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移动垄断恶行让大学生走上自杀路

2007-09-14 00:29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邓国旺跳楼砸死师妹事

(网易论坛)事情过去很多天了,逝去的美丽女孩杨佩影也该上了天堂,无端陷入绝路的邓国旺仍然躺在病床上,被pol.ice和学校派出的保安24小时轮番“照顾”,不让他与外界有任何的接触。最近几天晚上,7点后,我们这些同学才能短期探望,话都不能多说几句。你们知道我有多压抑吗?你们知道邓国旺有多压抑吗?我们的内心,被沉重的秘密压着,渐渐不能呼吸,都要憋死了!我们的眼神互相对望,读到的却都是无奈悲哀!

是的,我再也忍不住了!昨天,听说宣传部门已经发了禁令,所有媒体再也不能对这件事情进行报道了,因为担心各所大学在开学,大学生心理素质太差了!

到底是谁的心理素质差?还是封杀新闻的背后暗藏了不可告人的秘密!好吧,就当是我心理素质差,我不能再沉默了,如果不说出来,我想我也会像阿旺兄弟一样,一怒飞天。我是广东药学院市场营销专业邓国旺的同学。

中国移动番禺分公司才是阿旺跳楼的幕后推手,也是师妹杨佩影香销玉陨的真正杀手!

这样说,也许很多的人认为我是在诬赖中国移动番禺分公司。好吧,让我忍住内心的悲痛,将事情的原委一一说来。

邓国旺是我们的好兄弟。他来自韶关农村,是一个非常勤奋的客家小伙子,不是之前许多媒体报道说的揭阳人。自从进入广药以后,邓国旺就把很多心思投入社团活动,2005年5月,他跟另外两个同学一起创立了“黄金导航-就业创业学会”,比较成功,在广药几乎无人不知。大二下学期,他离开“黄金导航”,跟另一位师兄在外创业,后来又跟另外一位客家的同学在外创业。作为事业狂人的他是我们所有同学中的骄傲。我们这些兄弟跟他在一起,他总是特别慷慨大方,性情还特别开朗,跟他开怎样的玩笑都可以。这样的一位好兄弟,确是硬给中国移动番禺分公司逼上了绝路!包括后来仍然在南部商业区摆地摊像打游击的其它商户,你们都被中国移动番禺分公司给“顺便”害惨了!

说回9月3日当天的事情吧。那一天,阿旺从3号宿舍楼7楼跳下大概在4点一刻,但在之前,你们知道发生了什么吗?我们的兄弟阿旺,和其它参与“2007广州大学城娱乐嘉年华”的商户一起,被工商集中在一个房子里,工商厉声厉色的不停骂阿旺是商业诈骗,说要他承担所有的责任,广州广电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也掉转了风头,把责任全部推到阿旺的身上,说自己也是受骗的,不知道阿旺的公司是非法的。大约在3点半之后,阿旺就失去了人身自由,学校的两名保安寸步不离跟着焦急的他。生意砸了,商家纷纷要来索赔,搞不好还要坐牢。

在那样紧张的气氛下,你说他能不跳吗?换了我,就一头撞死在这些三番五次威胁我的人面前!!!

照理说,移动和联通之间的竞争以及任何商家之间的竞争跟我们学生毫无关系,但移动这种霸王式的竞争方式实在让人看不过眼,更何况还造成了如此恶果!我想先问一下,在大学城移动基本上把每个学校都搞定了,畅行无阻连外地学生来广州的接送都包了,联通的销售却基本不能进入任何一家学校。请问这是为什么?这是因为各个学校后勤部或团委都收了移动的钱!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吗?有钱就可以一手遮天了吗?移动的钱哪来的,还不是从我们这些消费者身上赚来的?!中国移动番禺分公司通过商业行贿大搞垄断,不准其它的通讯商进来校园推销。这在大学城的每一家学校,基本上都是人尽皆知的秘密!就是这样的垄断心态,导致了阿旺与杨佩影惨剧的最后发生!所以,我们同学根本不相信城市管理者、工商来查是因为宏城超市的干涉,那真是太表面了!

我们几个同学都知道,作为零度广告公司的代表,阿旺租下了广州广电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的场地,并且和南裕公司定下了活动细节和招商的东西,双方确定从9月1日到9月10日,在南部商业区开展名为“2007广州大学城娱乐嘉年华”活动,场地分为娱乐活动区、生活用品区、特色区。娱乐区准备邀请一些乐队、歌舞团;生活区和特色区则交给南裕公司招商。能干的阿旺作为合作方之一,也参与了招商,嘉年华很快吸引了20多位商家。

8月底,阿旺兴奋地跟我们的一位同学说,拉到了联通番禺公司的大单,有2万多块钱,提成拿回来有一些钱,要请大家去吃消夜。他说,联通的人还不错,考虑到不是所有入场的商家都有挡太阳的帐篷,还愿意免费为其它的商家提供帐篷。

