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湛江医疗失误一尸两命 家人赴港寻正义(图)

老医生要为唯一女儿讨回公道

2009-12-16 01:23 作者:司马日香港报道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湛江医疗失误一尸两命 家人赴港寻正义
遭医疗疏失致死的女儿邓宁相片(谭红德提供)

广东湛江一位退休职工谭红德,丈夫也是经验老到的医生,然而他们唯一27岁女儿及胎儿因医疗过失致死,却始终无法得到合理说法,只因当事的主治医生和产科主任有后台,在对中共当局彻底失望之下来港寻求正义。

谭红德女儿邓宁在海关工作5年,是湛江海关技术处软件科三级关务督办,谭红德说女儿自小身体健康,品学兼优,从小学到大学从没缺过一节课,大学未毕业就考进湛江海关,毕业时同时获得学士学位,工作表现优异,2006年并获得海关总署的科研成果奖。在邓宁性命危急期间,单位派专人专车到医院守候,并说花多少钱都没关系,只要能救回一命,邓宁深获领导赏识,可见一斑。

2006年7月,邓宁怀孕34周,去广东医学院附属医院产检,检查出羊水偏少,本是很轻微的症状,可透过喝水或是平衡液、葡萄糖补水治疗,谭红德指当时的主治医生杨秀丽,邓敏教授及产科主任罗桂香,滥用具有出血作用的低分子右旋糖酐、肝素、丹参注射液等孕妇禁药。

湛江医疗失误一尸两命 家人赴港寻正义
谭红德女士在红磡车站举抗议标语

湛江医疗失误一尸两命 家人赴港寻正义
羊城晚报报道有关事件

轻病重医 医生滥用药

她说:“事后才知道这种药很危险,查遍各医疗书籍都指出,产前3个月和产后严禁使用肝素,羊水偏少就算放着不管也没关系,大不了剖腹取子,跟肝素没有任何治疗关联,可我女儿每天打四大瓶,连打7天就出事了”,邓宁在7月13日晚上进入医院抢救,体内大量出血后全身多处瘀斑,转到重症科进行抢救,折磨34天后母子俩相继回天乏术,连出生胎儿也不让看。

出事第三天15日下午涉案人拿走相关病历被发现,但推说是“补充纪录”,被邓家发现手术纪录与就诊记录多处不符合,前后矛盾,连住院日期也出现多处错误如原手术纪录为“子宫内有大量陈旧性血块”的“陈旧性”被删除,但在第二次抢救时,报告上均出现大量陈旧性血块字眼,隔天做头颅引流术也引出陈旧性血块,证明大量体内出血已存在多时,但在显示纪录是被篡改,卫生部官员都说过,篡改病例等于医疗事故(见羊城晚报)。

从入院接受羊水偏少治疗,到出事后病历上却出现从未见过的病症,例如FGR(胎儿生长受限),先后检验的三张B超报告上均未发现这征兆,邓宁的产前检查单也显示,每两周的检查,体重都增加1~1.5公斤,从孕前的104斤增至住院前的131斤,羊水又少,那多出来的重量不就是胎儿吗!胎儿生长受限不攻自破,而且笔迹不同,谭红德说:“如果不是被窜改的话,我会自己告自己医院的人吗?”甚至对于被改为“高危妊娠”,她也气愤地说:“27岁算高危妊娠吗?”“找了二十几件篡改证据全是他们医院写出来的,现在他们不承认…没有按常规,打这种针必须2天抽血化验一次,打了七天一次也没有抽血检查……要火化时也不敢让我们拍照。”

许多国家出现医疗纠纷,病患方通常无法提出医学佐证,也因此法院会要求医院出现反证明,证明医治过程中没有疏失,本案例中邓家质疑拖延四天后才送检的胎盘不是女儿的,同样提出被告方要提出检体证明是女儿的,但不被采纳。

