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刘文彩孙子刘小飞再揭《收租院》编造黑幕

刘文彩后裔抗议《收租院》雕塑展览

2010-01-22 02:02 作者:天溢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尽管《收租院》雕塑一月上旬在德国展览结束,但是由于最近十年,收租院已经两次进入欧洲展览,为此刘文彩的孙子刘小飞先生要求欧洲人权团体及各界人士继续采取有效措施,更严肃地对待《收租院》带来的各类人权问题。

在文化大革命前夕产生,在文化大革命中产生巨大影响的雕塑作品《收租院》,最近十几年尽管在中国社会已经引起越来越多的争论,但是,去年九月开始却突然又在德国的法兰克福举办了展览。由于这个雕塑作品最近十年已经两次进入欧洲展览,因此,尽管法兰克福的展览在一月上旬结束,但是这个作品攻击的地主刘文彩的孙子刘小飞先生强烈要求欧洲关注中国人权问题的团体、人士,及欧洲议会注意《收租院》涉及的人权问题,以及它在欧洲展览给中国社会造成的负面影响。为什么他这样认为,刘小飞先生说,"这个《收租院》本身是灭绝人性的东西,灭绝人权、灭绝人性的东西。首先是抹黑他人,完全是践踏人权的东西,根本就没有那些事情。"

关于这个展览没有任何事实基础,他具体举例说,"关于展览中讲的水牢,看过的人在展览的后门看到一位老贫农,叫刘悦斌,他的儿子叫刘世润,是支部书记。他在后门坐在那里烤火,看过的那个人就去问他,你们这里还有哪些人,因为交不起租,被拉去关水牢的?那个老贫农刘悦斌就说,什么水牢,全是乱编的,乱讲,那里是别人放东西的地方,哪里有什么水牢!后来当官的就知道了,就把他儿子刘世润叫去,怎么训的,我不知道。刘世润回来就说他父亲,他自己也吓在床上,三天下不来床,在床上睡了三天。你说当官的对他施加了多么大压力,吓得三天起不来床。"

刘小飞先生说,为了说明真正的历史情况。他到当地进行了大量的调查,"有一位叫做刘广阳的社区干部,就在一个月前他对我说,开始来诉苦,大家还没有什么反应,情况还不清楚,后来大家知道他们说的是假的,他们一诉苦,在庄园这边一诉苦,老百姓就啐口水。后来就不敢在周围诉了,就到外地去诉,去骗其他的人。这都是欺骗,都是骗人的事啊!"

他说,当地老百姓认为,《收租院》是一种邪教宣传的产物,"还有说什么‘斗啊斗,你是刘文彩的口,刮不尽穷人的肉,吸不完穷人的血',新闻电影制片厂那个陈汉元写的这段。我就去问老百姓,老贫农就说,完全是胡说!这都是邪教,这纯粹是在宣扬邪教!"

刘小飞先生说,由于当地老百姓有亲身经历和对比,所以在当地这种宣传作品欺骗不了任何人,"六十年代为了受教育,参观展览的人出来就对本地农民说,刘文彩好坏啊,把你们害苦了,但是农民怎么讲呢,他们说,随便怎么说他都比共产党干部好得多了!"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