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社会正义的沦亡是屠童血案的根本原因

2010-06-01 11:15 作者:张善光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手举屠刀的凶手,把狠毒残忍的目光专一瞄准与自己毫无恩怨且素不相识不知灾难为何物的校园稚童,古今中外闻所未闻。可在今日的中国惨烈地开场了。5月13日,国家总理温家宝对记者发表讲话,称要解决导致校园血案的深层次问题。由此可知,令人撕心裂肺接连不断发生的的校园血案,绝非人类社会不可避免的一般刑事犯罪,而是由社会主义中国的深层次问题造成的特殊犯罪。那么总理讲的这个“深层次问题”是什么呢?对此,大家其实无一不知,这就是社会正义在社会主义中国已经可怕地超历史性地趋于没落。

“夫不患寡而患不均”,这是孔夫子讲的,然而却是错误的。一个社会的主流没有了正义,天地间充满邪恶,这才是这个社会最为可怕的。财富不均资源不匀是人类社会的常态,也是人类社会进步的原动力之一。社会普遍的讲道理,同一规则不分贫富贵贱对人人有效,大家守着底线互不越界,那么无论是谁,凭借自己的劳动与智慧哪怕是收获了千座金山,如美国的比尔.盖茨,巴菲特,哪怕是登上了总统、首相的宝座,如马英九、卡梅伦,人们都会以平常之心而待之,不会有憎恨,不会有仇视,不会有刀枪之衅,相反会表现出一种发自内心的格外尊敬。但社会正义一旦灭忙,社会不再讲道理,对与错,黑与白,曲于直,耻与荣,全由强者的拳头定夺,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有权有钱者做老大,无钱无势的做虾子,这个社会就必然会像狼群闯进了羊圈一样危险万分了。

而眼前的中国正堕落到了这种狼张着血口生吃活剥羊的危险状态,整个社会已经乱了套,散了架,到处都是无序,到处都是不讲理,到处都是血和泪。可悲可叹的是,本来应以维护天地间正气为己任的政府官员们,竟然是这个无序这个不讲理这个血泪遍地的制造者。他们凭借权力做支撑,俯卧在山顶,对自己的辖区时刻都虎视眈眈流着涎水,而作为弱者的老百姓,在这个权力者逞凶的丛林社会里,生命财产不可能不成为猛兽们的可口猎物。今天你辛勤劳动致富了,政府为了收你的税高调表扬你,明天说不定就会土匪般砸掉你的厂子,摧毁你的住宅,逼得你焚火自戕。你经商不是有钱吗?给我进贡二百万,要不你就家破人亡去坐牢吧。农民口干了,拿乡长的杯子喝口水,乡长就敢动用权力把农民关进拘留所。警察随便开枪把人打死,主管部门敢公然造假说是死者要抢枪;把精神病人当杀人犯关押,却反指控别人造谣生事。为了完成任务立功受奖,警察们随时都敢把无辜者抓起来,在五花八门的刑讯逼供下,不认罪也要你屈打成招做罪人。法官们只要给送钱,只要上级有指令,可以脸不变色心不跳,道貌岸然地把无罪的老百姓判有罪。老百姓受冤屈,官员们或者洋儿不睬,或者靠骗靠拖,就是不解决,一旦你要去上访,帽子马上来了,你是企图要闹事,破环社会稳定,随时可以把你关黑监狱送精神病医院。监狱里的墙壁上明明写着国家的法令“囚犯有在节假日休息的权利”,可哪个犯人如果受不了一年到头没有礼拜天,每天必须十五六个小时的劳动,而去找狱警讲法律,换来的十有八九是暴打。政法委书记制造的杀人冤案曝光了,不需要做道歉,仅用“我不是学法律的,我不懂”就可以卸责而若无其事。官员们在台上作报告,冠冕堂皇高谈阔论“为人民服务”,转身就变成不择手段榨取百姓钱财的机器,只要听到哪里有银子响,立即眼睛发绿全身沸腾,像苍蝇闻见腥。底层老百姓穷愁潦倒无计谋生,上不起学,买不起房,治不起病,官员们不闻不问,只管自己拼命享受丽人如云、夜夜笙歌的天堂般美妙。有社会良知未眠人士站出来讲公理,倡导文明,要求法治,则被戴上“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送进监狱。请试想,在这么一个廉耻丧尽是非全无不见正义之光的漫漫黑夜里,老百姓恐惧彷徨,孤独孑羸,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凶残暴戾灭绝人性的亡命之徒怎么可能不应运而生?只可怜那些孩子们,那些孩子的父母们,白白为恶贯满盈的强者做了这个社会的牲血祭。

