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逼退中小台商内幕:政策掉头设路障

2007-10-06 08:39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近日,厦门丶长三角丶广东等地,接连传出台商关厂的消息。


竞争力衰退丶中国政府落阱下石,据估计,年底前,仅是深圳丶东莞两地就会有千家台商关厂,受影响的台干及家属上万人,十五年来在中国的黄金岁月,似乎已到了梦醒时分。

「如果我不是会长,我也想关厂。」早在十六年前就到东莞建鞋厂的中国台商总会长张汉文,面对这波台商关厂潮,两手一摊无奈地说。

受中国加工贸易政策变动的影响,多年来在中国大陆筚路蓝缕开拓市场的港台商人,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冲击。香港大珠三角商务委员会今年七月就公布调查指出,受中国加工贸易政策变动影响,五万多家广东港商中,将有超过一万家可能停产或收缩,七 万名香港员工面临失业。

关厂风暴 山雨欲来


至於广东两万家台商,有多少家会因此关厂?目前还没有完整的调查。不过,深圳台商会长黄明智保守估计,年底前,四千家深圳台商中,会有至少一成,也就是四百家关厂。他表示,许多台商现在是咬牙把今年的订单做完,因此关厂风潮会在年底爆发。

新任的东莞台商会长叶春荣则认为,东莞六千七百家台商中,关厂数将远高於一成。也就是说,年底前,仅深圳丶东莞两地,就至少有一千家台商会关厂。叶春荣还估计 ,在两年内,广东台商会有二成(四千家)关厂。

据估计,广东目前约有三十万名台干及台干家属,其中十五万人依赖东莞的六千七百家台商为生。一旦发生大规模关厂,这批失业台流极有可能回过头冲击已经风雨飘摇的台湾就业市场。

事实上,广东台商的关厂行动早已展开。日前,经济部长陈瑞隆到大溪参加台商中秋联谊活动时即向《今周刊》透露,去年在投资处成立接待台商回台投资专门小组以来 ,已经处理近四十家台商的回台申请,其中绝大部分都是结束在中国的投资。

然而,特别值得关注的是,对於长期饱受六荒(民工丶水电丶融资丶中高级人才丶原料丶土地)所苦的广东台商来说,七月的调降出口退税和八月的保证金政策,不过是 压垮骆驼的最後一根稻草。

地方官员 别有所图


对於中国地方官员,在此次政策调整过程中罕见的袖手旁观,甚至落阱下石,张汉文直率地指出:「目的就是要我们离开,好接收工厂地,转作商用房地产。」东莞市政府在大岭山镇发展的「松山湖科技园区」,最能说明地方政府对台商「用完即丢」的 态度。

在发展高科技的口号下,区内已有五十家台商被迫迁厂,就连刚卸任的前东莞台商会长郭山辉的台升家具厂也不能幸免,六百多亩的厂区被徵收;当时由於有台湾媒体大量的报导,当地政府才给了人民币一亿多元的补偿金,但郭山辉还是倒贴了一亿多元的搬迁费。最後郭山辉被迫在浙江嘉善建厂,弥补东莞厂所损失的产能。


东莞市市委书记刘志庚去年更公开表示,要通过政策限制土地利用效率低丶劳动力密集的加工企业进入东莞。而且从○五年开始,在东莞的投资,单项金额不得低於一百万美元;东莞最低工资也从原来的人民币四五○元,提高到人民币五七四元。

在中国设厂,原本就有永远应付不完的各种劳动丶卫生丶环保丶税务检查,特别是在目前这种「生死交关」的时刻,任何日常检查只要稍有闪失,可能就立刻步上被迫关 厂的末路。
 
执法反覆 不堪其扰


深圳松岗镇台商会会长蔡明郎最近就常常告诫厂长,要特别注意对来厂检查的政府科员的礼貌。日前,卫生检查单位认为蔡明郎的工厂「粉尘太大」,要求员工必须到指定医院检查。

这时,如果得罪检查员,他可能要求你全厂员工受检,四百多名员工,一人一六○元 人民币的检查费,就花费人民币六万四千元。

早期,中共为吸引外商投资,几乎对台商的要求来者不拒。过去,台商老板在松岗当地建厂,就是自己拿着罗盘,看方位,爱怎麽盖,就怎麽盖,以至於今天,当地工厂都是头对头,尾对尾,如果按照消防法规取缔,几乎没有一家厂合乎规定。

而多年来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松岗镇政府,最近竟以消防为名,要求厂商重新规画厂区,但是各厂家的生产线已经行之有年,如果打掉重建,如何应付订单需求?

