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长街酹不尽:国殇之夜(中)(组图)

2009-06-14 23:51 作者:亦魂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国殇之夜
回望长安街

绕到木樨地桥北。

三里河浓腥的夜色,终于沁入了祭酒之馨。

百年一个木樨地!--再过两年就是共和百年了,而20年前的此时此地,中华人民共和国首都的数万人民正在此聚集,在此汹涌,在此为共和国的忧戚、命运、证真与证伪,为保卫天安门而史无前例地抗争:北蜂窝--木樨地的万人墙,正以血肉之躯与铁甲钢枪的共和国军队隔着二、三十米对峙着......

自由的公民担当于此登峰,暴君的狰狞嗜血在此造极!

20年前倒在木樨地的自由魂们,你们的名字将与真正的共和国一道永垂不朽!你们的影子,就在那孕育五千年华夏黎明最血色的一抹之中!

沧海桑田20年!再绕回木樨地沿途的八一大厦、世纪坛、央视旧楼、城乡贸易中心、西客站与京西宾馆,仿佛都失去了往日的异彩,都迷蒙在20年前那一片浓腥之中。

侧目央视大楼,心帘依旧是薛飞的黑服,杜宪的白花,依然笼罩着那片浓腥!

那浓腥,就是从摧毁北蜂窝人墙--击垮木樨地桥头的石雨阵开始弥散的,从桥头开始,大棒,催泪弹,对于万岁军的防暴队就纯属多余了。冲锋枪,开花弹,不但扫射着前方看得见的身体,扫射着两侧听得见的怒斥,而且连木樨地到总工会大楼五百米高楼后面看不见、听不见一切,都无不在金星迸飞扫射之中......自有国家以来国家暴力无节制施于人民的极致,是自命共和国、自称人民军队的军队,在木樨地这样公然骇然首创的!

所以毫不足奇:一位國際廣播電台的工作人員,上班途中倒在了木樨地--就是这片浓腥,被另一位编辑,忍无可忍编发成几个小时之后就環繞著地球的的聲音︰

"这里是北京国际广播电台。请记住一九八九年六月三日这一天,在中国的首都北京发生了最骇人听闻的悲剧。成千上万的群众,其中大多是无辜的市民,被强行入城的全副武装的士兵杀害。遇害的同胞也包括我们国际广播电台的工作人员。士兵驾驶著坦克战车,用机关枪向无数试图阻拦战车的市民和学生扫射。......"

国殇之夜
死于木樨地的蒋培坤、丁子霖之子蒋捷连

对司机说着,对自己说着,也是对20年后的中国说着--

不要忘记,浓腥即将随着电波弥漫整个世界的时候,侯德健正在广场和大学生悲怆而茫然地对着歌:龙的传人!

不要忘记,木樨地弹雨石雨纷飞的同时,历史博物馆东侧一队徒手的军人正纠缠着大批民众,一位军人还心怀叵测地振臂高呼:人民万岁!

既然丁子霖之子蒋捷连是在军民对峙两个小时之后十一时十五分中弹的,而大会堂西北路摄影用铁架子顶上有人惊呼:"来了",看看表:是十一点五十多......那就永远不能忘记:

万岁军不到四十分钟就从木樨地杀到天安门!

也不要忘记万岁军刚东进而去,三辆被铁甲推开的电车,又被市民推了回来,并用火将它们点燃以阻截后续部队。次日清晨乃至整个上午,28集团军的军车仍然被堵于此,进退不得......

北蜂窝--木樨地之后,血肉之躯对于钢铁禽兽的悲壮、惨烈与高傲,不再、不能也不应在长安街上被复制,这未必是人的脆弱,更是人面对非人的另一种坚忍与不屑。让体制神光幻灭,让暴君狰狞出本相,一个木樨地就足以冠绝古今了--是木樨地,是木樨地的人性、血性与浩浩正气、又是木樨地漫漫嗜血的魔狂与奴性,定格着八九六四的权势中国,回荡成绝望的天安门广场夜空那个悲怆的声音:

"中国人站起来!中国人站起来!"