无可否认的是,社会正义在中国的沦灭,罪魁祸首是政府。中国虽然是一党执政,老百姓没有选择余地,极不符合社会正义的逻辑,但这个一党专制的国家毕竟制定有宪章,有一部全体国民都必须奉为至高无上不可逾越的根本大法,不是无章可循无法可依,尽管这部大法有着许多野蛮之处,但只要野蛮得一视同仁,人们还勉强可接受,只是在人性的伸张上大家共同受些委屈受些压抑而罢了。可是事情远非这么简单。事实上,中国的宪法自始至终从未成为过中国人的不可违背的行为准则和生存规范。在政府高层眼里,宪法简直就是一张不值钱的手纸,是一张披在狼身上的羊皮,他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想制定什么律令就制定什么律令,什么拆迁规定,收容规定,劳教规定,结社规定,出版规定,什么公安抓错了人不用道歉不用赔偿,什么把无辜的人关在监狱里每天只赔偿八小时,其它十六小时一概不管,违宪法规滚滚而出甚嚣尘上。国家主席刘少奇想用宪法保住老命,结果是被折磨致死也没人理睬。并且这个政府抛开宪法制定的所有法律法规,亦非是约束自己而是专门用来捆绑老百姓,对付老百姓,用他们自己的话说“这是维护统治者的工具”。政府违法后逍遥自在不受惩罚是普而遍之,老百姓违了法则是从重从快加“严打”,法律中对老百姓有益的他们统统视为无,对政府有益的他们则扩而大之运用到极致。更甚的是,许多时候政府甚至连恶法都不要,为所欲为,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所谓“反右”,所谓饿死三千万人的“大跃进”,所谓“文化大革命”,所谓“道县、广西的大屠杀”,诸如此类,哪里有一丁点法律做依据?尤为更甚的是,一个社会文明、正义的庇护所——法院,政府竟把它牢牢掌控在自己手中,成为自己忠实不二的看门狗,只准它向主子摇尾献媚,向外人张牙舞爪,不准它为人间的善恶发出任何中立的声音。一个社会在这种无法无天的政府统治下,它的官员们,它的既得利益的强者们会有正义吗?

一个社会的政府没有了正义,强者没有了正义,良善、怜悯、慈祥、仁爱、道德、礼仪在弱者惊恐慌乱的内心里怎么可能还有立身之地?今天,中国社会的底层在史无前例地吞噬着因正义丧失而衍生出的深重苦难,他们是三千年以来的最不幸者,而这也正是自古以来从未有过的屠童血案会接连发生的根本原因。弱者心中盈溢着对强者世界的仇恨,却无力面对,转而把幼童聚集的学校作为报复这个社会的血光之地,这分明说明他们确实穷途末路已被逼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发疯了。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子,虾子再吃鱼卵,这是社会没有正义的必然。是的,郑民生之流与魔鬼已经没有区别,我们必须谴责咒诅,但仅仅至于此,对于从根本上消灭校园血案是丝毫都无济于事的,唯一可行的是釜底抽薪,重构社会正义,以文明感化每一个人,不要让任何人有被边缘化而返祖为狼的可能。温总理的“要解决导致校园血案的深层次问题”的真正蕴意,或许正在于此,也应当在于此。

那么,就请温总理以政府首席长官的身份在中国立即进行大刀阔斧的社会政治改革,具体表现于:恢复宪法的独一无二地位,废除一切违宪的法律规章,还公民权利于公民;建立独立的司法体系,不得将法院依附于任何党派及团体,法院必须成为放射正义光芒的殿堂;人民的选举和被选举权利必须予以充分保障,官员的行政权利必须得到人民的授权并受人民监督。只有这样,社会正义的大旗才会高高飘扬,才会人人都讲理人人都讲法,人们才会挺直胸膛扬眉吐气,再也不受官员们的压迫、强横、盘剥、蔑视。社会有了正义,即使仍然会有人生活艰辛,但不会沦落到走投无路,不会对公正的社会充满仇恨,乃至昏聩到对成群的幼童下毒手。温总理如果真的去这么解决“社会深层次问题”,就证明他的人性尚未泯灭,他的灵魂确实被幼童惨遭屠戮的鲜血所震撼,“要解决导致校园血案的深层次问题”的表态的的确确是发自于他的良心呐喊。反之,温总理如果仍然一以贯之地像既往那样,高调要解决腐败问题,结果腐败愈来愈猖狂;高调要解决司法不公正问题,结果冤案、假案更加层出不穷;高调要解决分配不公问题,结果是贫的更贫富的更富;高调要解决看守所“躲猫猫”问题,结果是看守所一个一个儿地照样死;高调宣扬“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光辉”,结果是老百姓对“公平正义”更加可望不可即。那么可以肯定,校园的血案绝然不会就此销声匿迹,我们可爱的小宝宝不可避免会继续遭殃,而且这种惨剧还将延续到更广泛的弱者身上,到了最后甚至连强者自己也难以逃脱。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