此外,劳动法规更是所有台商心中的痛。按照规定,工厂一个月加班总时数不得超过 三十六小时,如果严格执行,几乎所有加工贸易型台商都不合格。

劳动新法 雪上加霜


台商都知道,深圳丶东莞两地劳动局现在对於超时工作的态度是,无人举报,不查,有人举报,就查,一般而言,一个月加班在六十到七十小时之间,可被容忍。但只要查到,一名工人超时工作一小时,就罚老板人民币十元,一间工厂如果有一万名员工被查到超时工作一小时,工厂就要被罚十万元。

年初,一九九二年就到松岗设厂的「东方玻璃灯具厂」董事长蔡明郎,就尝到劳动法规的苦头,工厂爆发百馀员工罢工事件。

劳动法规的苦头还不只这一件,八月份,蔡明郎又接连接到两起离职员工集体控告他「未发加班费」的官司。蔡明郎说,加班费早就纳入工资里,每月按时拨到员工银行帐户,只是过去没有要员工在工资条上签字,因此无法证明员工确实有拿到加班费。

这两件劳资纠纷原本已经仲裁蔡明郎胜诉,但当地法院还是以「各打五十大板」的方 式,判定蔡明郎必须补给每位员工人民币五千元加班费。

年初的罢工,加上最近的劳动诉讼,让蔡明郎决定等明年旧的劳动合同结束,就关掉松岗厂,只留下三年前设立丶距此三百公里的连南厂。

蔡明郎感慨地说,据中国明年起实施的劳动法,只要连续和一名员工签两次劳动合同,这名员工就成为公司的终身雇员,以後,不管他任何原因离职,公司都要发给他补 偿金,「这样一来,工厂还有什麽纪律可言?」

税上加税 成本攀高


台商圈早就盛传,东莞有个「台商监狱」关着数百台商,其中大多数人是因为逃漏关税而被扣押。其实台商监狱不只一个,因为中国公安本来就具有准司法权,随时可以扣押人,而中国海关现在也被赋予扣押人犯的权力。

关税只是台商成本增加的一个原因,土地税成为另一个成本负担。过去,台商最津津乐道的就是,他跟某某村书记很熟,象徵性给点拆迁费,就取得成片土地。现在情况完全改观,不但便宜占不到,甚至连过去吃进去的利润,现在都要因为土地而吐出来。

像蔡明郎当年向当地村委会租的土地,现在要向国土局和村委会补交地价差额。以每平米二百元人民币计,一万六千平米的厂房要补交三百二十万元的土地税金。

许多台商至今还忘不了十五年来在中国的黄金岁月,但如今他们不得不清醒了。像台湾两大制鞋厂宝成丶丰泰早已把扩厂的重心放在越南等东南亚国家,其中,丰泰越南厂的产量更已经超过中国厂;宝成则是选择在中国打品牌,专攻内销市场。

出走中国 结束游牧?


曾经因为逃税问题而被广东海关扣押的台湾某电缆厂女少东,现在已转进到越南。向福懋兴业购料的一百多家广东制伞台商,因为海关帐目不清而被罚款数百万元,现也都已转进越南。

只是,以追逐低工资丶低地价而全球迁徙的台商,这次从中国迁出,是他们迁徙宿命的结束,还是不断流浪的开始?而以赶尽杀绝手法驱离台商的中国地方经济,会是旧成长的结束?还是另一轮官僚分赃开始?

来源:今周刊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