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原北大生物系教务办公室主任万耀球公开退团

2007-05-04 21:58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原北京大学生物系教务办公室主任、副处级离休干部万耀球先生5月3日接受大纪元采访时,公开声明退团。

现居北京、76岁高龄的万耀球先生,1949年考入华东军政大学,1956年在北京大学生物系担任教职员干部,57年被打成右派后劳动改造21年。78年被恢复名誉,重新回到北大生物系从事教学行政管理工作,直至1991年离休。离休前担任北大生物系教务办公室主任。

万耀球的父亲李奇中是黄埔军校一期学员,1989年去世前一直担任国务院参事,其母万华柏因为参加国民党,49年后被中共打成“历史反革命分子”,在1968年文革中自杀身亡。万耀球撰写了30万字的回忆录《滚爬血腥路》,由于中共封锁,至今尚未公开出版。

今年3月5日,万耀球与其他60余位被打成“右派”的知识份子联名上书中共,要求彻底否定右派斗争,赔偿受害者经济和精神损失。4月6日,万耀球参加了北京30位“右派”聚会,引起极大反响。

退团声明

万耀球退团声明:“我年少时受共产党思想的灌输,以为共产主义理想是好的,是为人民谋幸福的,所以参加了共青团。但是后来几十年经历和听闻的社会现实,尤其是中共在大陆的杀人、整人几十年血淋淋的事实,在反右、文革、六四、镇压法轮功等历次运动中欠下的血债,使我完全改变了对共产党的看法。尤其是最近一年我深刻认识到:共产党是邪教,罪恶滔天。”

“我庆幸我没有入党。虽然我思想上早已退出中共,对共产党彻底反感,但我今天还是要公开声明退团,跟过去耻辱的历史划清界限,跟共产党彻底脱离关系。”

真名公开退 给别人鼓舞

当记者建议万耀球用化名退团时,万耀球一再强调:一定要用真名公开退。他说,“用真名退,不仅自己得到解脱,而且给别人做个示范,给别人一些鼓舞。”

万耀球表示,曾经看过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并表示,“写得特别好,从理论和实践上都分析得很透彻。‘九评’中的观点,我都同意。”

对于真名公开退团可能遭受中共的打压,万耀球说,“没关系,我讲的是真话,我就是这个认识嘛。我觉得,我在有生之年一定要说真话。”

很多老共产党员和我的认识一样

万耀球透露,“据我所接触的老共产党员干部们,我们私下都讲心里话,他们和我的认识都是一样的。但他们有些出于现实生活的考虑,不愿意公开说。有很多这样的朋友。很多人看了‘九评’都同意。”


万耀球说:只有和右派同类在一起时,才会开心得大笑。(大纪元)

退党是思想启蒙运动

万耀球表示,“退党是一个思想启蒙运动,很有意义,这种方式是和平理性的,可以唤醒更多民众的觉醒,而且传播面广,易于大家参与,至少告诉人们:对共产党应该重新认识。如果不对共产党认真思考,就不可能解脱出来的。”

万耀球表示,“我当然希望某个中共领导人,能够具备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那样的胸怀和胆识,主动放弃权力,解散共产党,实行国家民主化,并且平反历史上一切冤案,给受害人进行精神和物质赔偿。但是,党内出现戈尔巴乔夫,不大可能,只有全体人民都提高自己的觉悟,强化民主的意识,加深对独裁暴政的憎恨厌恶,才会推动独裁政权的灭亡。”

我能看到中共灭亡

万耀球表示,“中共肯定会灭亡,我在有生之年应该能看到。共产党独裁政权一定会崩溃,因为它不可能放弃自己的权力,所以只能灭亡。从理论和实践上讲,中共暴政不会存在下去,因为根本不应该存在下去,我有信心。”

中共垮台中国会更好

对于中共垮台后中国的状况,万耀球表示,“共产党垮台后,中国绝对不会乱,绝对比现在更好。共产党如果把权力交出来,别人一定比共产党做得好。共产党不就是一批人吗?为什么共产党那些人就比别人高明呢?事实证明,它比别人更残酷、更坏啊!”


