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医生拖延3小时,痛失3岁爱子

2009-07-07 03:30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我是一位绝望的、身心俱碎的母亲,在2009年5月24日这一天,因为湖北省荆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责任和过失,我永远地失去了我3岁零69天的可爱儿子王墨涵。

灾难的经过是:

2009年5月24早晨7:30分左右,我在广州,接到湖北省荆州市老家打来的电话,说我的独生子王墨涵,在23日生病住院,经过乡镇医院的观察,好心的医生告诉孩子的奶奶,孩子可能得的是肠梗阻,镇医院做不了手术,需要立即转院。

当时就由那个好心的医生, 家人联系了一辆面包车,转到了荆州市第一人民医院。那个好心司机帮忙办理了住院手续才离开。那个时候已经是24日凌晨4点钟了。

住进医院后,全家人就一直在等医院的安排。我也以为到了大医院,就可以放心了。

可谁知道,湖北省荆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大夫延误治疗,把我的儿子送上了不归路!

我接了电话,立即给在武汉的妹妹打电话,让她回去帮忙照顾墨涵。同时我买了火车票回家。我好几次打电话问,俩个可怜的老人都说:宝宝肚子胀气,硬硬的,呼吸困难,不能吃喝,痛苦极了。而那些所谓的医生,都不知道在哪里!根本没有人理睬病重的孩子。

在电话里听到宝宝难过的呻吟,做母亲的心如刀绞...我每隔半小时打一次电话,回答都是"在观察"。这段时间,上网查阅了资料,知道小儿肠梗阻很常见,只要及时治疗,是不会有事的。当天中午12点,我再打电话问,得知有位姓胡的主任医生,在给孩子抽胃里的积液。我怕打扰医生,就没多说什么。

过了半小时,再打电话,得知那个胡主任医生已经走了,孩子胃里的东西没有抽出来。因为胡医生中午要回家午休,没有做任何交代,扔下病危的孩子就走了。

之前我上网查过,知道出现了胃积液,再不做手术,就有生命危险。我马上要陪伴孩子的亲戚分头去找医生,要求敢紧做手术。

20分钟后,电话里说找不到医生!没有人管!我当时都快疯了。对待一个等着胡主任医生去抢救的孩子,他怎么可以走得心安理得?是不是因为不是他自己的孩子,他就可以置之不理?

因为胡医生要休息,就可以丢掉医生救死抚伤的职业道德?(因为要午休,就忘了医生的责任和人道主义?)

就这样,一直拖到下午3点钟,孩子的姨妈赶到了,孩子已经有点昏迷了!而那个主任医生还没有来。只找到一个值班医生,找到他的时候他还在叫嚣:出了问题他负责。我们哭着求了好久,他才打电话给那个胡主任,说孩子昏迷了,要快点来。

漫长的等待...。当那个胡医生轻松到来时,已经下午5点了。直到下午6点才开始准备手术。从孩子昏迷到手术,中间耽搁了3个小时。

后面的结果是,因抢救不及时,死在了荆州市第一人民币医院的手术台上。

那帮披着白大卦的杀人凶手,诊断错误,极端不负责任,漠视病人生命,延误最佳治疗时间,害死了我的墨涵。...

谁能理解我的心情,谁能承受这丧子之痛!当时我想一死了之,但身边还有因孙儿死亡,深受痛苦的老父母,还有那么多亲友。

(后来才知道,医院拖延做手术,是在等钱到位啊!)

我的墨涵走得那么冤,我不能让那些凶手逍遥法外啊。

我的孩子王墨涵冤死,都是因为无神论长期的毒害,造成原本以救死扶伤为职责的胡医生等人,眼里只有钱,良心泯灭,漠视生命。

胡医生等人的玩忽职守、不负责任,因他们的一念之差,就害得我们两个家庭、三代人承受失去亲人、家破人亡的痛苦!让我们一辈子都活在自责、愧疚、痛不欲生的阴影中。

在这里,我要以血泪控诉荆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及主治医师胡主任!以悲惨的经历控诉使人泯灭良心、漠视生命的无神论!

请天下善良有正义感的人士,和所有疼爱子女的父母亲也出来主持公道!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