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沈婷没有说完的故事--《谁引爆周正毅案》

2008-01-05 18:37 桌面版 正體 8
    小字

金钟(图)



"上海帮"这个概念,据维基百科的界定是:"中共六四事件后与江泽民有直接关系的一个非正式派系,对胡锦涛的共青团派,形成强大压力"--其实,上海帮之名,溯其源,应来自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文革时期,且出自毛泽东之口。因以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为主角,毛又钦定为"四人帮",以缩小打击面。毛死,中共乃将文革浩劫之罪,归于"林彪四人帮"。邓小平文革后复出,四人帮覆灭,以重刑下狱。不过十年功夫,邓又重用上海人才,取代胡耀邦、赵紫阳一代,江泽民一九八九年衔命赴京,接任党魁。迄今十八载,曾庆红、朱镕基、吴邦国、黄菊、贾庆林、陈至立、陈良宇......这班江的党羽纷纷上调中央或跻身政治局,权势显赫。上海帮崛起,遂成景观,名满天下。


  近几年来,随着江泽民退休,胡温执政,黄菊病逝,上海帮在中央呈淡趋之势。但在上海滩,他们的老地盘,仍是很有看点。一方面挟"改革开放"劲风之利,在中国近代工商先锋的基础上,成为中国新走资运动的龙头。二十多年下来,上海引进外资、技术、人才都高居全国第一。二○○六年底,已有一百五十个跨国公司总部、一百四十九个外国投资公司和一百九十五个外资研发公司设在上海。上海已有外资与中外合资企业四万多家、零售商店一千六百家。国际资本的注入,极大地改变了共产党统治下的上海面貌。高楼林立、车水马龙,十里洋场,今非昔比。另一方面,上海近代流氓帮会的传统,在一党专政的体制下得以发扬光大。上海党政官僚系统在垄断的权力和巨大的利益驱使下,官商勾结、巧取豪夺,达到肆无忌惮的程度。盘根错节的官商利益网络渗透在社会各个角落,使一千八百万上海居民得不到经济发展带来的实惠,权贵阶层对民众的申诉实行黑社会式的打压。法律变成他们手中的鞭子,任意抽打被剥夺的善良市民。媒体噤声,协助掩饰他们非法的暴利和罪行。

  今日上海,表面上流光溢彩,繁华盖世;实质上,已蜕变成暴发户的乐园。和一九四九年前"冒险家的乐园"相比,新世纪的上海富豪,拥有不可想像的权力支援,而且假以人民的名义。


东八块是中国官商勾结的土地贪污案典型


  《谁引爆周正毅案》描述的故事,就发生在这样的背景下。这是关于上海、上海帮和上海风情的无数出版物中颇为独特的一本。它记录的人和事,发生在最近五年,空间跨越上海、北京、香港。故事围绕上海静安区黄金地段"东八块"的房屋拆迁而展开。作者记录了她和维权律师郑恩宠为了维护东八块居民包括她和父母的祖居,怎样不屈不挠地抗争。他们面对的是周正毅一伙贪得无厌的不法富商,和站在周正毅后面精明势利的层层官僚:从公安员警,社区干部到不可一世的市委书记、政治局委员陈良宇,甚至个别政治局常委。

  旧城改建原是世界性的常规工程,各国各地做法有不同,争议也常见,但总以尊重私有产权和各方利益大致平衡为原则,不满而强迁者都是很少数(香港限制在百分之十之内),争议可由透明公平的谈判或诉讼解决。中国人大今年三月通过《物权法》,私人物业不容侵犯,已如日月之昭昭。但是,上海的做法却是一个罕见而只会激起公愤的骗局。政策明文规定,旧城重建的目标之一是改善原居民的居住条件,鼓励他们搬回新楼居住,以此给地产商免地价的优惠。周正毅以和贪官分赃的方式,拿到"东八块"的土地经营权,继而勾结公权力强制拆迁,不让原居民回搬。企图以狂涨了十倍的价格,出售商品房,牟取数十亿的巨大利润,既侵吞国家的土地收入,又损害居民应有的权利。

