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小说连载】青玉剑 (第一部,第55,56章)

第一部 名,可名

2008-07-23 22:20 作者:宁漱玉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第55章 生日派对恶作剧
转眼到了杨皓明十九岁的生日,公司信守承诺为他开了个生日派对,邀请了不少粉丝,娱乐圈人士和媒体记者。除了一起工作过的剧组同事之外,凯蒂,阿宝,程家玉,雯霓,徐飞带着徐爱玲,鲁家三兄弟连同沈君也来了。

杨皓明认识的人并不多----社交应酬他一向能躲就躲。除了和他一起工作过的,香港娱乐圈他几乎不认识什么人。

但杨靖明则不同了。他不停地引着杨皓明认识各种人物,但他这个天才小弟的过目不忘之功此时却产生了严重的排斥。什么董事,什么导演,什么某某上流人物的千金, 他一回头就不记得了。

雯霓和凯蒂很快也来了。一进门她就把一个大大的礼物盒送到杨皓明勉强,并悄悄告诉他回家再拆。

“怎么,你送我的是见不得人的东西吗?”

雯霓脸色一变:“如果你师父在这里,我不相信你也敢这么无礼?”

杨皓明也自知失言,嘴上却不肯认错:“我师父是很厉害,可是比你这恶女还好点儿。况且他老人家已经归山了,现在灵虚门中我是老大。上次你打得我鼻子都快断了,我还没跟你算账呢。”

“那是因为你骗人,咎由自取的!”

“跟你开个玩笑嘛,也用不着暴力相向,何况我一片好心----”

“对骗人的无耻之徒,那还算轻的呢!要在我本真门里,无端地撒谎骗人是妄言,那就得罚三天面壁了。”

杨皓明还想再还两句,杨靖明却突然插了进来:“哎,你们聊得很热闹啊。”

杨皓明、雯霓:“......”

“快过来,我给你们介绍新世纪娱乐的钱董事长。”两人互相瞪了一眼,悻悻地跟着去了。

不久,硕大的钢琴蛋糕上点起了十九支蜡烛,杨皓明被朋友、粉丝和记者们里三层外三层地围在中间。伴随着生日快乐的音乐,主持人突然宣布:“由请苏雯霓小姐上台演唱意大利歌剧式的生日歌。”

“什么----?”雯霓一脸错愕,全场一片掌声,杨皓明则一脸挑战的微笑。

雯霓眯起了眼睛,心中揣测着他的用意:“意大利歌剧其实难不倒本姑娘,只不过他这副模样实在可疑!”

主持人再三催促,全场几百人跟着起哄,她抹不下面子,只好走上台去,拿起麦克风便唱了起来。

“祝你生日快乐----”

她才唱了一句,全场便是一片哄堂大笑----有人在音响上动了手脚,她的声音透过麦克风竟变成了男声!

“这个混蛋!”雯霓心中骂道,顿了顿,仍继续和着音乐用“意大利男高音”唱----她可没那么容易认输。

众人边听边笑,杨皓明在人群中更是笑得喘不过气来。

雯霓也觉好笑,勉强维持着风度唱到最后----幸亏生日歌实在不长。唱罢她大方地一拎裙子,下了台挤到杨皓明面前----这个家伙竟仍旧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太好笑了!谢谢你动听的歌声,那将是我最难忘的礼物!”

雯霓却并不生气:“你该吹蜡烛了。”

杨皓明勉强止住笑,刚想吹,又被她拦住了:“要先闭上眼睛,许个愿。”

“好吧。”他刚闭上眼睛,雯霓便拿出一管什么东西,在他身前的桌面上涂了几下,随即迅速藏了起来。周围的人一见便知又有好戏看,个个笑而不语。

片刻后杨皓明睁开了眼睛,雯霓却装模作样地埋怨:“许什么愿想那么长时间?”

“一年才许一回,当然要好好想想了。”

“快吹蜡烛吧,都快烧完了。”雯霓说罢便向旁边退开了两步。

那蛋糕很大,为了一口气吹灭所有的蜡烛,杨皓明不得不两手撑在桌面上,刚要吹的瞬间,那蛋糕哗地炸了开来,他反应倒是极速,可手却突然粘在桌面上,连腹部的衣服也牢牢地粘在桌沿上。

“糟糕!”这念头一闪,他便见奶油铺面而来,随后便睁不开眼了。众人惊笑着闪开,一时间闪光灯大作,随后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雯霓躲在别人身后笑得直不起腰来----她事先在蛋糕里做了手脚,连刘家南都被她蒙了过去。蛋糕要爆开是预料中的事,杨皓明躲不躲得开就看他反应和身手有多快了。但这个可恶的家伙竟这样作弄她,她便拿出准备好但本不想使用的粘胶,保证他万无一失地中招。

“唔----我,很需要帮助。”杨皓明两手牢牢粘在桌子上,不用看也想象得到自己此刻的模样该有多狼狈。

助手们赶紧过来帮忙,可那胶水竟很是强力,他的手拿不下来了。

“喂,你这是什么胶水?”

