一个多小时车程的亲戚两次。带着全家人,去一个半小时车程的海边钓螃蟹一次。还有一次二个小时车程的水上公园往返。期间,因爆胎,用备用胎跑完2/3往返路程,返回后,花10美元修好,继续工作。

所有业绩当中,最重要的是,是没有在路上抛过锚,没耽误过任何正经事情。这简直是个奇迹。开这种车,唯一难受的是,“担心”。老担心,它什么时候会掉链子。常常想像,“在高速公路上,突然车轴断了,怎么办?方向盘不动了,怎么办?车轮突然飞了,怎么办?”结论是,不管如何省钱,开旧车的担心太让人受折磨了。N年后,在换了几辆旧车后,终于决定要买辆崭新的,再也不用担心的车……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