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热点互动】中国颜色革命即至?(2)

2007-11-03 09:03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主持人:所以沉闷的十七大过后,可能斗争更加激烈,这个局面反而更有意思,我们现在先接一个观众电话,纽约的杨先生请讲。

杨先生:主持人好!嘉宾好!我是今天才看到汪先生这封公开信,的确感觉到写的非常好。我就有一个想法,如果国内国外的维权人士,只要有一半人看到这公开信的话,我想这个颜色革命应该就启动了,因为他公开信里边已经讲到了,就是蓝色的革命。

另外,我拿他的公开信跟高智晟律师的公开信比一比,他比高律师的公开信牵扯的面还要广泛,讲到经济、政治、信仰各个方面。

我个人认为它是继《九评共产党》之后的另一部天书,尽管它很浅显易懂,但是就是因为它浅显易懂,让每个人都看的懂,所以更能引起大家的共鸣,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现象。另外就是每当我们中国的历史出现重大变革的时候,这一类的天书都会出现。谢谢!

主持人:刚才纽约的杨先生谈了他的看法,他把汪兆钧的公开信和高智晟律师的公开信比较,您是怎么看待他这种做法呢?

唐柏桥:我非常同意杨先生的评论,非常简浅,可以说是一针见血。我们搞学问的或读书人,经常会喜欢把一些看起来很简单的;好像大家都看的懂的文章,把它贬低。

举个例,当时《九评》出来的时候,海外也有很多朋友说,这个《九评》在海外《北京之春》杂志上面都有,类似这种文章有很多,没有什么稀奇的,只是把一些材料堆积起来,这个很多人都写的出来。

但是,问题是为什么《九评》今天有这么大的影响,而其他的文章没有这么大的影响?这个大家思考一下,今天这个公开信也是一样, 我个人的观点也是一样。

看完这个信以后,我觉得不仅是在《九评》以后,又一部在中国历史上留下一笔的这么一个文献;我自己是个民主运动人士,要别人可能这么说,说我们在攻击民主运动。这封信可以说是79年到今天,中国的异议运动或叫民主运动,这个运动过程中出现的最好的、水平最高的一封信或者一篇文章。

就像当年哈维尔的《七七宪章》一样的,哈维尔当年一个捷共总统写的一封信,那封信在历史上留下来,就是他这封信跟那封信的水平是相当的。

主持人:那您觉得高智晟的公开信呢?

唐柏桥:高智晟是这样,他专门针对法律问题,而这个汪先生提出来是针对中国社会转型问题,跟当年捷克提出来要求捷共退出历史舞台,这个社会腐烂了,必需由新的一场颜色革命,这个是相呼应的。而这个时候大家想到了,我们民主运动很多人也写过,但是为什么会形成不了那么大影响。

那现在你可以看得到,我今天在《大纪元》看,至少有几十篇来评价包括鲍彤,赵紫阳以前的秘书,那也是一个人物,而且水平非常高的一个人,他也是对这封信的作者完全表示崇高的敬意,这是原话。

并不是因为这篇文章大家都看得懂,所以水平不是说很高,就是因为大家都看得懂,大家都愿意赞同他的观点,才说明你写到了要害。小说也是这样子,你越写得让所有人起共鸣,这说明你这个小说家是真正有水平的小说家。你写出很多东西,可是大家都看不明白或引起很大争议,就说明你本身没有抓住这个社会的根本,这社会的真相。

所以这个文章里面最精彩的一段就是说,“政治转型将会怎么发生”,我这十几年来从事民主运动,想了很多很多;但是我又觉得在我脑海里是含糊的,是不清的,这部分怎么来,连我自己都没有信心的。

一般靠反对派推动,中共没有党,只有民主党就把你镇压了,靠民间自发起来,像89年那样,起来之后很快就被镇压了。现在汕尾各个地方都有,像博白县,很快就被镇压。那怎么样才能够让中国彻底转型呢?上面一批人又不来做,说我们起码有胡温新政,但胡温新政到现在没看到表示。

所以这时候汪先生提出来一条路,全中国有千千万万戈尔巴乔夫跟叶利钦可以出现,而这个就是一个很偶然,好像偶然就会变成必然,就像现在中国有一万个叶利钦已经出生了,在那里可以随时蓄势待发的话,这一万个叶利钦,每一个人出来的可能性都是10%的话,你算这百分比是多少,是百分之一万。

所以中国未来出现叶利钦的可能性,就是百分之一万,也就是中国未来转型是必然的一件事情,所以我对这一万人是很有信心。

主持人:那你实际上说到一点观念的变化,因为过去人觉得在中国各地可能有很多很多的维权人士,但是你现在把他上升成为不管是体制内体制外,都可能有大面积的,大量的有叶利钦式的人物?