雯霓皱了皱眉:“哎呀,我只记得买胶水,没去打听用什么能溶解它。要不,我去那家店里再问问?”

杨皓明气结,转头问刘家南:“有没有香蕉水?”

刘家南急忙吩咐助手们去找香蕉水。

徐爱玲一听忙挤了过来,拿出一瓶指甲油清洁剂,助手倒了些在杨皓明手掌下,那液体慢慢流进去,他一使劲,手掌果然松动了些。之后全场女士纷纷提供指甲油清洁剂,才总算让他脱了身。

整个过程中杨皓明的狼狈模样让媒体记者们拍了个够,雯霓则一直在旁边笑嘻嘻地看着。那件西服粘在桌子上,都不能再要了;精致的钢琴蛋糕也七 零八碎,谁也不敢吃了。助理们帮他在卫生间里折腾了许久才算清理干净,衣服从里到外不得不全都换过。尽管他磨磨蹭蹭了许久,出来时却失望地发现那派对还没 结束,舞台上的乐队起劲地演奏着,不少人在舞池中跳舞,而雯霓正和鲁家三兄弟及沈君聊得高兴。

杨皓明径直走了过去,怒道:“喂,未成年少女,你实在太过份了!”

“这叫一抱还一抱。”雯霓得意洋洋地回道。

杨皓明:“睚龇必报的小人!”

雯霓:“厚颜无耻的家伙!”

说话间杨靖明和凯蒂走了过来,杨靖明双手抱在胸前,俨然一副家长教育孩子的模样:“喂,你们两个最近是怎么回事?”

“她简直是失控了!”杨皓明不屑地摇头。

“他才失控了呢!”雯霓立刻反唇相讥。

杨靖明显然不耐烦听这种孩子气的吵闹:“OK,OK!不管谁对谁做了什么,我要你们立即停止所有的恶作剧。”

“我没问题啊,”杨皓明不以为然地瞪了雯霓一眼,“就是不知道那个未成年少女玩够了没有。长大吧,雯霓 苏!”

雯霓面带讥嘲:“我未成年人玩未成年人的游戏,总好过那个十九岁了还长不大的家伙。”

“我是十九岁了,可我八岁的时候也没玩的象你这么过火呀!”

“玩不起就认输好了,我保证以后对你客客气气。”

“小姐, 玩也有底线的, 有你那么过份的吗?”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没完没了地吵了起来。

杨靖明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摇着头走了:“我看你们两个是精力过剩,还不够忙。”

凯蒂则恼火地打断了他们:“够了够了!简直不敢相信你们两个!你们要开战,开战好了!我保证结果就是你们两个都惹来一身的麻烦。”说罢便气乎乎地走了。

杨、苏二人并不在意,继续斗口,并从粤语斗到国语,外加英语,西班牙语和意大利语:“道中刁蛮之人,你属第一。”

“常老前辈要是回来,一定后悔传衣钵给你这种浮夸之辈。”

记者们渐渐围拢在旁边拍照录像,两人却都顾不得了。阿宝忙把杨皓明拉开;鲁永南则把雯霓劝到一边。程家玉和徐爱玲见他们两个吵架,心里竟不自觉地有股幸灾乐祸的快感。

这天的生日晚会草草结束了,但娱乐记者们收获却不小。

回到家里已经十一点多了。杨皓明把雯霓送的礼物挑出来带回房间,打开一看,里面是件双面夜行衣,正穿是件淡青色衬衫,反穿却是件黑色的夜行 衣,配了两条黑色丝巾, 一条做头罩,一条做面罩,设计十分精巧,面料也非常考究。领口、袖口都用近似的丝线绣着精致远古华夏图案----这都是雯霓亲自设计,用电脑绣花软件制作 成刺绣图,再以那昂贵的缝纫机绣上去的。

他穿上试了试----很合身,既舒适又有点弹性,袖口裤管都比较小,但又恰到好处,很适合做大动作。

盒子里还有一副小黑框眼镜和一顶假发,染成了深棕色,发式比较长,属于现在日韩港台流行的那种所谓不规则式样。

杨皓明戴上假发,又戴上眼镜----他的样子立刻变了。平时他的头发都剪得很短,现在呢,他的头发遮住了半个额头;再戴上这副小黑框的眼镜,挡住了眼睛,不仔细看,还真的认不出来呢。

他忙拨通了雯霓的手机:“谢谢你的礼物,很合用,我很喜欢。”

“......”

