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三女寻父

2010-01-12 22:33 作者:小溪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天津蓟县溵溜乡魏庄子村有一户人家,户主叫郝银。他有三个女儿,分别叫小静、小妍、小娇。三姊妹数次寻找父亲的孝行受到父老乡亲的称赞。

郝银曾有一个幸福的家。妻子高艳娥和他同岁,都是六一年的人。家里开有工厂,两口子朴实善良,育有三女一子,日子过的甜甜美美。但是就是因为两口子修炼法轮功,被中共迫害的妻离子散、厂废家破。先是高艳娥被绑架,在天津女子监狱被迫害的一只眼睛失明,一只耳朵失聪。零九年三月,郝银被绑架后在看守所走脱了,从此流离失所在外。

不只是两口子受尽魔难,几个孩子也跟着担惊受怕。早在零七年高艳娥被非法抓捕时,蓟县国保大队的人就把正在上大学的大女儿郝小静也给绑架进了看守所;还去抓她的二女儿小妍,跑到学校连她十岁的小儿子也要抓。逼得出门在外的郝银和三女儿小娇有家不敢回。

妈妈被抓走了,爸爸不敢回家,弟弟住校读书,姊妹三人相依为命。溵溜派出所的警察多次上门骚扰。零九年九月二十九日凌晨四点多钟,副所长赵松伟领着一帮人到她们家砸门,赵松伟还窜上了墙头。姊妹仨吓的不知如何是好,赶忙呼喊向邻居求助。

十月二十七日,大队村干部通知她们去看守所给父亲送被褥和衣服,她们才知道爸爸又被公安绑架了。可是等到过了一个月再去给爸爸送钱时,看守所的警察竟说没有此人。那爸爸被绑架到哪去了?到派出所问,派出所人说不告诉;问国保大队的刘峰,他推说十多天没上班不知道。

私下有人透露郝银被关押在清泊洼劳教所,三个孩子听说了就赶忙搭车过去,可是爸爸没在那;又有人说在建新劳教所,孩子们赶忙又去,爸爸也不在那里。想想妈妈被迫害的眼失明、耳失聪,现在爸爸又不知下落,不知要遭多少罪呢?瞅瞅家里的境况,三姐妹相拥而泣,她们重新回到蓟县看守所要问个究竟。

看守所异常强硬地说,他们没责任告诉人在哪里,并野蛮无理地向外撵姊妹三人。三个孩子不找到爸爸不走,他们就叫来多个武警和派出所警察,又推又搡,连拉带拽把孩子们赶了出去。

三个孩子孤苦无助,失望的回到家中。再愁再苦也要寻找爸爸啊,孩子们终于得知爸爸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双口劳教所。当三个孩子带足所有的证件来到双口劳教所时,警察只收了孩子们给爸爸的二百元钱,却拒绝孩子见父亲,告诉她们这个月第三周的星期三来见。孩子们虽说有点失望,但她们还是略为宽了一点心:总算知道爸爸的下落了。

三个孩子见父心切,就把跨月的那一周当成第一周了。她们满怀希望的赶来,可是却早来了一周。三个孩子苦苦哀求,可是警察们却丝毫没有恻隐之心。在孩子们的一再要求下,有个队长出来告诉她们说,她们的爸爸从10月26日被抓就一直绝食,见是不能见,只让孩子给爸爸写信劝他吃饭。

孩子们听说爸爸绝食都哭了,哭着求他们让见见爸爸,并说见到爸爸我们一定有办法让他吃饭,警察仍是强硬的拒绝。

终于盼到了接见的日子,孩子们以为可以见到爸爸了。可是双口劳教所有一条邪规定,要想见亲人必须先填表骂法轮功和法轮功师父。孩子们拒绝了,她们深知法轮大法给她们全家带来的好处:法轮大法把妈妈从死神手里救了出来;法轮大法使她们的爸爸变的亲切祥和;法轮大法教她们做好人,她们不愿违背良知。

三个女孩子又白跑了几百里路。从爸爸被绑架到现在,她们跑过多少个地方找爸爸,总算知道爸爸的下落了,孩子们会放弃看爸爸吗?不会的。不管劳教所让不让见爸爸,她们一定要去。她们想:妈妈被迫害得右眼失明和右耳失聪后才知道,要是被迫害时世人就能广泛知道,也就不会有这么个后果了。爸爸可不能再让他们迫害坏了。所以,她们想到用自己的行动告诉劳教所,被他们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他们的亲人都在关心着他们。她们也希望有人能把她们来看爸爸的消息传到爸爸的耳朵里,也是对爸爸的一种理解和支持!

以后她们每个月都要去见爸爸。请善良的人予以关注!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