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连摆四步臭棋 奥运西藏玩火自焚

2008-4-16 14:41 作者:钟国忍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很多新加坡华人对中国心怀善意。这几周来,他们对奥运圣火中断事件也深感懊恼。李显龙总理在4月11日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和东南亚研究院联办的论坛上 演讲时指出:"抗议者阻挠圣火传递的行为激怒了中国人,尤其是中国的青年。中国人民虽纷纷上网在留言板上宣泄愤慨,可惜他们用的是外国抗议者所看不懂的中文。如果他们用的是英文,年轻的美国人和欧洲人就会发现轻蔑中国和一切与中国有关的事物必将在他们有生之年产生后果,而这样的后果也将远远超越奥运的范畴。" 李显龙的观点当场就遭到一位与会的西方人士的反驳。其实,无论是西方人士,还是中国的民族主义者,都未必读出李显龙的弦外之音。

新加坡人,与绝大多数理性的外国人一样,对奥运成功的期待,是希望中国政治更加开放,社会更加成熟自信,成为国际社会健康和谐的一个成员。而圣火事件,很可能让事态走向反面。在新加坡人内心深处,与中国网民的强烈民族主义情绪是不同的。对于中共宣传机构煽动的这股网上极端民族主义邪火是相当不安的, 只是不会如笔者一样将这样复杂的感受端上台面。

按照中共的马克思主义教条,一切事件都是内因决定的,外因只有间接影响。马克思主义理论基本破产了,有趣是目前这个局面,倒与中共的立国邪论相当吻合。西方社会固然有一些失误,而中共内部一系列致命的错误政策,才是事件的主因:

1: 政治挂帅,体育捧场

很多人可能忘记了,申办奥运会,是中共近三十年的梦想,近二十年的耻辱。早在1979年,1979年2月26日,邓小平在会见日本共同通讯社社长杜边孟次时说:"到1988年时,也许我们可以承担在中国举办奥运会。"此后,邓小平在会见朝鲜、柬埔寨领导人和"世界拳王"阿里时,邓这个无神论者,却象和尚念经一样,不停地念叨着申奥。

1993年9月24日凌晨,北京申办2000年奥运会失败了。据邓身边的工作人员描述:"投票那天,老人家还想看电视实况转播呢,我们动员他睡觉。可早上起来,第一句话就问投票结果怎样。"张百发回答:"国外有人捣鬼。"

国外是谁捣鬼?当时六四的阴影还在,确实有很多国家反对中共申奥。但是当时有大量的传言是,真正在中共背后插上一刀的,却是北朝鲜。由于邓小平减少了对北朝鲜的援助,北朝鲜投票给悉尼,悉尼多一票,中共少一票,北京正是以43比45这二票之差败给悉尼。

2006年北朝鲜核危机进入高潮时,有人跳到中共中央电视台解释说北朝鲜奥委会主席原来是金日成的警卫出身,应该也是投票给中国的。但是北朝鲜官方 从来就不屑于公开澄清这件事,而目前奥运会的投票记录还是保密的,无法验证这是否中共为了当前的国际政治利益而自找台阶。倒是当年的台湾奥运代表吴经国, 一再公开强调,自已投票给北京,将来奥委会档案总有解密的一天,可以证实他这一票是给北京的。

对于北朝鲜来说,投票给谁,实在是无足挂齿的鸡零狗碎。仅仅在投票前几年,他们刚刚干过一件惊天地泣鬼神,奥运史上伤亡最惨重的大买卖。在1988 年韩国汉城奥运会之前,为了阻止奥运会成功,心急火燎的金正日亲自指挥,炸毁了一架从巴格达飞往汉城的民航客机,机上115名乘客与机组人员全部死亡。中 途下机的两名北朝鲜特工在中东被捕,男特工当场服毒自杀,女特工金贤姬自杀未遂。这个金贤姬持日本护照,竟声称自已原籍是中国黑龙江人,从澳门偷渡日本云 云,居然企图将炸机罪行栽赃到中国与日本头上。最后她终于承认了自已父母是北朝鲜的外交官,并招供了金正日全盘恐怖计划。

无论是丧心病狂的北朝鲜,还是孜孜以求的共产中国,两个共产国家都将奥运会看作当今世上最大的政治筹码。不知道上个世纪的中国翻译,为何不将 Olympic Games译成奥运游戏会。多了这游戏这二个字,也许中共这一届游戏大会就少了许多自寻的政治苦恼。如果中共国能够真正尊重奥运精神,在一切重大体育活动 宣传与安排中,不夹带政党私货,也许就少了这许多政治麻烦,从90年代至今,中共奥运会上的政治文宣所花费的广告版面与时段,恐怕不下数百亿,这就难怪所 有的国内外政治对手,也看上了这个政治机会。

2: 强奸宗教,压制信仰

4月13日,达赖喇嘛在西雅图接见记者时承认,自已在1955年,曾经想入党。达赖喇嘛的本意也许是想表白自已对中共并没有根深蒂固的敌意,同时,作为一位佛教人士,达赖只是不打诳语,坦诚说出历史真相。