唐柏桥:不是,我的意思是什么,他好像把所有沉睡的中国人点醒了,也就是告诉你起来吧,你只要轻轻说一句话,轻轻做个小动作,这座大山就倒了,共产党这座大山就倒了。说这句话的时候,你要是换一个人说,或者换一个角度说的话,你去教化他,甚至给钱来诱惑他,他也不相信。

他觉得你在胡说八道,共产党有300万军队是吧,怎么可能就出个叶利钦,然后你发表政见,过去不就有那么多人说。但是它这里面说出来了,在逻辑上没有任何漏洞,而且也让你看得到。像我前些天读到这文章以后,我就看到了未来会怎么做转型的感觉,就像它已经在我面前。

主持人:好像一条路,看得到。

唐柏桥:好像这件事情已经成为过去了,将来要发生的事情已经成为过去了,就是一个很真实的感觉。我不知道很多人明不明白这个道理,确实他这个东西就起到了一种,俗话说的“煽动术”,它就是一个最伟大的煽动。

主持人:庞先生您怎么看?

庞钟:所以整个汪先生的公开信,我觉得非常有特点,刚才讲的除了深入浅出,一般人一看都明白,还有确实他有独到之处。比如以前我们讲的,要出个戈尔巴乔夫的人物,或是叶利钦的人物,都觉得是从高层,党内或者是那个中间层出一个就完了。他这个是从上到中间地方一直到民众都会有,思路一下子开阔了,是吧,这是一个方面、一个情况。

第二个,就是比如讲到中国呈现的方方面面的问题,他是一个是面上的,特别广。那么刚才讲到蓝丝带运动,他就是说你每个人只要参与,只要穿一件蓝衣服,只要在汽车上、房子上放上蓝的东西,完了以后,至少人人都能够构得上,能够做的事情,把以前就觉得非常困难的事情变得简单了,而且都能参与了,全民都能参与。

主持人:就是他的基础比较低,对不对?就是你不用明确站出来来说我要反对中共的专制,而是表达我一个美好的心愿。

庞钟:对,全民都能够参与。还有一个我觉得他比较到位的,比如说讲到要停止迫害法轮功这个事情,他里面揭了除了那个马上要停止法轮功的迫害以外,他又提出来要对迫害法轮功的元凶要绳之以法,要追究法律责任。

另外,你还要对受害的这些法轮功学员进行国家的赔偿,这个非常具体,又讲得比较到位。所以说这里面他的公开信实际上从面到点,是非常有独到的地方。

主持人:那你觉得刚才伍凡先生提到,就是有可能就是这个风向球他放出来,这封公开信也许是个风向球在探测,不管是体制内体制外的人会有一种什么样的反响。

那同时我觉得你们刚才的分析,这个实际上就相当于好像更像民间的一种自我的觉醒,那您到底是怎么看待?有可能是体制内的人物通过这样一种方式,把它作为一种风向球放出来吗?

庞钟:我觉得这两方面的可能性都会有。因为第一个,在体制内,在中国大陆能够直接发这个公开信的,这个好像还是第一次,你像贾甲他是上外面去。

主持人:他得逃出来。

庞钟:我知道我一说这个话,你就要抓住我,就要进监狱去了,我干不了什么事情,我也不能实现我的抱负,跟实现我的初衷跟目的,那所以他到海外去走。但是现在这个汪先生,我就在中国大陆国内,这个是最有力的,那民运人士,中共的政策全都赶到海外去,你不能在大陆待。

但是我现在就在大陆来做这个事情,中共最害怕的事情就是这个,为什么呢?就是说中共往往就是党内怕出赫鲁晓夫,从毛泽东就开始防备,就要反修、防修,完了以后内部要清理,要采取各方面的措施。

他就怕这个堡垒是最容易从内部来攻垮的,所以他就是从堡垒开始做的。它的内部、体制内的人站出来说话,而且他对体制内的运作,对体制内现实的情况,比外面的更清楚;而且他更有针对性、更有目标性、更有超脱性。

主持人:所以这件事情你觉得对国内甚至体制内大部分党员可能会有更大的冲击力,比外面的人写的会更有影响力。

庞钟:那当然啦,你想想看他在省里面的政治局常委我都可以来发表这个言论,来跟胡温讲涉及到那么多尖锐的问题,既涉及到经济的问题,又涉及到政治方面体制改革的问题。

特别是对于中共来说,最敏感的就像他文章中讲的,一谈到体制,一谈到政治体制改革,没有人敢碰的。赵紫阳那党的总书记,人家说要提“党、政分开”,没几个月他自己下台了,这个是非常敏感的问题,一般的人是不敢涉及体制问题的。

但是他能够有这么大的勇气,提出这样的真知灼见,他确实是有他本身体制内发挥的作用。而且我想就这么大一篇文章也不是他个人就能形成的,也是综合了大家的智慧,了解到大家各方面的呼声,考虑到中国目前的现状。刚才伍凡先生跟章天亮先生都说了,就是说在这个十七大刚刚闭幕的关键时刻,一个多月,他把这个气球放出来,那是恰到好处。

主持人:可能也许十七大之前,他还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发;但实际上十七大结果一出来,一个沉闷的十七大,他就下定决心还是要自己表达出来。

庞钟:那当然也可以采取另外一种可能,因为十七大闭幕了,胡温还有5年的时间。那么他也讲得很清楚,你能够深明大意,能够了解中国人民的要民主、要自由、要富裕、要公平、要政治改革的呼声,谁能够把握住这个民意,谁就能顺应历史潮流成为历史的伟人,成为中华民族的功臣。而且他讲得很清楚,你现在把这个事情走下去的话,以后再过5年可能新的政权出来,还会让你继续带着中华民族,带着全国人民再干5年。

(待续)(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