第二十个国殇之夜,怎能不为这样的木樨地连酹三杯?

此刻,司机更关心的是:

"哪座楼是木樨地22号楼?"

22号楼前的好邻居超市已经闭市了,门口却站着一个人,遥看我举杯出窗,当不知我何为?祭着酒,也疑惑着:二十年了,丁子霖徐钰们死去的儿子没有任何说法,可这座高楼上被万岁军射杀的高干之属比如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宋汝棼的女婿,中联部副部长的保姆,连同丁光根小姨子的儿子,乃至其后薄一波那位横冲直撞的司机,......除了陈希同那一声假惺惺"误伤"的"致歉",也从没有过任何什么其它"说法"吗?

不变的说法是:"稳定高于一切。"

所以,复兴门此刻依然变幻着霓虹;而从长安商场开始直到西单以东,东行方向也一直封着两条车道。从白云路口的首博,到西单文化广场,醒目的警车,肃立的武警,迥异于往日的寥落与沉闷,交织出一种特别的腥臊、不安与沉痛氛围,也赋予今夜所有的白衣者以特别的意蕴,一如我修饰此文时面对着的北大经济学院夏业良教授:他博客中讨伐中宣部长以来的几乎所有相关日志全被"隐匿",却孤存他6月4日在北京大学第三教学楼前留影,白色的拉链春秋衫,神情哀戚凝重。其博文云:

"真是紧张得可以!贴我自己的照片也不行吗?再贴一次,谁删谁做噩梦,并且会一直做下去......。"

国殇之夜
北大经济学院夏业良教授 6月4日在北京大学第三教学楼前白衣留影

当然是噩梦之夜,无论对于权势,还是良知。直到天安门的这一段东行,沉闷、压抑,车速极慢极慢。

朝复兴医院方向敬祭了一巡。又在穿越复兴门桥时朝儿童医院方向痛洒了一酹。

铁路医院隔着军队,海军医院隔着距离,所以屠城之夜军博--木樨地一线的死伤者,大都被就近抢运往复兴医院与儿童医院救治。不到午夜--铁甲还在复兴门桥上吐火,人群还聚在二环路义愤填膺,儿童医院弹伤死亡者就二、三十了,伤者逾百。丁子霖的儿子蒋捷连就是第一批死在这个医院的;而复兴医院更已死尸爆满车棚--太平间早已堆不下了。最小的中弹死亡者是一位名叫吕鹏小朋友,年仅九岁!

借用丁子霖的说法,天安门母亲寻访落实的死者中,既无大大小小的广场领袖,也无黑手精英,更无怀揣护照的弄潮儿,他们大都是普普通通的市民、工人、大中学生、研究生,有的甚至就死于一次次救助或包扎伤员的过程中!如此芸芸草根不但绝无权势所谓狼子野心,甚至无关启蒙意义上的公民诉求,只为当夜反复喧嚣的《公告》所激怒,出于对腐败的义愤、对广场学生的同情、关切与担当,他们大多是在十一点前后--在历史最需要的时刻,出现在历史最需要的地方:在西长安街遭遇万岁军--遭遇死亡!正如百日祭时蒋培坤、丁子霖为爱子所咏:"这短暂的十七年/你像真正的人那样活着/又像真正的人那样死去/你将以人性的高贵与完整/刻印在历史的永恒记忆里!"

歌哭也是酹--

这是五千年草根最伟大、最现代的担当!直面嗜血的权势,他们大写着正义;相对于精英的隐忍,这样的血才是沸热、透明!