  沈婷和东八块上万户居民是受害者,部分家园已被夷为平地,得不到应有的补偿。他们起而控诉周正毅诈骗,二○○三年五月争取到一次难得的庭审,迫使偏袒周的法庭不得不判周三年徒刑。但是,几天后,政府又以莫须有罪名拘捕郑恩宠律师,也判刑三年。东八块居民乃上京告状,但不绝于途的访民,遭到的是冷漠、侮辱和殴打,甚至被集体绑架押回上海。

  沈婷亲历了全过程。是她请来郑恩宠律师打官司,也是她把东八块居民的遭遇和抗争告诉中外媒体,赢得国际的同情。德国法官协会并将年度人权奖颁授给狱中的郑律师,沈婷赴德代领。上海政府迫于外交压力为她母亲安排房子,却没收她的回乡证,禁止她回上海探望年迈父母。同时,继续关押郑恩宠,以杜绝这两位把周正毅送上法庭的反贪勇士再度合作揭露更多的上海帮劣迹。


一个小女子挑战傲慢的上海王国的故事


沈婷小姐是八○年代成长的一代。文革童年的黯淡记忆和改革开放中的社会不公,培养了她潜意识中的自主精神。她坚信,这个世界的正义没有人恩赐,只有靠自己去争取。她可以走上街头抗议第一线,也可以登上知名的国际讲台。她孝敬父母,恪守信义。风里来,雨里去,不惜代价地忍受来自官府的凌辱和压力。

  沈婷豪爽中见细腻,勇中有智。她有一个好习惯,留意保存文件和记录重要的谈话内容--构成这本书的一个特色。那些交易合同、法庭辩词与判决书,甚至给中央的上书,没有八卦趣味,没有儿女情长,都是札实的文字。包括案情的真伪,法理的辩证,备忘的具体情节......读来绝不感到沉闷。如张思之律师对郑恩宠案的辩护词,那真是一篇掷地有声的好文章。辨驳有力,情理交融。书中选载的这些文件,折射出上海空前汹涌的商潮下,社会底层群落的挣扎和命运。


  最近召开的中共十七大前夕,为上海帮的"一哥"陈良宇定了案,清洗出党,送交法办。会后,"二进宫"的周正毅,也在高度保密下再度受审四天,迄今没有宣判结果。而透露的五宗罪并不包括土地开发上的诈骗。沈婷的书告诉我们:东八块强迁的模式已推广到全国,造成了怨声戴道的"暴力征地,恐怖拆迁"。惩罚周正毅,不仅牵连全上海的市政责任,还有各省市的责任和中央的责任。而周案涉及的京沪高官家族,更是不言而喻的难题。正如郑恩宠所指,上海有几十个周正毅。因此,沈婷写的故事远没有完结。

  虽然,中国的反贪没有尽头,但是,沈婷、郑恩宠已经完成了一件有突破意义的任务,在铺天盖地的贪腐黑幕上捅开了一个大洞,让我们很幸运地洞悉一个当代中国官商勾结的活标本。一刀见血的剖析,所谓上海首富,原来和中国最有权势的政金集团狼狈为奸,从而把"三个代表"的神话打得粉碎。精彩的是,这是一个古代传说"哪吒不怕海龙王"的现代版。一名小女子挑战傲慢的大上海王国,一名维权律师顶替不敢出声的八千名上海律师!他们两位至今被隔离在上海之外(拒绝入境和软禁),让中共驻港官员看得直摇头:"那么大一个上海,对付不了一个沈婷!"这是虽败犹荣。这是弱者的胜利。中共中央将周正毅陈良宇这对上海滩金钱与权力的首富绳之以法,看看沈婷的书,可以知道是谁立了奇功。自从周正毅丑闻被揭发,东八块圈地模式,已在全国叫停。救了千家万户,免遭野蛮拆毁。

  

郑恩宠律师揭示官僚们大兴土木背后的真理


郑恩宠律师为本书所撰〈周正毅现象〉,是一篇阅读本书,阅读上海滩乃至全中国房地产黑幕的"导言",他以高度的专业素养和丰富的办案经验,概括今日中国经济的病症所在,揭示官僚们大兴土木营造"亮丽政绩"背后的真理。