“是你亲手做的吗?”

“是啊,熬了两个通宵做给一个无赖,真是不值。”

“......以后别费这么大劲了。虽然有我这个下医在,熬出皱纹来我也爱莫能助。”

“我不是白做的。这是免费样品,如果你喜欢,我以后就要收高价了。”

“没问题。”杨皓明笑道,“等你有空,帮我再做六件好不好?”

“六件?”雯霓惊叫了一声:“你要干什么?”

“每天一件,周末洗衣服,刚好能轮过来。只不过,你别熬夜做好吗?”

雯霓心中暖了一暖,可嘴上却说:“......好。每件一万港元,一分不能少。”

杨皓明大方地笑道:“没问题。对了,明天上午我要去今日侦探社,你送的假发和眼镜也正好派上用场,多谢了。”

“你最好用上!象你平时出门那么招摇,成天被狗仔队跟拍,没几天全香港都知道你是侦探社的老板了。”

“喂,我哪有招摇?这就是名人的生活,我能怎么办?”

雯霓在电话那头大笑:“哦,名人! 失敬失敬!”

“哪里哪里!早点休息罢。晚安。”

“......生日快乐。”

“咦----,你今天不是已经用意大利男高音唱过了吗?”

“......”

“你的美妙歌声现在还在我脑中回荡----但愿今晚不要做恶梦。”

“......无耻之徒!”

第56章 幼儿失踪案


第二天上午,杨皓明戴上雯霓送的假发和眼镜,来到了今日侦探社。一进门就看见一个女高中生,梳了两根长辫,戴了副跟自己差不多的小框黑边眼镜,坐在会客厅里翻着报纸。旁边还有一个老头和老太太,两人都是六十多岁,坐立不安,愁眉苦脸,看上去很焦虑的样子。

杨皓明走到那女孩面前,打量了片刻后说:“嗨,芋头,这么巧啊?”

那女孩正是苏雯霓,她也变化了一下样子,不仔细看还真的认不出来。她抬头看了看杨皓明,也故作惊讶地说:“哦,青瓜,好久不见啦。”

杨皓明笑问:“今天有些什么有趣的新闻哪?”

雯霓说:“我们女孩儿家只关心娱乐版。你看那个杨皓明,好好笑哦!”说罢雯霓把手中的报纸拿起来给他看,正是他满脸奶油的狼狈照片。

“唉,现在的女孩子真是不得了,连这种恶作剧都干得出来。孔老先生说得真对,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雯霓刚要还嘴,王昌从里面走了出来:“请问两位----”

杨皓明笑道:“我们是义工,王老板,你忘了吗?”说罢转过头把眼镜摘了下来。

王昌这才认出他来:“原来是你们。”

雯霓说:“啊,对,王老板,今天青瓜和我来这里, 你看需要帮什么忙尽管吩咐。”

王昌一愣,见雯霓对他使眼色,立即明白了:“哦,好,好,那你们先进去吧。”

杨皓明和雯霓赶忙进去了,参观了一下扩大后的侦探社,碰到不认识的人便称自己是义工。

不久王昌和张平带着刚才那两位老人进来了,把杨、苏二人叫进了客厅。

那老头刚坐下便立即站了起来,哽咽着说:“王侦探,你一定要帮我们啊!求求你了!”

王昌和蔼地说:“大叔你坐,有什么事尽管说。”

那老头于是讲了他们的故事。原来两人是对夫妻,那老头姓李,女儿嫁了个香港人,他们从大陆来港探亲,帮女儿女婿照顾外孙,如今外孙已经四岁 了。三天前他们带外孙到市集上买东西,一时大意,把外孙弄丢了。他们急得都要疯了,到处找,却怎么也找不到。女儿女婿下班回来知道孩子不见了,哭得昏天黑 地,全家人去警局报案,可他们说象这样的失踪案每天全香港有很多,只能例行公事。

说着那老太太在一旁抽泣,老头也滴下泪来:“王侦探,求你帮帮我,你要多少钱,我把我所有的积蓄都给你,只要你帮我找到外孙!”说着把包打开,拿出一卷钞票,还有零零碎碎的一些钞票,全都捧到王昌面前。

王昌忙说:“老人家,别这样,我们会尽力而为的。”

杨、苏二人见两人如此心碎,心里也十分难过。杨皓明走过去,接过老人的那卷钞票,抽出一张百元的纸币递给王昌,然后将剩下的还给那老人: “今天我们侦探社刚扩大开张,你们是第一家顾客,所以有特殊折扣,一百块包全案,直到找到你外孙为止。你们的钱自己好好收着吧。”

那老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见杨皓明不过是个高中生的样子,刚才听见他们说是义工,说的话能算吗?他们狐疑地望着王昌。

王昌忙说:“哦,对,是这样。所以老人家,你们放心好了,别着急,急坏了身体也没有用。”

那老人扑通一声跪下了:“谢谢你们,我们真是遇到好人了!”