她指出鉴定专家在整个鉴定过程中,避重就轻,将责任归罪于管理上的疏失,而避开主要焦点—滥用肝素造成孕妇全身失血而死亡的重大过失,轻描淡写为“肝素使用存在问题”,然而却没有进一步说明肝素造成孕妇全身出血的严重后果,而且是孕妇的禁用药。随后她查遍19本参考书籍以供证明,也不被鉴定单位采用,在广东医学鉴定会上被人提问医疗疏失,那个副主任一问三不知,最后省医学会鉴定结论是属于一级甲等医疗事故,2次鉴定都判医方负主要责任,照规定发生这事故,医院要被降级,《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21条规定,只要经过市及省2级鉴定就可以定案了,可被告方通过省卫生厅向中华医学会非法申请作第三次鉴定。

第三次鉴定就完全一面倒,公检单位明显出现偏颇,鉴定时间被拖延,主要责任完全推给受害家属,尽管手中握有大量证据。

63岁的她也去过北京高检、高法、中纪委、卫生部,国家信访局、全国人大、中华医学院、电视台、投书给人民日报社,甚至写一封给温家宝转胡锦涛的信。谭红德的丈夫是附属医院原老年病科主任、党支部书记,于99年退休,目前还是退休临床党支部的副书记。

湛江医疗失误一尸两命 家人赴港寻正义
产前检查表显示孕妇体重没有不正常现象

湛江医疗失误一尸两命 家人赴港寻正义
被怀疑遭窜改的病历表,字迹不同于上面。

湛江医疗失误一尸两命 家人赴港寻正义
疑似窜改字迹不同,放大后,请注意G字写法不同。

失女打击 不再看病

谭红德说,丈夫在医院威信很高,态度很好,群众到现在还要求他回去看病,从没利用职权安插人事:“干了50年了,现在落得什么下场。”邓先生自女儿出事后受到打击再也没去上班,不再看病了。从北京上访一路回来有人对谭红德说:“你们家还是学医的,有一定经济基础,也懂医,都弄到这样,如果其他不懂医的,能打赢官司吗?你都打不赢。”

谭红德哭诉着,并拿出厚厚一叠完整的资料,包含医院出事后篡改的病例,前后矛盾,及各种证据,申冤过程的书面通知,这过程中还发生2次被暴力殴打及恐吓事件,也有验伤单。可是却没有什么用,因为对方有背景,报警也没用,来了也不搜证,因为罗桂香的丈夫是市卫生局长,杨秀丽的丈夫是市公安局刑警队的法医。

医死人却升官发财

最让她气愤的是:“附属医院的妇产科在随后也陆续发生医疗致死案件,都是妇产科在出事,所有要负医疗疏失的相关人,居然在后来都升官了!”谭红德说:“我不但要替女儿申冤,还要阻止她们继续害人!”对于唯一女儿的死,她说:“这就是响应党的计划生育的下场,……他们有权、有钱的生了一个又一个。”

邓家就算握有医疗疏失的相关证明,依然无法讨回公道,很早就有人跟她说:“中国没有讲理的地方,中国领导人就怕媒体,捅到国外去。”我回答:“我受党教育几十年,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走这一步。”“湛江没有讲理的地方,还有省,省没有还有中央。”4年来老俩口花了多少精力,终于看透了共产党的腐败。

投诉无路 来港申冤

到港先是找其它媒体诉冤,但碍于压力没有人愿意报道,人生地不熟,于第6天终于在亲友帮忙下找到本报,她说:“大纪元敢讲话,讲公道话,为群众、为没钱的人讲话,内地很多人都知道,我早就想来了。”

“香港有民主自由,又比较近。”对于来港申冤后回国可能会遇到问题,谭红德说:“我早就做好被关的准备!”让人不禁感慨,说真话会面临被关的危险,这是在享受民主自由地区生活的人所无法想像的。

湛江医疗失误一尸两命 家人赴港寻正义
邓家提出二十几项证据说明,全来自于广东附属医院。(一)

湛江医疗失误一尸两命 家人赴港寻正义
邓家提出二十几项证据说明,全来自于广东附属医院。(二)
湛江医疗失误一尸两命 家人赴港寻正义
邓家提出二十几项证据说明,全来自于广东附属医院。(三)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