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李鹏一死,三峡或将废弃

2007-10-22 03:37 作者:毕文稼 桌面版 正體 6
    小字
三峡建成了,又快该废了,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工程的宿命,又在长江轮回了一次。上一次三门峡的轮回,是“东方红,太阳升,圣人出,黄河清”的个人崇拜政治激情;而这一次,则换成了“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李氏家族暴富狂热。

英国泰晤士报9月26日以一篇的文章,对全球最大的人工建筑物,中国长江流域的三峡大坝进行评论报道,指出中国政府主管三峡工程的国务院三峡办主任汪啸风,首次承认“三峡库区历来生态环境脆弱、自然灾害频发、水土流失严重,人多地少矛盾突出,不合理的开发造成生态退化,水土流失加剧状况远未得到根本扭转”;并表示:“对于三峡工程能引发的生态环境安全问题,决不能掉以轻心,决不能以损失生态环境为代价换取一时的经济繁荣”。

9月26日新华社也以《温家宝关注三峡工程生态环境安全》为新闻,报道了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今年国务院182次常务会议上,讨论解决三峡工程一些重大问题时,认为首要的问题是生态环境问题。

中国共产党十七大前官方承认三峡工程有巨大灾难性的报道,首次暴露了中国高层对于三峡工程的强烈分歧。之后,海内外媒体广泛报道了“李鹏正在为儿子李小鹏能成为中共中央候补委员,而频频到处拉票”的消息;李鹏家族自李鹏从人大委员长退休以来,就少了在中共权利中枢的靠山,他的一对儿女,李小鹏、李小琳均担任中国能源电力系统大型国企的老总,多年以来,依靠着李鹏的权势,除了快速升官之外,贪污腐败方面只怕积累了相当多的问题。这或许就是李鹏急待把李小鹏安插进入中央委员会的原因。

现年79岁的李鹏,系前中国总理周恩来的养子,1983年担任国务院副总理,1988年到1998年担任总理, 1998年到2003年担任全国人大委员长。从1960年代开始,李鹏就长期工作在电力系统,并曾兼任国务院三峡办主任。长期的工作经历,使李鹏在电力能源系统建立了牢靠的根据地,并通过国家大型能源电力项目的建设,为李氏家族及其亲信建起了财源滚滚的提款机。

备受争议和批评的三峡工程,就是由李鹏出任国务院副总理并兼任三峡筹备小组组长之后,透过一系列瞒、欺、骗手段,于1992年被人大通过准许上马。如果这笔钱是李鹏家族卖血卖汗拿出来的话,这个世界没有人会反对他;可是静态造价高达2500亿元,动态造价超过3000-4000亿元的庞大工程,则是从中国每个人头上苛捐杂税出来的:所有当年在国内的用电消费者(几乎99%中国民众),都曾向这个提款机捐献过“三峡建设基金”。

李鹏从1983年出任副总理,到2003 年离任人大委员长,长达20余年的中国高层生涯中,除了协同陈希同干下了1989年北京屠杀事件之外,其它最损害中国百姓利益和未来国家利益的就是强行上马三峡工程。高达175米的三峡库水,成为中国最富庶的两湖、江浙心脏地带过亿百姓头上的定时炸弹,而且成为中国政府武力收复台湾时最为担心的薄弱环节,如果两岸开战,三峡受到攻击,必将引发中国历史空前大灾难。

三峡对中国国家安全的威胁,远远超过核武器;可是多年以来,却被视为李鹏心头之宝,在其他国家领导人的冷冷躲避之下,他常常不得不硬起头皮,分别以总理、人大委员长不同、有时候非常不合适的身份,出席开工、合拢仪式。1998年接替李鹏出任总理的朱镕基基本没有涉足三峡工程,而2006年三峡工程竣工仪式,胡锦涛更是躲得远远的,逼得工程主管机构只好佯称“节约成本,取消仪式”为自己解脱窘迫。官场对李鹏的嘲笑早就借部分学者和媒体之口,广传天下,只有李鹏本人,还是借着当年电视直播接见学生那种“无知便无耻”的厚脸皮,硬撑了下来。

此次官方对三峡的批评,只怕是胡锦涛因为讨厌李鹏替儿子拉选票,而故意向李鹏释放的信息,大意是:你别再底下乱搞了,本来想等你死了再批三峡,现在你又跳出来了,想子子孙孙永无穷尽盘剥中国?那咱就批一下三峡,敲打敲打!

李鹏没有一点圆滑、廉洁和敏感,倒是拗头十足、贪财万分,为了家族的利益,不惜损害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今年79的李鹏将来一死的话,不仅三峡可能被废弃或降低水位使用,只怕他的那些公子王孙可能也将会被中共废弃。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