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邓玉娇失踪 全家遭胁迫剥夺上诉权

2009-06-24 05:47 桌面版 正體 20
    小字
邓玉娇抗暴刺死淫官邓贵大一案,湖北巴东县法院6月16日只花了两个半小时就作出「构成故意伤害罪,免除处罚当庭释放」的判决,然而事隔两天,邓玉娇母亲张树梅18日证实,邓玉娇再次被强行送到精神病院,现在邓玉娇在哪里,邓母都不知道。

邓玉娇案16日庭审结束之后,中共官方媒体大量报导了恢复自由的邓玉娇走出法庭、与母亲手拉手一起回家的图片,报导还引用邓玉娇的话问她母亲,「我可以逛街吗?」中共海外喉舌凤凰卫视也发表了开庭第二天对邓玉娇的专访,似乎邓玉娇真的自由了。

18 日下午,本名为吴淦的网友「屠夫」通过邓玉娇的亲属,打电话联系上了邓玉娇母亲。屠夫的老乡、中国法学会会员思宁律师在博客上发表了屠夫与邓母张树梅的电话录音全文。据屠夫在凯迪网络论坛对电话的分析,张树梅曾经被控制了,电话都没法接,还说了许多被套好的话,包括逼走屠夫和两位北京律师。

思宁律师在博客中质疑,邓玉娇目前并没有真正获得自由,所谓邓玉娇已经完全获得自由的说法是骗人的。

邓母张树梅在电话中透露,当局以治病为由,已经将邓玉娇带走。

她说:「现在她......以后......这会儿......她现在......我还不知道她在哪里。」屠夫问:「邓玉娇在哪里你都不清楚?」张树梅说:「我现在还不清楚,我已经到我老家来了,回我的老家来了。」

邓母张树梅说:「现在就是这种情况的。你知道的,她是有病的。现在,就是政府方面都要求先给她治病。现在在哪里......她要去治病。我真的不和她在一块儿。」

在通话中,邓母张树梅还感谢邓玉娇案原代理律师夏霖和夏楠,她坦承逼走两位北京律师是出于无奈。她说:「我也是非常感谢他们的,但里面......可是......你是明白的,我没办法。」

北京律师浦志强6月20日透露,据悉,巴东县委书记李洪敏曾主持召开常委会,制定了动员家属解聘北京律师的决定,县委副书记郑开庭在巴东八一宾馆跟邓母张树梅「作通了工作」,受命承诺将对邓玉娇不判刑;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局长杨立勇,只是「干活的」和可能「垫背的」。

另据巴东前线志愿者披露的消息,邓玉娇母亲被巴东警方胁迫辞退原北京律师,由警方安排湖北律师。凡是与邓玉娇父母、祖父母、外祖父母家族有一点关系的人,都被勒令去劝说邓玉娇的家人配合公检法的处理,接受以邓玉娇精神病为由结案。

上海市民:「他们用软刀子杀人的办法,这是强奸了法律,也强奸了民意。她的母亲是上了政府的当,等她脑子清醒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最终的结局可以预料到,他 (官方)可以把她关押在精神病院,用下作的手段给她下药,给她治疗成一个真正的精神病了。政府现在用欺骗的手段欺骗她家,如果有很多律师参与,家属了解实情后肯定要上诉。」

消息透露,如果邓玉娇与家人不配合,所有这些亲属,将被巴东县政府下岗开除公职,做生意的找碴关店罚款。邓玉娇的亲属非常愤怒,但是没有办法反抗。邓玉娇亲属的住地周围,都有警察和便衣监视,防止外地的志愿者提供帮助。

被网友指责的邓玉娇爷爷邓正兰,通过「表扬」政府的方式揭露政府24小时监控邓玉娇及家人。他说「变更为监视居住以后,县妇联主席刘湘鄂也是带了几名工作人员,一天24小时陪护她。」邓母张树梅透露,政府强迫邓玉娇家人指责网友别有用心,指责原律师别有用心,离间邓玉娇全家与网友的合作。

消息指出,邓玉娇被判决有罪免以刑事处罚,但仍有民事纠纷未了,导致邓玉娇须赔偿邓贵大家属和罪犯黄德智的伤亡损失,高达百万元。目前政府承诺不秋后算账,但是一旦邓玉娇再说出不利于政府和黄德智的真相,黄德智等在公检法支持下,将向邓玉娇索赔。

浦志强律师还透露,6月16日邓玉娇案开审当天,湖北宜昌调来4百名特警,另有武警驻扎江中船上未上岸,为稳定有序保驾护航。巴东法院专为邓案发布了九条禁令,邓案的指控、起诉和判决,据说拟定后报送了省委,内容应由更高层过目。

消息还说,判决当天,巴东当局就强迫邓玉娇对媒体说「不上诉」,并签字服判,再秘密隔离关押,防止邓玉娇上诉。邓玉娇现在的律师汪少鹏和刘钢按照政府的命令对邓玉娇威逼劝诱,要她不上诉,帮助政府做成邓玉娇有罪的铁案。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