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曾伯炎 :我所见识的告密运动

2008-12-30 13:50 作者:曾伯炎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华东政法大学教授杨师群上课时,批评了文化与政府,遭学生以反革命罪名控告到公安局,引全国乃至全世界惊讶!反革命是由革命存在才陷人以罪,这个自称革命党的中共,自己巳不好意思再称革命党,因为他闹的无产阶级革资产阶级的命,巳颠倒回去,把自己革成资产阶级乃至政治、经济、文化的垄断者了。按照党义党旨,他自己巳反了他的革命,自己己说要转型为什么执政党、服务党,但在改革中出生的这一代大学生,竟然还在念他革命的魔咒陷害老师,继续文革中学生检举老师的那些告密,颇令人不解了。

原因很清楚,他们不许人诉说文化革命的罪恶,这罪恶的老戏就会新演。他们要讲以人为本,结果是学生还在以师为敌。他们不准说土改、镇反、统购、大跃进、文革那些历史的真相,贯穿那些运动中的告密惯性与惯力,就仍在下一代又下一代身上表现与反映。他们的白皮书不是说人权状况己很有改善吗?杨教授公开的言论自由,仍受学生与公安的侵犯。其实,几十年来,中共推行的所有革命运动,都是靠窃密告密作武器,冷战时期,社会主义阵营对抗资本主义阵营时,苏联史大林的特工就从美国罗森堡夫妇窃走核秘密,中共今日以商业进出口公司活动于世界,暗地仍在窃取高科技秘密。一部中共史,有一条黑线贯串的就是他们称为无形战线的告密窃密的特工史。从蒋介石身边有中共地下党员郭汝瑰为他编制徐蚌会战计划(中共称淮海战役)大将胡宗南进攻延安,有中共派的特工熊向晖在身边出谋。所以,102岁的孙元良将军接受居美作家邓义的采访时要批判毛泽东那"枪杆子出政权"的说法,称中共是特工出政权。了解窃秘告密在这个邪党中的地位,就能更明白今日大学生告发老师的源流与背景了。

告密,历来视为卑鄙小人的宵小行为,在中国这道德伦理社会,是最受谴责与不耻的。但是,在中共的辞典里,却是好的表现,早在1950年代的大中小学,有一个最流行的名词叫:靠拢组织,把这名词剥开一看,就是向党组织汇报与反映情况,在大陆的每个人,即便未入单位,他的档案里,日积月累塞满了告密者递的汇报与条呈,文革中流传于社会的那些档案,曾曝光档案里那些对人的监控,引人愤懑。那几十年的毛时代,反映情况靠拢组织成风,在党内,告密,视为党员的优秀党性;在党外,是入党前表现靠拢党组织的手段,因此,这种你告密我,我告密他,正是毛泽东在人与人之间搞阶级斗争的条件。告密窃密使他们的党性,人性卑劣化、小人化,流氓化了,由这么些人形成的组织,能称现代意义的政党吗?并且,把党里的告密,推向社会,街道派出所与居民委员会,就是收集汇报与小报告的单位,他们逼五类分子与管制分子,去汇报自己的思想与活动时,还必须汇报检举别人的活动与言论。利用垄断一切生存资源的分配,如给一份工作做诱饵,给一点虚荣与小惠作奖励,就可以在居委会指挥下,组织无知妇女为小脚老太婆侦缉队,到处缉拿可疑现象,去密告可疑人物,在严密布置情报网方面,纳粹不及,苏联也不如吧?

1950年我进入单位;最令我惊讶的是一位中共党员在所谓反封建运动中,为了表白自己与封建家庭的彻底决裂与背叛,把家庭隐私与父亲隐私在小组会上向组织告密,受到表扬又在单位及其他单位去巡回表演这种坚定的反封建立场。我看到几千年的伦理社会,以忠于党代替了忠于父母的孝,以阶级关系代替父子、兄弟、朋友关系。社会开始崩裂了。

翌年,我到广汉参加土改工作,斗地主之前,要搜集地主的劣迹,就又背着地主先发动农民告密与检举,工作组就常收到民兵与所谓积极分子的情报,捕风捉影,猜疑推断,都成了打垮所谓地主威风的口实。传统的礼义社会、和谐的宗族与邻里社会,也撕裂了。

从1955年的肃反与审干到1957年的反右运动,肃反中提倡的怀疑一切由疑点写成的那些告密材料;在反右时,都成了划右派的依据,而大字报对人身攻击的材料,这种告密公开化的活动,又成为打右派的手段。其实,这些手段早在1930年代的川陕苏区,就存在了,1956 年,我出差到万源作调查,当地民众告诉我,33年,只要你想报私仇,去张国焘的红军告密,说你仇家私藏粮食不交,晚上, 红军就去杀了全家。这家的亲戚不服,又去密告那告密者私通"白狗子"(国军称白军,蔑称白狗子)于是;红军又去捕杀告密者这一家。这种 1930年代的赤色恐怖,到了1960年代,毛泽东发动的文化革命,造反派的抓对立派别的人,怀疑是探子、间谍而用私刑惩罚,岂非老戏新演吗?

自从中共的党化教育进入学校,党主一切代替了教授治校,把学生都变成党主的奴才,以告密去讨好主子,这种校风,还是从幼儿园的孩子就培养了,阿姨把向他(她)去告密的孩子视为乖娃娃,还挂红花哩!人们说的党化教育灌输的狼奶,是从孩子就抓起的呵!

告密活动是由阶级斗争发轫的,为阶级斗争服务的,谚语说的"鹤蚌相争,渔人得利"与"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都可解释挑起斗争者的诡秘。告密正符合专制者分而治之的阴谋,今天,这阴谋己扩张到海外的华人社团与民运组织。中共用告密把人奴才化、工具化,使人在互相斗争与猜疑中丧失互相信任;社会千呼万呼要讲诚信,市场不要欺诈,这告密对人心理产生的病变,不根除,能恢复人良性的诚信关系吗?华东政法大学这学法的学府,学生竟然由告密显示对宪法中言论自由的无知与蔑视,岂非荒诞得可笑吗?这样的未来法律工作者,能是法制建设者吗?告密,败坏了中国为数不少人的素质,阻碍了现代人与现代公民的发育与成长,把社会中人与人的关系破坏,把人的真、善、美向往扼杀,使民族素质与精神低劣化,要获得恢复,可能要一两代人的努力了。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