杨皓明把他扶起来坐回沙发:“现在你们跟我们仔细讲讲你外孙是怎么失踪的,好吗?”

王昌拿出笔来记录,杨皓明和雯霓则坐着仔细听。

那天早上夫妻俩带外孙方方出门,去超市买东西。买完东西刚出了超市,两个人手上都拎了很多东西,方方在身边跟着。走不多远,听见后面有人叫:“大叔,你的东西掉了!”

李老头回头一看,一个中年人在后面跟他招手,指着路边地上的一包东西。李老头一看,自己手上东西多,没准是自己丢的,于是奔过去看。李老太 也跟了过去。两人过去一看,那包东西是包猪肉,看上去的确象是自己丢的。李老太捡起来,谢了那人就回头走了。一回头却发现外孙不见了。他们回头问刚才提醒 他们的那个人有没有看见小外孙,他说没注意。他们只好一个人留在这里,另一个人把四周的店铺都找遍了也没找到小外孙。

李老头边说边掉眼泪。

王昌问:“那个提醒你们丢东西的人,你们有没有问他的名字?”

李老头回答说:“当时我们只顾着找外孙,没来得及问。后来就找不到他了。”

王昌接着问:“那他的样子,如果你再看见还能认出来吗?”

李老头犹豫了一下:“应该可以。”

王昌又仔细问了那个人的长相特征,随后又问:“当时他叫你们的时候,周围还有些什么人?”

李老头:“是有一些行人,但是不记得了。”

雯霓插了一句:“你们后来有没有发现那包猪肉到底是不是你们丢的呢?”

李老头:“我们都急疯了,东西后来都堆在冰箱里,这两天都是胡乱做点吃的,根本没有注意。”

雯霓思忖着说:“这点很重要,你们最好能够搞清楚。”

杨皓明接着问:“还有,方方失踪的附近,有没有什么他喜欢的店铺或东西?比如游戏机厅啦,或者什么雕塑啦之类的。”

李老头:“那附近有个环球娱乐城,他平时老是拽着我们带他去那里的游戏机房。”

雯霓:“当时你们马上去那里找过了吗?”

李老头:“方方一不见了,我们就到处找,那里是他喜欢的地方,附近的店铺又不多,我们马上就去了。可是找不到,问了那里的人,他们都说没看见。那些人态度好凶,骂我们,还赶我们出来。”

“是吗?”雯霓心中画了个问号。她接着又问了许多问题,比如方方平时喜欢去些什么地方,喜欢玩什么,身体健康如何,有没有残疾,四周邻里关系如何,有多少人认识他们家,还有许多听上去无关紧要的问题。

王昌向李老头要了方方的几张照片----的确是个很可爱的小男孩。

谈了一个多小时,众人回到王昌的办公室,杨皓明对王昌说:“这个案子应该收多少钱,你都正式报给我,我来付。”

王昌笑道:“这又何必?”

杨皓明:“公是公,私是私,公司的账还是应该正常地走。我是董事,也是员工,不应该开这个先例。他们的费用我来出。我们不能总办亏钱的案子,对吧?”

雯霓笑道:“王sir,青瓜有的是钱,你就成全他的高风亮节吧!”

杨皓明皱了皱眉:“怎么什么话到你嘴里说出来就那么难听呢?”

雯霓笑道:“不是我说出来难听,是用在你身上就变难听了。”

杨皓明回道:“不是用在我身上就难听了,而是你用在我身上就难听了!”

王昌早听说杨皓明和雯霓这几天有些不对劲,见二人又要争起来,赶忙打圆场:“OKOK,这件事就按杨先生说的办吧!”

雯霓转头问:“哎,王sir,你看这件案子青瓜和我能帮点什么忙?”

王昌不知道杨皓明何时变成了青瓜,只好忍住笑说:“这件案子我们先去查查看,你们两位都是大忙人,我们能解决的就不找你们了。”

雯霓说:“今天我们刚好有点空。不如我们去出事的地方查查?还有那家环球娱乐城,听上去似乎有点可疑。人家丢了孙子,多么焦急的事。他们不帮忙就罢了,干什么那么凶?要么他们真的冷酷无情,要么就是他们有什么问题。”

王昌忙转头对张平说:“对,你马上去那一带看看。你们要真的有空,就一起去好了。”

“Yeah----!”雯霓高兴得跳了起来,她的大侦探梦想终于要付诸实践了。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