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美汽车业声请破产 才能重生

2008-11-24 11:20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密西根州匹兹堡的凡德莫兰问:政府该不该对汽车业纾困,以免业者步上破产一途?

答:何不这么说:克莱斯勒和通用的董事会为了寻求重整与合并,而声请破产。也许听起来很激进,但依我们之见,这是汽车业追求永续发展的最佳选择。

没错,美国汽车业的确有未来。自由市场的支持者可尽情谈论汽车业的"自然"衰亡,他们的论点有其道理。美国车的品质和设计已大有进步,但经营良好的德国、日本和韩国汽车公司已攫获美国一半的市场,加上中国和印度车厂进入美国市场,美国车厂面临的全球竞争会愈演愈烈。

不过我们跟其他许多人一样认为,基于工作机会、国防需求及自尊的缘故,美国有必要让"真正"本土的汽车制造业存续。

政府砸钱纾困 只能苟延残喘

然而政府纾困绝非解决之道。华盛顿可以对汽车业开出金援条件并承诺严格监督,却无法推动汽车业转型亟需的改革。政治阻力会很大,姑且撇开这个不论,谈论中的纾困总额--起初用纳税人250亿美元的钱,往后需款更多--三大车厂也只能苟延残喘,和现在大致没两样。这只是救命维生,无法药到病除。

这是为什么汽车公司的董事会应勇于声请破产保护。有些债权人可能要求清算,但鉴于汽车公司的资产价值已重挫,清算不具吸引力。债权人可能倾向由政府介入,以持有资产债务人(DIP)融资的方式支持重整。

我们来谈谈全新的开始。十余年来,美国车厂一点一滴、逐渐降低支付退休人员福利的钜额成本。但重整可与债权人、经销商及工会重新议约,锐意改革之门终于得以打开。纳税人投资获得报酬的机会将大幅提高。

通用克莱斯勒合并 降低成本

一旦接受破产法第十一章的保护,合并可进一步启动根本变革。三家车厂合而为一的难度太高。福特的架构是两阶层的家族事业,所以暂且不论。我们建议通用和克莱斯勒结合。两者合并后,估计产能缩减和冗员裁撤可创造150亿美元的综效,这可降低车辆生产成本,并提高研发支出。当然,通用和克莱斯勒在转型期间,可能损失几个百分点的市占率,但合并后可拥有较强的地位,取得逾四分之一的美国市占率。

我们不是说上述过程很轻而易举。任何情况下的合并都充满挑战,两家破产的公司合并更是困难重重,需要过去敌对的双方共同努力。情势改观前必有一段艰苦时期要熬。股东会看到自己的投资凭空蒸发,数千个工作将化为乌有,退休金和其他福利也会受影响,而银行大部分的债权会转换成股票。

破产再站起来 须政策扶一把

我们也理解,有许多理由可否决掉这么激烈的解决办法。有人说,美国人不会向破产的公司买超过3万美元的车;但美国人搭飞机时,却常将最宝贵的性命交给破产的航空公司。

话虽如此,政府若想看到克莱斯勒和通用尽早从破产中站起来,可用某种方法展现对他们的长期支持,例如提供新车保固担保。有人会说,两宗破产案再加一宗合并案,复杂到难以执行;另一些人会说,能争取到的合约让步都已经做了。

领导人也可能对鼓吹这么痛苦的变革感到犹豫,这种任务在平常已经很难了,在华盛顿和底特律的高度政治化环境下,当然更是极其艰难。

但要使美国汽车产业向前行,从现在的困境迈向全球竞争的未来,就不得不驶离渐近主义的传统老路、转而进行重整与合并。这虽然是一条漫长、颠簸难行的路,但终将抵达目的地,那么一切就值得了。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