国殇之夜
太平房爆满, 堆在复兴医院车棚中的6.3之夜死难者

酹过西单。

掠过时代广场--图书大厦--电报大楼与所有路口的警车。每一个路口,二十年前的今宵都在燃烧生命与自由的故事。

对比一路寥落,此刻六部口西南角就可谓白影憧憧、警察济济了。趁着堵车,不由仔细打量起那些特殊使命者来。确实专注而恪尽职守--他们鹰隼般审视着过往者的每一件白色的文化衫。冷血的鹰隼驱动着钢铁履带的追逐,正是此地注定要流传千古、经典世界之所由啊--五个广场上撤下来的学生就被碾死在这里!应该也就在这附近,北京体育学院的方政为救助一位女同学被碾断了双腿,还有人统计过:这一带横尸十一具。六部口西南角那五具脑浆淋漓、甚至血肉与自行车钢圈无法分开的尸体,当日就被运往中国政法大学,昭示过千千万万世人--不知如今何在?轮车上的方政,今天该会在白宫前向世界庄严昭告这最血腥、最经典的六四记忆吧。

我的国殇之酹不是昭告,只是一种悲怆的记忆守护。然而,从六部口东南角始,绿色的围挡--另一种守护,一直绵延到南新华街北口:原来无视生命尊严的共和国,在为六十大庆大修着长安街呢。

我悲怆的祭酒洒在了围挡上。

国殇之夜
六四被坦克碾掉双腿的体院学生方政

车终于在广场与金水桥之间缓缓东行。

偌大的天安门广场,灯柱、纪念堂华灯依旧,却分明凝重着20年前闭灯与开灯清场之间那史无前例的沉寂、空旷与肃杀。那会儿,至少侯德健歌声,还飘荡在人民英雄纪念碑下聚拢的心魂之中;而此刻呢,仅仅在国旗柱附近走动着一个便衣--我仅仅看见一个人!这又一次历史性的"清场"始于今夜何时?我不知道,却用数码定格了它昏黄中的威严与威严深处的恐惧。

是啊,20年前此刻,北京市人民政府与戒严部队的通告正在此地大逞其召唤力与驱散力,天安门广场上人山人海正在消散;一个小时后,一辆坦克在海啸般"来了"的惊呼中闯入又燃烧在金水桥前--我敢说,天安门的燃烧与木樨地的狂射之间,有着八九六四最铁血的秘密:戒严指挥部就在人民大会堂--

那个后半夜流血不止的南长街北口,东长安街戒严部队逞威时历史博物馆北那一片生命的倒伏,特别北池子那个光着脚、提着凉鞋迎向戒严部队、终于在枪声中仆倒的穿白连衣裙的姑娘......

怎能不在我久凝的心香,与20年一酹的酒祭之中?

在不同的版本里读到这个同"独胆挡车"的王维林一样生死未卜的"白连衣裙姑娘",却没有谁知道她的名字。祭着她,那夜碾倒的自由女神,那个也穿着白连衣裙躺在血泊中的经典张志新,连同幻化中林昭,一一锥心而过,不过今夜的林昭不由甘粹伴着了,而是独自一人,朝幽暗的人民英雄纪念碑走去。

国殇之夜
喋血的圣女

长街酹不尽。

我把亵毛三君子、独胆的王维林之酹、王府井、东单......通通留待长街东归之程。只在建国门桥上迎风一祭,就请司机直趋北京电视台新址,折近了林豆豆所在的社科院居住楼群。

国殇之夜的这一个小时,属于林昭。

也属于对天安门母亲祭子的等待。

与甘粹对话林昭,对话段祺瑞的三一八跪灵,对话林昭在三一八碑群,在铁狮子一号,在人民英雄纪念碑五四浮雕前对历史的回望......感受着国殇之夜彻骨的混沌

20年前万岁军发威的时刻越来越近了。

一个姑娘国殇日对长街的悲怆回望,无比清晰、无比经典起来。



公主坟到木樨地之间:国殇之夜(上)
长街酹不尽:国殇之夜(中)
万岁军发威的时间与地方:国殇之夜(下)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