但是,以笔者的旁观角度来看,此事正反映了共产党对佛教界渗透,洗脑的程度。其实,中国原佛教协会主席赵朴初,也是一位中共秘密党员。共产党的马克 思主义理论与佛教思想完全格格不入,而共产党的本性,是公然写在宪法中的四项基本原则,第一条就是坚持党的领导。所以,在中国,党不仅领导了政治局,也领 导了所有的商会,工会,学生会,妇联,大学,大凡是个组织,就要有个党组,有个书记作老大。而在宗教界,如果派个书记实在有点滑稽,因为共产理论公开宣 传,所有的宗教都是人民的精神鸦片,所以只好派秘密党员作佛协主席,以便全盘控制。

共产党对宗教的全面渗透,和尚的行政级别由宗教局任命,有处级和尚,科级和尚之说,使得中共国内的佛教界鱼龙混杂,毫无道德威信。过去武侠小说一提 到少林方丈,无疑都是顶天立地,大慈大悲正面人物,现在少林寺方丈是个什么货色?只须Google一下"少林 释永信",就有一大堆诽议涌进你的浏览器。

政治强奸宗教的结果,是劣币驱逐良币,杰出的宗教人士最终被排挤出局,或者被迫转入地下宗教。而中共境内的许多宗教机构,被一群道德败坏,不学无术 之士把持。无论在国内民族间,还是国际文化交流中,中国都失去了以宗教沟通的能力,倒是达赖喇嘛与一些港台的宗教人士在国际上享有崇高的道德威望。

另一方面,政客操纵宗教,有时会干出意想不到的霸道蠢事。比如十一世班禅的转世,几百年来都是达赖喇嘛指定,中央政府例行公事,予以确认。不论达赖 喇嘛认定的转世灵童是谁,只要这个孩子一家全是在中共管辖区来,对中共来说,在政治意义上都没有什么不同,毕竟这灵童还是个小孩子。可中共高层不知哪一根 神经搭错了,也许是搞独裁,上级任命习贯了,非要由共产党这个无神论的政党出面主持,另选一个灵童,同时将达赖喇嘛指定的灵童拘禁起来。而中共无神论者指 定的转世灵童,自然不被广大藏民认可,现在也时刻面对着自身安全危险。中共就这样莫名其妙地给自已制造一个僵局,不知要持续几十年,真想不出中共今后有什 么台阶可以下。

3: 出卖汉族,民族歧视

中共的少族民族政策,就是全面出卖汉族的利益,比如计划生育,高考,提干,贷款,医疗福利等等,日常工作生活的方方面面,都不公平地给予少数民族以巨大的优惠,甚至于在刑事犯罪案件的办理中,也极不公正的偏袒少族民族,汉族人被打了,被捅刀子,常常就是白挨了。

中共如此大模地出卖汉族的经济利益,政治利益,可谓不折不扣的汉奸党。其目的自然是希望少数民族会知恩图报,帮助巩固中共独裁政权,图谋一党之 私。但是中共却忘记了汉族人民的普遍感受,以及由此引发的民族间对立情绪。试想,如果你的儿子高考落版,只能读个专科,而邻居少数民族的儿子的成绩更差, 却上了北京大学,在同一个机关工作十年,你还是个科员,另一个能力平平的少数民族干部却混到副处长,你会有何想法,私下会有什么议论?

在极端不平等的民族政策下,汉民族普遍对身边的少数民族及其文化存有轻视,甚至敌视的情绪,而这种不和谐的情绪,是在广泛的经济,政治,文化,社会摩擦过 程中产生的,对汉族人来说,是从生活中产生的理所当然的不满情绪,对于汉族民间的不满,朝夕相处的少数民族自然也会感受到。

作为一个有自尊心的现代人,少数民族也未必会感激中共的利益引诱,反而认为这是汉族政权侵占其土地,侵害其传统文化后,因为心亏而作出的补偿,这种补偿是理所当然的,永无止境的。甚至有些自尊心的少数民族人士认为这些政策本身就是人种歧视的外在反映。

汉族与少数民族的民间对立情绪,是国家长久统一的最大威胁。国际社会上绝大多数国家,在民族政策上,都是采取谨慎公平的政策。即使在入学方面有些优惠,也 是与现实的人口比例相称的,取得另一层面的社会公平。中共常常是不顾人口比例,随心所欲地出卖汉族利益。如果中共还有点现代文明社会的常识,就应该立即取 消所有的不平等民族政策,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象其他国家一样,经过人代会公开讨论批准,另行设立专项奖学金,福利金帮助少族民族的社会发展,促进民族间的 和睦相处。

4: 干部队伍,蠢才当道

只要在中国学校呆过几年的人,都知道学生干部与广大学生的关系是不融洽的。这里的症结就在于学生干部是老师指定的,不是学生选举的。而在中国的政治体制下,那怕是小学的学生干部,也不能是选举的,一旦让你选举,这共产社会就会乱套。