万耀球先生


共产党是最坏的邪教

当谈到现在对共产党的认识时,万耀球指出,“共产党是邪教,是最坏的邪教,而且真是邪透了。共产党就是个骗子党,共产主义革命是红色大骗局。共产党天下太平以后还要杀戮,这在历史上是没有的。20世纪人类社会最大的灾祸就是共产主义造成的。”

他说,“共产党的一切都是骗人的。它的暴力革命、夺取政权,根本不是如他所说的为劳动人民的翻身解放,它只是利用农民为它打天下、当炮灰,夺取政权后自己独裁专政,为了自己在中国称霸,进一步还要称霸全世界,这就是共产党所谓的共产革命的根本目的,就是霸权统治人民。共产党自称是工人阶级政党,结果主人翁生活最悲惨,工人农民生活最贫穷,没有任何的自由,成了弱势群体。”

“共产党邪教消灭人们的精神和思想,这是最坏的邪教。它用马列主义控制和改造人们,不准人们有自己的思想,根本没有言论和思想自由,完全剥夺了人们的人权,把人民改造成驯服工具、没有思想的畜牲、没有生命的螺丝钉。

他强调说,“我这不是谩骂,而是从事实出发的。”

中共不等于中国

万耀球表示,“中共不等于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根本也不是中国,它只是中国大陆上现行的专制政权,是在中国土地上近50年建立的暴政政权而已。共和是民选的,而中共是暴力夺权的,所以它连名称都不对。”

他说,“国家是由领土、人口、政权(主权)三要素组成。而共产党却说国家是一个机器,是一个阶级压迫统治另一个阶级的工具,国家由军队、政府、警察、监狱组成。共产党的国家定义跟正常国家都不同。”

万耀球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实际上就是一部绞肉机,各次运动中受害者数不清,每次运动都是用暴力巩固政权。现在中共继续利用这部绞肉机贪污腐化,为所欲为,欺压与剥削人民,所以死也不肯政治改革、实现民主,死也不肯实行军队国家化,死也不肯放弃权力。”

万耀球自述经历

我父亲是李奇中,母亲是万华柏,我跟母亲姓。父亲李奇中是黄埔军校第一期学生,曾在国民党军队中做官,共产党指示他在华东地区搜集国民党军事情报,同时要他策反国民党高级将领投降。他由于做军事特务立了功,1949年10月后,被周恩来亲自安排担任国务院参事的职务,直至1989年在北京去世。

由于理想不同,父母亲在我三岁时就离婚了。我母亲曾在上海劳动大学读书,因为参加国民党,因此在49年后被中共打成“历史反革命分子”。在文革中,我母亲经不起斗争,1968年自杀了。

我1931 年出生于上海,父母离婚后一直跟着母亲。我1949年夏天考上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京华东军事政治大学,毕业后分配到江苏军区干部学校当文化教员。在1955 年毛泽东发动肃清暗藏的反革命运动中,由于母亲的成分,我被内定为暗藏反革命,被斗争了好几个月,我始终不承认。1956年运动完了,他们没有任何证据,就宣布我不是反革命,但也不让我在军队,我就复员回到家乡湖南长德。

1956年秋天,父亲打报告给国务院内务部优抚局,把我分配到北京大学生物系担任教职员干部。我父亲要求我改姓李,以后跟母亲这个“历史反革命分子”“彻底划清界限”,我严词拒绝了。在57年反右运动中,我因此又被打成右派,劳动改造了21年。后又被以“反革命罪”关入监狱两年。最后恢复政治名誉,但是没有补发我20多年被克扣的工资。全国所有右派都没有补发工资。

1978年我重新回到北大生物系从事教学行政管理工作,直至1991年离休。离休前担任北大生物系教务办公室主任。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