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回家

2009-01-11 16:29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黎明,窗外依然是雪。这个冬天,漫长而寒冷。 妹妹惊喜地说故乡下了今年第一场雪,她拍了些片片,让我去看看曾经生活战斗的地方。看着那些熟悉的地方,想着曾经的过往,眼角悄悄湿润了。 以往在故乡是最讨厌下雪的。现在唯一记得温暖的快乐就是对火的靠近。从小到大,冬天的火炉是印象里最美的画面。我见过农家的火塘,土堆围成四方,下面是厚厚一层灰烬,上面烧着柴或木炭,一般火塘在进屋客厅里,农村叫堂屋(有些地方管老婆叫堂客,会不会是从这里来的?)。从房梁上吊个绳索,结个勾,有时挂茶炉烧水;吃饭时,挂个锅,一家人围着火塘,端着碗,热气腾腾香喷喷的锅子滋滋地响着,大人们你一言我一语,孩子们争先恐后地抢着菜。偶尔火塘里丢一二颗土豆或红薯,焖在灰里,孩子们玩累了,带一身雪花推门而入,大人们会含笑用火钳拨开灰烬,递上热乎乎的烤红薯。那情景现在是最温馨的画面。 在老家,真就见过很古朴的红泥小火炉。用泥塑的,下面掏空通风,中间架个小架子,放二三块木炭,上面蹲个胖胖的瓦煲,憨憨地冒着傻气,咕嘟嘟地傻笑着。想起都那么快乐。

 后来,家里没有了长辈,父母也不用回家过年了。父母的家成了我过年时一定要回的家。而一到冬天,还是最喜欢一家人围在一起。暖暖的靠近的不仅是火,而是一家人亲热的感情。一盏灯下,人头攒动,筷子飞舞,笑语暄哗。满屋都是香气与热气。热爱吃与热爱吃的氛围是不是也有关系呢?

现在,一家人分三地。想聚在一起冬日里吃个火锅竟成了很难的事。想起去年中国那场大雪,刚开始妹妹还欢天喜地对我说;瑞雪兆丰年。那个时候谁都没有想过,这场让人无比欣喜的雪会下了十九天。因为雪,她无法回家。她说:站在新修好的候车大厅里透过玻璃窗凝视着窗外雪花飘零下冷风中的人群的时候,我内心里是无比的理解他们为什么站在雪地里隐忍而不抱怨.因为他们都太想回家了。 现在,冬天,雪花落下。可灯下,没有了曾经的温暖与火花。头顶一灯,灯下白头人。这边与那边。 祝福回家的人。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