上级任命的结果,是中共的干部队伍永远挤满了蠢货与无赖。一个小学都没毕业,自已名字都不会写的人,居然可以被任命为县级法官,一个刚刚刑满释放的人,搞 一本假档案,跑一些关系,就可以到外省立即出任交通厅副厅长。当然这是比较极端的特例。官场比较常见的,还是李鹏这种废物,长得象傻瓜,一举手一投足果然 都很傻,身居高位,一事无成。傻瓜归傻瓜,李鹏这几十年干得比谁都顺,一直到平安退休。因为在中共这种体制下,只要左一点,再左一点,讲话马列味十足,就 永远不会犯错误下台。

现在西藏就摆着这样一个现世活宝: 中共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张庆黎。张书记这几个星期在国内还是挺风光,其语录到处传播,比如在3月2日,就是骚乱前两周,他在新华网说:"共产党才是老百姓 真正的活菩萨!",此话被译成英文,活菩萨与活佛相同,在国际上立即造成巨大的反弹。而且从张某的原话来看,似乎除了共产党,其他活菩萨都是假的。在骚乱 发生后,张书记又开腔了:"达赖是一只披着袈裟的豺狼、人面兽心的恶魔。我们正在同达赖集团进行着一场血与火的尖锐斗争,进行着一场你死我活的敌我斗 争"。

在中国那种封闭的舆论环境下,张书记可能不觉得自已的狂暴言行有何唐突。在一个开放的国际社会上,这种言论就象台湾"教育部主秘"庄国荣在大选中辱骂马英九的行为,实在是狂犬吠日,自取其辱,对达赖喇嘛秋毫无损,倒是将中共的形象再抹黑一笔。

笔者也不免纳闷,这张书记为何如此霸道嚣张,公然煽风点火,制造汉藏民族的冲突?莫非他以为血洗西藏以后,他也就有机会象胡锦涛一样高升政治局常委?大陆政界有一种传闻,说当年邓小平正是看到胡锦涛在89年头戴钢盔站在拉萨街头的镜头,而决定将胡破格提拔到政治局常委的。

可是邓小平已经死了十一年了,再过二三十年,胡锦涛也要去见马克思的。而我们汉族与藏族的子孙,还要五百年一千年地相处下去,除非我们可以移民火 星,在地球上,是绝不可能找到一块地方来分开这两个民族的。作为一个现代社会的文明人,我们需要有一点共识,民族问题,不再是靠种族屠杀,暴力镇压可以解 决的。就象你与邻居的关系,即使有些利益冲突,如果不准备搬家,还有共处几十年,就绝不能事事用拳头棍子说话,如果你今天仗着自已家大业大将邻居暴打一 顿,明天对方堵在学校将你小儿子弄残了,这日子还怎么过?作为一个现代人,我们只能是摆事实,讲道理,实在不行就通过法律解决。

如果采用暴力镇压,首先是在军事技术层面上有困难,车臣不过二万平方公里,人口不足百万,俄罗斯作为世界上第二大军事强国,仍然举步维艰。而整个青 藏高原的面积是二百五十万平方公里,藏族人口有五六百万。绝大多数汉族人从生理上还无法适应这里的自然环境,包括胡锦涛这些养尊处优,生活条件一流的高 干,最后都是抱病回到内地。

更重要的是在道义层面,从现代社会的文明角度,如果汉族人可以对追求自治(还不是独立)的藏民进行暴戾屠杀,那么,我们自已就失去了建立一个现代文明社会的道义基础,迟早有一天,汉族人内部,湖南人,广东人,河南人,也将会大开杀戒。

民族和解,必须要建立公正,公平的社会基础,展开积极平等的文化沟通。象张书记这类所谓的强硬派,有中共强大的军力支持,他的个人安危无忧,有强大的民族主义情绪支撑,他大放厥词,没准在国内还能讨一些个人的政治私利,但是却严重地损害了汉藏民族千秋万代和平共处的基础。

在这次西藏骚乱中,中共千方百计地阻挠海外记者采访,甚至连香港,台湾这些中国人记者,也无法进入藏区自由采访,自然让人对事件的前因后果产生种种 猜测。很多人认为中共不可能在西藏自编自导这些暴力事件,因为中共奥运当前,不会蠢到要搬起石头砸自已的脚。但是,世人要认清,中共早就不是一个团结的政 治实体。在中央高层有江胡两大派系,从来都是互相拆台的。在地方上有张书记这样的悍将,野心勃勃,满嘴粗话,热切盼望着一场汉藏民族间"血与火的尖锐斗 争,你死我活的敌我斗争",他会不会有一些小动作来推进事态向他期待的政治方向发展?

本文无版权,欢迎转载,请附上我的博客网址
http://blog.creaders.net/zguoren/
(发表于2008年4月16日星期三凌晨)

https://m.secretchina.com/news/gb/2008/04/16/240788.html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