这样,在9月1日上午,活动现场举目望去,都是中国联通的帐篷,加起来大约有50多个。但阿旺以及我们都没有想到,也许就是这些联通的帐篷,让中国移动番禺分公司的人“醋意大发”。班上一些同学受聘为一些商家在“娱乐嘉年华”上工作,她们说,就在“娱乐嘉年华”布置场地及刚开始一两天的时候,不时可见穿着移动工作服的人神情异常的来回走动——而“娱乐嘉年华”上并没有移动的摊位。甚至在活动开始前,他们还向广州广电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提出,无论如何不能把场地租给联通,否则他们一定会干涉。

涉世未深的阿旺于是成了中国移动恶意垄断行为的牺牲品!!!9月1日,“娱乐嘉年华”就无故被取消,引起入场商家不满,9月2日,城市管理者来了,9月3日,工商又来了。在工商制造的严酷气氛里,阿旺终于扛不住了。而这一切,我可以负责任的说,都是中国移动番禺分公司的人在背后推动的!我们有同学亲眼见到他们的人向物业公司抗议把场地租给联通,扬言一定会干涉。事情发生后,有同学气不过,暗地了解城市管理者为什么来学校多管闲事,城市管理者的内部工作人员也暗示是移动的人“打了招呼”,甚至工商,在事情发生后,工商的人也觉得不好意思,一名工作人员解释当时自己的同事在广药执法是“有背景的”,是有另外的通讯公司要求一定要马上把联通的活动停下来!另外的通讯公司,那还能有谁?!可恶的中国移动,来赚我们这些学生的钱也就罢了,还要步步紧逼害死我们无辜的同学,让我们自主创业的邓国旺陷入人生的困境。我想说:中国移动番禺分公司负责这件事情的人,你们去死吧!你们也许在任何时候都不会承认事情的真相,但是,你们一定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遭到自己内心的谴责,因为在这个事情上,你们实在是畜生行径!因为你们的孩子也要长大,你们的孩子也要获得社会的宽容!

阿旺为什么要自杀?许多人也许还为这个问题困惑,那就让我告诉你们事实真相吧,是在移动的压力下工商对他进行了恐吓。在我们探望时,阿旺说,当时他们的公司没有营业执照,他有朋友在飞声公司工作,就找朋友帮忙,想打个擦边球,当时就是一心想挣钱(农村老家还有年老的父亲母亲),也相信商家跟他们的合作能收到良好的效果,压根就没想着去诈骗谁。阿旺说,最重要的是,工商的人板着脸教训他,说他是诈骗(有同学说,在那个房子里,有一些商家是有录音的,有良心的就把那个录音放上来)。我认为,百分之一百二十,是因为移动工作人员的指使,工商才那么严厉告诉阿旺犯了诈骗罪,所有的东西都要他负责。总之都是被移动逼的!事情到了这样的地步,工商肯定不承认当时的情况。但是,试问有些法律常识的人们,诈骗是指非法占有为目的的行为,而阿旺是以等价交换获得收益,所以在一些细节上存在不规范的操作行为,但仍不至于构成诈骗罪啊。邓国旺只是一名生于80年代的大学生啊,他还很脆弱,一点也不强大。作为他的一名同学,我恳求所有的人,不要再给他压力了,他也很不容易,还有在乡村年老的父亲母亲,还面临对逝世的杨佩影一家可能的赔偿,还有几十年的路要走,他不能就这样完了!

此外,广州广电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的人,我发现你们也是禽兽不如的东西。有钱赚的时候,你们就什么都不管,一有问题发生,就把责任全都推到没有多少社会经验的学生身上,仿佛自己一点责任都没有。请问这是人的行为吗?其实,我们学生都知道,在大学城的学校搞一些推销活动,其实只要学校团委或者是后勤部门的领导点头就可以了,按规矩搞就是了,哪里会有城市管理者、工商过来“踩场”的?几年来,我跟许多同学一样,都有帮一些商家搞现场活动或是卖东西,曾几何时见过城市管理者、工商的人的影子啊!这件事情,不是移动的人在背后搞搞阵,物业公司哪里会有那么大的压力?城市管理者、工商的人又怎么可能会来?!

此外,广药的领导,你们还要把阿旺“禁闭”多久,能不能让他说几句心里话?不要动不动就摆出为人师表帮学生代理一切的姿态来好不好?在这件事情上,我们之前同样对你们深深失望。还好,那天在省第二人民医院,医生说阿旺的治疗费用已花费了2万多元,他要完全康复费用大约需要5万元左右。听同学们说你们垫付了阿旺的医药费,还同意承担对杨佩影家属的赔偿。还好,总算回到人性化的路上来,谢谢你们。

最后,想对师妹佩影的家人说,作为阿旺的同学,也是佩影的师兄,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劝慰你们才好。佩影师妹留给我们的印象太深刻了,她进学校后就成为校艺术团的一员,又是礼仪队的秘书干事,我们这些男生都是非常倾慕她的。我想跟佩影的奶奶说,她在天上一定会快乐的,我们都是你的孙儿。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投稿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