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重庆渝北村里最美的姑娘灿珍

2009-12-08 01:05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50年前,重庆渝北区大湾镇太和村里最漂亮的姑娘是灿珍;最幸福的小伙是治国,他娶到了灿珍。接下来的日子却是坎坷:前20年,他欠她——他身陷囹圄,她独自一人把4个孩子带大;以后,她欠他——她瘫痪在床,片刻离不开他照顾和按摩。

据《重庆晚报》报导,天气晴好的日子,现年71岁的龚治国,为着瘫痪在床的妻子廖灿珍忙进忙出。“老太婆,太阳出来了,晒太阳了。”龚治国一手搬躺椅,一手拿被子,在晒坝上找了个阳光充足的地方,将躺椅摆好。接着,他熟练地将廖灿珍抱出来放在躺椅上。虽然是冬日的阳光,长期卧床的廖灿珍难以即刻适应,龚治国体贴地为她遮光,片刻后才将手移开。

“痛,腿痛。”龚治国知道妻子的老毛病又犯了,犯病时全身疼痛,龚治国要不停地按摩才能帮她减轻痛苦。而这样的按摩,通常要持续5天以上,连夜晚都不能停歇。按摩时,不能太轻,也不能太重,恰到好处的力道只有龚治国能掌握,连他们的4个儿子都难以拿捏。

“老婆子,哭啥子?”龚治国发现廖灿珍满怀歉意地看着他,眼角挂着泪,在阳光下显得刺目。“老头子,是我拖累你,这辈子欠你的怎么还呀?”“说啥子呀,这辈子是我欠你的。”说这话时,龚治国放慢了按摩的速度,思绪回到32年前……

苦难的灿珍

龚治国与廖灿珍一起长大,她比他小一岁。她有白白的皮肤,大大的眼睛,那时是村里最美的姑娘。廖灿珍18岁时,他们结为夫妻。

1977年,龚治国与廖灿珍步入婚姻的19个年头。妻子为龚治国生下4个儿子,当时年龄最大的12岁,最小的刚满1岁。那年5月,39岁的龚治国因11年前“破坏集体森林”,被判入狱8年,到四川凉山州普格县劳动改造。

到普格县劳改,他无法同妻子联系。直到两年后,来了个识字的狱友,他请狱友执笔,给妻子寄去第一封信。可等了一个月都没有回信,他以为妻子已经改嫁。

但两个月后,他发现这样的认为是错误的,廖灿珍到监狱来看他了。原来,妻子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劳改,直到收到他的信。廖灿珍按寄信地址找来,从渝北到普格县有800公里,从没出过门的廖灿珍花了15天时间,边找边问才找到普格县。

廖灿珍对他说:“来找你就是让你放心,我一定会等你。”妻子走的时候,龚治国发现她腿脚迟钝了,头上长出了白发,鱼尾纹也爬上眼角,虽然只过了两年,好像老了10岁。龚治国在心里说:“我欠她的情债,这辈子一定要还清。”

妻子回家后,龚治国每月都给家里去信,妻子每次都回信。信中,她总是说一切都好,但龚治国知道妻子一定很辛苦,但却无能为力。

幸福的灿珍

1985年5月17日,龚治国回到家。那天,妻子来渝北两路接他。看得出来廖灿珍经过精心打扮,可怎么也没法掩饰劳累在她脸上留下的痕迹——年仅46岁的妻子,看上去就像有60岁。看着妻子,龚治国问自己:欠她的情债怎么还得清?

龚治国回家时,大儿子已成家,第二年二儿子也娶到媳妇。“日子一年比一年好。”廖灿珍说,就要享清福了,她却成了家里的拖累。

1997年,廖灿珍摔了一跤后,就再也站不起来了。原来她得了严重的骨质疏松症,难以治疗。从那以后,廖灿珍就再也没起过床,天天躺在床上喊脚疼,慢慢地,全身都没法动弹。

“好几次家人都以为她要走了,赶回来奔丧。”长子龚安余说,母亲没钱治疗,病越拖越重,她疼得厉害时一整夜都在呻吟。这时,总能听到父亲的声音,在鼓励她、安慰她,支持她挺过去。

不仅在言语上安慰,龚治国还不停地按摩。按摩可以减轻廖灿珍的痛苦,龚治国就整夜不睡替他按摩。现在,廖灿珍的病越来越重,一个月有20天龚治国都在给她按摩。

“我不想欠他的,不想成他的累赘。”廖灿珍说,她总是脚冷,不管冬天还是夏天,晚上都要用暖水袋暖脚,而暖水袋一次只管3小时,丈夫每天晚上都要起床3次为她换热水。为照顾她,丈夫不能离开片刻,除了帮她按摩,还每天为她擦身,喂她吃饭。

每每看到丈夫为她辛苦,她就想一个人先去了。好几次,廖灿珍对龚治国说:“别管我了,让我先走。”这个时候,龚治国特别温柔,他对着妻子说:“你走了,我就到地下去找你,继续偿还欠你的情债。”看着丈夫的样子,听了他的话,廖灿珍的疼痛,就一下减轻了许多……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