  沈婷的《谁引爆周正毅案》,将作为当代中国非正常发展的一个有力的见证,傲立在追求良知的人们的书架上。这本书还提供了一种可供参照的价值,那就是被压迫者和专业人士相配合,在法制的轨道上充分运作,有可能迫使当权派惩恶扬善,作出一定的改革,推进社会的进步。虽然这种抗争可能要付出相当的代价,像郑恩宠和沈婷及部份拆迁户已付出的那样,但胜利是可期的。中国人民在抛弃了毛泽东杀人如麻的"无产阶级专政"后,绝不会接受上海帮式的流氓加权贵的黑社会专政(他们越界抓人,公然到北京绑架访民,到香港搞特务盯梢;他们将上京告状者判刑、劳教,重伤三十四人,十二人死于非命......)。


  开放出版社向以出版大陆禁书为己任,托一国两制的福,我们在香港并未遇到来自中共方面的干扰。但是,沈婷出书是一个例外,身为香港永久居民的作者,她受到多次威胁。最新一次是十一月十二日下午四点半,上海市政府王姓官员致电她说:"如果你敢出这本书,我们要给你颜色看!出了这本书,你永远也拿不到回乡证!"沈婷反驳道:"胡锦涛说了以法治国,我不怕你!"王官员回答:"那你去找胡锦涛拿,共产党只有一家,不是超级市场,可以开一家又一家......"

  谨此照录。希望这是这本书出版过程中的一个小插曲。

(二○○七年十一月十八日)
二○○八的世界和中国

金 钟

随着巴基斯坦著名政治家贝布托在暗杀中倒下,二○○八年来到人间。从香港人的立场迎接新年,是不无遗憾的。因为过去的一年,是九七回归时许诺有希望举行"○七○八双普选"的一年,结果双泡汤。近日特首曾荫权在北京宣称,感谢中央允许香港在二○一七年普选特首。一拖又是十年!到时候是不是又会找理由"跳票"?我们判断过,共产党本质上是不会给香港人选票的,它需要的是驯化港人成为爱国爱党的顺民,未来十年,香港的土共执政必然强化,那时会有一场什么样的选举呢?谁愿意等待?




二○○八年的世界视野,是一个选举年。吸引中国人关注的三场竞选都已开锣:美国、俄罗斯和台湾的总统选举。美国奉行保守主义路线的布什政府将任满下台;俄国普京做满两任,也要让位,可能不做总统做总理。这两个昔日的"超级大国",无论民主制度的差异有多大,他们的总统大选已是一种法定程序的实施,不关基本制度的选择。台湾一月的立法委员选举之后,三月的总统大选却非同小可。陈水扁连任届满下台,马英九和谢长廷的对决,已经沸沸扬扬吵了不止一年,直到最近马英九弊案二审无罪后,蓝绿胜负前景仍然相当模糊。由于台湾两大阵营之争涉及国家认同等重大分歧,二○○八年的台湾政治发展,将是一个甚为关键而又充满变数的时期,必然会引起全球华人的高度关注。


回看中国,他们把二○○八叫做奥运年。将于八月八日在北京开幕的夏季奥运会,无疑是共产中国建立以来的天赐良机,让他们得以尽情展示他们一切可以诱惑世界的功夫,从崛起的华厦到文化的魅力,给他们五十年的罪孽作一次最漂亮的粉饰。现在已有不少团体和个人在抵制这个践踏人权的专制国家主办的奥运,或是要求中国履行主办奥运的承诺,开放新闻自由,改善人权状况。但是,中共当局尚未作出积极回应,仍然是一副故步自封姿态。


美国新闻周刊形容中国是一个"强悍而又脆弱的超级强权",二○○八年将是"中国进入世界舞台中央的一年"。这是当前西方舆论对崛起的中国的代表性观感,基本上也是共产党坚守这块最后阵地的自我感觉。可是,记得1936年德国奥运和1980年莫斯科奥运的人们,会有另外一种感觉,那就是如北京一群老辈知识份子公开说出来的那样,他们要再活二十年,等着看这本大戏的最后落幕。不错,二○○八年可能是一个兴奋的高潮,中共也是善于制造高潮、利用高潮的能手。但是,高潮不能使人脱胎换骨。我们将等着瞧八月奥运究竟会给中国留下什么?

(2007-12-30纽约)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