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国忍:邓小平推行过激计划生育灭绝中国命脉

2008-5-11 03:52 作者:钟国忍 桌面版 正體 25
    小字
邓的最大错误,导致至少数以百万计的女婴被溺杀或遗弃,导致数以千万计的中国男性无法成家,并将导致数以亿计的中国人无人养老,整个国民经济可能再次面临崩溃。这个人为的惨重灾难,从邓活着时代开始,在当代中国演绎了小半个世纪,只有毛时代的大饥荒与文革,可以与邓这一个荒唐残暴的政策相提并论:计划生育国策。

今天将中国的计划生育作为一场历史灾难提出,绝大数中国人并不会接受,因为这场灾难本身正在进行中,就象文革中,如果有人向狂热的红卫兵解释说,这是中国的一场历史灾难,可能会立即被人撕成碎片,绝大多数中国人会激动地向你辩解文化大革命如何伟大,应该进行到底。

计划生育就是象文革一样荒唐的暴行。这个政策的全部理论依据,都是基於一个可笑的前提假设:中国人的平均生产力是负数,大多数一个中国人活在这个世界上,都是消耗大於生产的废物,压根儿就不应该存在於这个世界上。其实,早在几十年前,经济学家与社会学家就已经意识到,人口问题并不是一个单独的问题,重要的不是控制人口的数量,而是提高人口的质量,也就是提高教育水平,良好的基础教育使每一个公民成为自食其力的劳动力,能够创造出大於自已消耗的价值,这才是解决贫困的根本手段。而简单野蛮地控制人口,是违背社会规律,必然导致各种恶果。邓一生中以"实事求是"自许,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一哲学论战夺权。但是,计划生育的理论,从来没有一个中国人愿意拿中国的现实去对照一下:

A:中国的东部,人口密度几十年来数倍於西部,但是经济却要发达得多,而人烟稀少的西部,尽管矿产水力等天然资源相对丰富,却从来就是中国最落後的地区。

B:党长期将中国低下的国民产值归咎于人口太多,但是中国的人均国内产值至今只有欧美发达国家的二三十分之一,如果这是因为人口所至,那麽应将中国的人口消减95-98%左右,人均产值才可能达到欧美水平,这种人口理论的荒唐性,还不是显而易见吗?随便说一句,如果中国的人口真的少到只有3%,和澳州,加拿大一个水平,联合国常任理事国肥缺早就易手了。

C:如果拿中国的数位与亚洲的近邻地区相比,就更明显了,中国大陆的每平方公里人口约为130人,而台湾省为700人,日本300人,南韩400人。尽管这些国家地区的人口密度数倍於中国,他们仍感到劳动力不足的压力。这些亚洲政府不但没有限制人口,反而鼓励生育。

D:如果从整个世界来看,人口密度最高的西欧,远比人烟稀少的非洲,南美洲发达。整个非洲的面积是3020万平方公里,三倍於中国,人口仅7.48亿,非洲是自然资源极为丰富的一个大洲,这样的"优化"的人口与自然条件下,非洲有几个国家进入现代化了?党所依据的50年代落後的计划生育的理论,从来就只是一些学者的理论假设,没有经过严格的社会学与经济学实践检验。而党成立计划生育委员会後,尽管这是一个部级的庞大的实权机构,也从来没有用科学的手段,对人口与环境,人口与经济的理论进行科学调查,取样分析,拿出令人信服的证据来证明计划生育的社会价值。

党计生委将全部的公共资源,用於建立一个庞大,残暴而腐败的官僚队伍,在农村以疯狂暴力手段迫害孕妇,溺杀婴儿,从每户榨取数以万计的罚款,垄断避孕套等计生品的销售以牟取暴利。几十年来,党各级计生委的暴行罄竹难书,血债累累。国际上揭露计划生育残暴的巨着,是美国一位汉学家毛思迪先生(Steven Mosher)亲自采访的纪实文学,中文译本名为《生死劫》,由汤本译丶台湾中华书局出版,《世界日报》副刊连载。在国际上立即引起轰动。毛先生会说广东话和国语,前後十五次深入两广丶河北丶江西,他在广东顺德就实地考察了一年。

今天,除了那些血泪斑斑的刑事罪行外,计划生育的普遍社会恶果,在党社会已经暴露无遗,计划生育在高收入阶层得到强力实行,而在农村,低收入阶层的人口增长虽然得到强力抑制,但出生率还是远远高於城市,使得整个中国的人口平均素质下降;

计划生育,在短期内(二十年),使中国经济发展的负担大大减轻,大批青壮年从养儿育女的负担中解脱,中国经济表面上得到飞跃,但是二三十年後,中国社会全面进入老龄化,特别是中国的城市养老金目前是现支现付,都已经入不敷出,二三十年後,中国的城市养老金制度必然全面崩溃,而中国农村,本来就是养儿防老,儿女辈如果减少一半以上,农村社会也将陷入更深的黑暗!总而言论,计划生育,对整个社会经济而言,无异於寅吃卯粮,最终导於国民经济再次陷入深渊。

计划生育使得对女婴的弃杀成为一个普遍的现象,即使在城市,B超的应用也非常普遍,使得中国的男女性别比高达117:100,比其他国家高出10个点,将有数以千万计的成年男性无法成家,构成未来中国社会安定的巨大隐患。

对於计划生育政策的危害,水寒先生近来多有论述,这里不再重复。其实过去半个世纪,并非只有中国采用了计划生育,台湾,新加坡政府也都实行过计划生育, 邓也许就是在70年代看到新加坡的计划生育政策,才强化了武断推广的决心,但是,新加坡从来没有采用党这样残暴的手段推行计划生育,而且,作为一个相对民主的政府,新加坡在80年代很快就调整了政策,进入90年代,就反其道而行之,在人口密度高达7000人每平方公里的新加坡,积极推行鼓励生育的措施。

笔者并非人口问题专家,也不主张中国立即采用任何鼓励生育的措施,如果那样急刹车,可能重蹈mao丶邓的悲剧。邓根本的错误和mao一样,治理中国这样一个大国,没有采用科学,民主的决策方式,盲目迷信一些片断理论与数字,独裁专断,终於给中国酿成了一个又一个民族悲剧。


https://m.secretchina.com/news/gb/2008/05/11/244230.html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