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柏林:有两条街名很奇特

2008-01-03 18:50 作者:方菲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中文里表达城市街道的词语很多,如街、路、道、胡同、巷、弄之类。德文里这样的词似乎只有一个,即straße,亦即英文street。在首都柏林,大至主干道腓特烈大街,小至绿篱夹峙的小路,统统都叫某某straße。在如此规范、单调的柏林街道名称中,有两条街道名称例外而且奇特,一条叫"在菩提树下",一条叫"六月十七"。这两条街道以著名的勃兰登堡门为界,以东为在菩提树下,以西为六月十七。二者互为延长线,共同构成柏林中心城区的南北分界线。

柏林没有天安门广场或莫斯科红场那样的公众聚集地,逢年过节、重大庆典,勃兰登堡门内外这两条大街就是柏林公众的聚会之所。2007年3月25日那天,是欧盟成立50周年日子。德国作为欧盟轮值主席国,五十周年纪念庆典就在以勃兰登堡门为中心的这两条大街上举行。人群从四面八方枝杈状的小路上如同潮水涌来,汇聚到这东西向的城市交通大动脉上。我感到自己就像这潮水中的一粒沙。此情此景,令人联想起音乐厅或电影院散场,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不会超过一个脚后跟。柏林墙曾被称为全世界最丑陋的建筑,而作为柏林标志的勃兰登堡门却是美丽的。这座城门始建于1788年,通体由白色砂岩条石砌成,高26米,宽65米,进深11米,气势雄浑。门内有五条通道,中间一道最宽,原为皇室御道。门上矗立着一座胜利女神像,头戴桂冠,背插双翅,左手执辔,右手握杖,立在飞驰的两轮四马战车上,英姿飒爽,栩栩如生。这组青铜雕塑1807年曾被拿破仑当作战利品劫走,七年后又被德国军队带回。柏林人对勃兰登堡门怀有特殊的感情,称她为"命运之门"。在过去两百年里,勃兰登堡门见证了德意志的兴衰荣辱。普鲁士军队曾从门下凯旋,希特勒曾驱赶成千上万人,从门下出发去"征服世界"。柏林墙时代,勃兰登堡门被隔在大墙以东几十米,成为柏林墙的标志性地段。1990年柏林墙倒塌时,这里成为柏林人欣喜若狂的欢庆之地和德国统一的象征。今天这里又聚集了数以十万计的人群,以轻松愉快的心情来感受这份和平和吉祥。

"在菩提树下"大街上,两行菩提树枝柯婆娑,黝黑的树干茁壮健美,整条大道如诗如画。这里一度曾是柏林的心脏。中间人行道上每隔一段就有几条长椅供游人休憩,也可以坐下仔细端详街道两旁的那一幢幢各具特点的经典建筑,如德国历史博物馆、新卫宫(法西斯和军国主义受害者纪念堂)、洪堡大学、国家图书馆、国家歌剧院等等。洪堡大学门前是"在菩提树下"大街东端的终点,街中央德皇弗里德里希二世的骑马塑像高高伫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俯瞰着过往的人群和车流。

"六月十七"大街得名于1953年6月17日东德(包括东柏林)人民发起的一场反政府、要民主、要自由的抗争活动。据东德公安部统计,有4名人民警察、19名示威游行者和2居民身亡,191名公安人员、126名游行示威者和61名居民受伤。一组非官方的数据则是,6月17日事件中有267人被杀害,在戒严令宣布后的几天里有31人被杀害,此外还有89名示威游行者按戒严法被枪决。今天的"六月十七"两侧是郁郁葱葱一眼望不到头的森林公园,即蒂尔加藤公园(Tiergarten)。自十六世纪以来,蒂尔加腾公园一带就是皇家狩猎区。十八世纪中期弗里德里希(亦译腓特烈)二世将这片区域向公众开放。二次大战后的第一个冬天特别寒冷,德国人国败家破,不少人被冻死,蒂尔加藤公园的古老树木和托庇于这片森林的其他各种生物也遭到历史性的洗劫。20万株树木绝大部分被人伐去用作薪柴取暖,仅有700棵幸存下来。

目前的蒂尔加藤公园森林,是1949年之后按照园林设计师威廉 ·阿尔威德斯的设计重造的。1985年根据有关公园文物保护原则,以十八、十九世纪为模本,蒂尔加藤公园获得进一步的保护和重建。穿行在林中小路上,高大的林木伴我左右,很难看出大部分树木竟是在半个世纪以前重新栽种的痕迹。蒂尔加藤森林夹峙整条"六月十七"大街,其中心广场上耸立着一座醒目的雕塑,即胜利纪念柱,用以纪念1864至1866年普奥战争和1870至1871年普法战争的胜利。柱顶饰有八米高的胜利女神镀金铜像。这里也是一个放射状的交通枢纽,五条大道和许多小道通向四面八方。从各条道路远处遥望胜利女神柱,可是柏林最令人心旷神怡的视觉享受之一呢。

一座城市,中心区能有这样一片森林真是令人神旺。走在林中的沙石土路上,让人忘记身处都市之中,好像一下回到十六、七世纪欧洲的乡村。路面上坑坑洼洼,随处聚着雨水。在这泥泞和坑洼之间择路而行,亲近大地,亲近泥土,心中竟升起一种久违了的的满足感。偶然一阵风起,所有的树木枝叶便都活泼起来,像大海拍打海浪的声音,像海浪击打岩石的声音,也似它们发出的阵阵叹息。这声音让我魂牵梦绕了多久啊!那是儿时的记忆。儿时的我曾经在乡下住过几年,那是我最快乐的时光。我总是很迷恋森林,森林在我儿时的眼里是那样的巨大、神秘,里面隐藏着无穷的乐趣。我曾在那里和树说话,与鸟低语。今天,在这遥远的异国他乡,我怎的又回到儿时的森林了呢?我迷茫了!最独特悦目的还要数这长在林中草地上的水仙了,一簇簇的,星星点点的散落在草丛中,像是夏季洒落在银河的繁星,嫩黄的叶子像极了平常菜摊上出售的小葱,水灵灵地支楞着!如果说音乐是无国界的,那么我说大自然的语言也是无国界的,因为我可以听懂它们对我说的每一句话。                  
                                      2007年5月 柏林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作者方菲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